母親是個中學老師,從小單獨把姊姊和我拉拔長大,家庭環境並不富裕;15年前的某一天,為了一筆急用,母親帶我上鄰鎮親戚家借了些錢,然後為省下坐車的錢,我們選擇抄近路走回家。

一路上我們急匆匆的走著,誰也沒說一句話。在過一個小橋時,我右腳的鞋子掉了下來;藉著穿鞋的工夫,我看看四周,天幾已全黑,耳邊再次響起親戚的話:「年底治安亂,今晚別趕回去了。」但母親謝絕了親戚的好意,借到錢,我們還是很高興的;從親戚家出來,母親笑著說:「想吃巧克力嗎?我明天給你姐兒倆買半斤。」

那件事發生時,我們離家還有半小時路程。一聲兇巴巴的「站住別動!」兩個男人像山一樣堵住我們的路;我哆哆嗦嗦拽住母親的手,母親捏捏我的手心,輕輕說:「不怕,有媽媽。」

那是兩個男人,每人手裡拿著一根很粗的棍子;夜色中,我看不清他們的表情,我想當然的以為他們臉上殺氣騰騰。我知道我們該跑,可是我也清楚,一大一小兩個女人無論如何都跑不過兩個身強力壯的男人。

我急得要命,母親卻低頭望瞭望我,她神色平靜,面色從容;可怕的沉默之後,右邊的男人說話了:「我們只想要錢。」他似乎不比我們輕鬆,我聽到他話音裡的顫抖。母親沒吭聲,男人繼續說道:「我們真不想傷害你們,我們也沒辦法;辛辛苦苦打工一年,老闆卻帶錢跑了,我們必須拿錢回家過年!你們城裡人好歹比我們容易些。」說話的人語氣倒老實,可他的棍子凶神惡煞般戳在那裡;我很清楚,此時如果稍有不慎,我們就會受到傷害。

對峙片刻,母親忽然嘆口氣,從口袋裡拿出手絹,手絹裡包裹的是借來的200塊錢;我記得那是四張嶄新的票子,每張面額50元。男人看到錢,自然的伸出他空著的手。

「慢!」母親把錢往懷裡一縮,「這錢不能讓你們搶走。」那人的手愣在半空。「如果今天你們搶了我的錢,不管數額多少,你們都是犯了罪的;我知道你們有難言之隱,可法律不管那麼多,不光法律判你們的罪,就是你們自己內心,一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的罪。」

怎麼回事?這個時候母親竟講起課來,這實在出乎我的意料。她不慌不忙的說:「我現在寫張借條,不管你們多久還錢,5年也好,10年、20年也好,甚至你們沒錢還也好,只要記住,今天你們沒有搶,你們是向我借的錢;我希望,你們以後也不要搶別人的錢。」說完,母親從口袋裡摸出紙筆,在黑暗中憑感覺寫了張借據。

她把錢和借據一起放到那人手裡:「上面有我的名字和地址,至於你們的名字,回去後你們自己填吧!」這樣匪夷所思的事情,那倆男人大概也從未聽或遇到過;他們愣了片刻,互相看看,什麼也沒說就拿了錢和借據跑了。

餘下的路程,我一句話都沒說;我失望極了,我的母親居然向兩個手拿棍棒的劫匪寫下世間最愚蠢的借據。那個春節,儘管母親還是給我們買了巧克力,可我心裡很難過;關於那張愚蠢的借據,我始終無法釋懷,我想,這絕對不是母親平日嘴裡所說的勇敢。

又過了兩年後的一天,母親從學校下班回家,她手裡拿著一張匯款單,上面的數額是1000塊錢,匯款人的名字卻是陌生的,附言欄上寫著:「謝謝您沒讓我們走錯路。」那張母親寫下的借據,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

愚蠢的借據(大陸網路文章)

母親是個中學老師,從小單獨把姊姊和我拉拔長大,家庭環境並不富裕;15年前的某一天,為了一筆急用,母親帶我上鄰鎮親戚家借了些錢,然後為省下坐車的錢,我們選擇抄近路走回家。

一路上我們急匆匆的走著,誰也沒說一句話。在過一個小橋時,我右腳的鞋子掉了下來;藉著穿鞋的工夫,我看看四周,天幾已全黑,耳邊再次響起親戚的話:「年底治安亂,今晚別趕回去了。」但母親謝絕了親戚的好意,借到錢,我們還是很高興的;從親戚家出來,母親笑著說:「想吃巧克力嗎?我明天給你姐兒倆買半斤。」

那件事發生時,我們離家還有半小時路程。一聲兇巴巴的「站住別動!」兩個男人像山一樣堵住我們的路;我哆哆嗦嗦拽住母親的手,母親捏捏我的手心,輕輕說:「不怕,有媽媽。」

那是兩個男人,每人手裡拿著一根很粗的棍子;夜色中,我看不清他們的表情,我想當然的以為他們臉上殺氣騰騰。我知道我們該跑,可是我也清楚,一大一小兩個女人無論如何都跑不過兩個身強力壯的男人。

我急得要命,母親卻低頭望瞭望我,她神色平靜,面色從容;可怕的沉默之後,右邊的男人說話了:「我們只想要錢。」他似乎不比我們輕鬆,我聽到他話音裡的顫抖。母親沒吭聲,男人繼續說道:「我們真不想傷害你們,我們也沒辦法;辛辛苦苦打工一年,老闆卻帶錢跑了,我們必須拿錢回家過年!你們城裡人好歹比我們容易些。」說話的人語氣倒老實,可他的棍子凶神惡煞般戳在那裡;我很清楚,此時如果稍有不慎,我們就會受到傷害。

對峙片刻,母親忽然嘆口氣,從口袋裡拿出手絹,手絹裡包裹的是借來的200塊錢;我記得那是四張嶄新的票子,每張面額50元。男人看到錢,自然的伸出他空著的手。

「慢!」母親把錢往懷裡一縮,「這錢不能讓你們搶走。」那人的手愣在半空。「如果今天你們搶了我的錢,不管數額多少,你們都是犯了罪的;我知道你們有難言之隱,可法律不管那麼多,不光法律判你們的罪,就是你們自己內心,一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的罪。」

怎麼回事?這個時候母親竟講起課來,這實在出乎我的意料。她不慌不忙的說:「我現在寫張借條,不管你們多久還錢,5年也好,10年、20年也好,甚至你們沒錢還也好,只要記住,今天你們沒有搶,你們是向我借的錢;我希望,你們以後也不要搶別人的錢。」說完,母親從口袋裡摸出紙筆,在黑暗中憑感覺寫了張借據。

她把錢和借據一起放到那人手裡:「上面有我的名字和地址,至於你們的名字,回去後你們自己填吧!」這樣匪夷所思的事情,那倆男人大概也從未聽或遇到過;他們愣了片刻,互相看看,什麼也沒說就拿了錢和借據跑了。

餘下的路程,我一句話都沒說;我失望極了,我的母親居然向兩個手拿棍棒的劫匪寫下世間最愚蠢的借據。那個春節,儘管母親還是給我們買了巧克力,可我心裡很難過;關於那張愚蠢的借據,我始終無法釋懷,我想,這絕對不是母親平日嘴裡所說的勇敢。

又過了兩年後的一天,母親從學校下班回家,她手裡拿著一張匯款單,上面的數額是1000塊錢,匯款人的名字卻是陌生的,附言欄上寫著:「謝謝您沒讓我們走錯路。」那張母親寫下的借據,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