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了時間好好將家裡整理一下,這一整理,才發現想要找容器裝都不夠裝,於是到大馬路邊買現在很常見的白色整理箱;這種整理箱也不用去比價,都很便宜,小的50,大的250,所以很快就找到一處。

 將車停好後,老闆並沒有特意來招呼,只說了句「自己挑啊!」我正看著自己需要什麼樣尺寸的箱子,眼睛餘光也發現箱子旁坐了一位約莫五歲的小朋友;小朋友看來有點髒髒的,不知道是父母把他打扮的很像家境不好免得被綁架,還是玩髒的,看了就讓人想憐愛。他手中有一個裝糖的鐵罐,他將鐵罐放在耳邊,不停搖啊搖,糖罐發出鏗鏘的聲音,很清楚就知道裡面大概就一顆糖了吧! 

我走到他身邊,靜靜的看著他,小男孩完全不理我而自顧自的繼續搖晃糖罐的動作,於是我蹲了下來:「弟弟,這樣一直搖耳朵會壞掉喔!」他不理我,當我是空氣。「弟弟,爸爸呢?」他仍然沒有說話,倒是停下了動作,指著賣箱子的老闆;老闆則坐在小椅子上,低著頭看著地上。「你只剩一顆糖了喔!哥哥買一罐新的給你好不好?」

「謝謝叔叔!」

「哥哥啦!」我很堅持!

「謝謝哥哥!」

我接著問:「喜不喜歡吃糖?為什麼這一顆你不吃,要一直搖一直搖啊?」

小男孩的回答是:「爸爸說賺錢要吃飯的,沒錢買糖糖,我不要吃這一顆,這樣我就可以一直有糖糖!一直搖一直搖才知道糖糖在不在呀!」

我笑了笑,站起身來,先是買了自己需要的箱子,再到對街的便利商店買了同樣包裝的糖給小弟弟;想當然爾,老闆是一直拒絕,因為他不可能窮到連一罐糖果都買不起!買都買了,不可能再拿去退掉,所以經過一陣堅持,老闆向我道謝了。

我也不知道這一盒糖是鼓勵爸爸教得好,還是心疼小弟弟,我雖然此時沒有錢可以亂花,但是五十塊錢卻讓我上一課,我覺得很值得,上了什麼一課呢?

我們常覺得衣服買再多,總好像少了一件;有了一棟一房一廳的房子,不多久就覺得好想換三房兩廳的;有了一百萬,就覺得跟那些千萬富翁比起來相形見拙。其實當我們在跟別人比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比我們更需要、更沒有揮霍條件的人,他們可能連作夢都覺得奢侈。

換一個角度來看,也許我們沒有很優渥的生活條件,但是我們不會因此而失去幸福的權利;有一個住的地方是幸福,有一頓晚餐吃是幸福,有一台老爺車可以到處跑是幸福。幸福的感覺從不曾離開我們,只是我們認不認為那是一種幸福?像小弟弟,他可以一直搖那個鐵製糖罐,搖到聽不見我跟他說話,那是因為他要確定他的幸福還在。

當我們漸漸長大,不同的價值觀就如同路邊更行更遠的路燈,我們只知道依照當前的價值觀去追逐投射在路面的影子,卻不知道在追逐的過程中,我們已經拋棄了最初的理想;好好珍惜,不去看自己少了什麼,而是看自己還有什麼,不要讓自己的東西越來越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