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者  http://www.krtnews.com.tw/

 

「馬克吐溫曾說,人生最重要的兩天,一是出生那天,一是發現人生目標的這一天;對我而言,這兩天就是重生和明白福音使命的時候。」對更生團契桃園區會張忠正傳道而言,到監獄把福音傳給弟兄,是他最大的福音使命;讓他們脫離困境不再被罪惡綑綁,也是他心中的負擔。
 

■如同迷失的羊
張忠正是更生人,從小在台北林森北路一帶長大、混黑道;如今熱心在監獄傳揚「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四18)成為一個專職傳道人。
 

從小在台北林森北路一帶長大、混黑道;他從退伍後就在八條通與朋友合夥開酒店,他感嘆地說:「那時候錢賺得多,花得更多。」當時為了賺取更多的金錢,他用桃園的房子貸款,在台北林森北路開了一家「天使之約」西餐廳。昂貴的裝潢、豪華氣派的擺設,讓他不得不日以繼夜的工作,為了賺取更多的錢。他想把握每分鐘賺錢的時間,在朋友的誘惑下,開始吸食安非他命。
 
後來,他離不開毒品,安非他命、海洛英成為他最好的朋友,常因毒癮發作而無法管理經營事業,後來這些西餐廳、酒吧等相關事業,慢慢地轉讓給其他股東。加上幾次進出監所戒治,他從原本日進斗金、呼風喚雨的大老闆,變成一個喪失自由的囚犯。
 

民國87年第一次在台北監獄戒治服刑,台上溫媽媽教唱詩歌《迷失的羊》,彷彿是他生命的寫照,使他流下感動的眼淚。

張忠正從小生長在民間信仰的家庭,早晚禮佛燒香。他在監獄中也想過要透過讀佛經來改變自己,甚至一度想出家當和尚。他說:「讀佛經雖然能安靜心,但是無法幫助我戒毒,過去一起讀佛經的人,出獄後沒多久又走回頭路了。」
 
接著又說:「我從小和父母親一同拜拜,父親是上海人,對過年時的祭拜特別慎重;母親更是每天燒香禮佛。那時我是生意人,對拜拜很講究,拜土地公要讀土地經,拜觀世音要唸普門品。」
 

初進監所,他想透過唸佛經尋求心裡的安靜,有時候打坐半小時下來,他才覺得心裡安靜。當時監所的同學很多人都像他一樣,早上讀心經、金剛經,在工廠工作休息時讀藥師經,晚上更要唸兩、三小時的佛經,早晚頌讀佛經,期許自己能完全改變向善。
 

因為更生團契持續的關懷,以及之前溫媽媽所種下的福音種子;第二次入獄時(民國90年8月)他就決志信主,經歷了向上帝禱告蒙垂聽。同年聖誕節,他因表現良好提前出獄,回家後就到住家附近的中華信義會永生堂聚會。
 

出獄後他沒有進入戒毒所戒治,而是藉著讀經禱告來戒除毒癮。回首這些經歷,他說:「首先感謝巫士椀牧師為了幫助我改掉壞習慣,特別在教會發動成立晨更禱告會。」他因為每早晨的親近上帝,不但從此養成每日晨更禱告的好習慣,而且能夠成功戒毒。
 

■生命改變  委身被主使用
他進到教會之後,發現教會是一個充滿愛的大家庭。他說:「像我這種吸毒的人,親戚朋友能躲就都盡量躲,但是巫師母每次看見我都會親切地打招呼。」巫士椀牧師還推薦他上中華信義神學院的基層宣教課程。
 

當時牧師去拜訪他的父親,父親還勸牧師說:「我的兒子我知道啦,牧師你不要被騙,請不要相信他會改變。」過去那些荒唐的作為的確傷透父母的心,連心愛的妻子也因此與他離婚,留下兒子,這麼多年都是父母親代為照顧。
 

後來,他的生命和生活真實地改變,感動父母親都來相信耶穌,不再祭拜偶像;連從小失去母愛的兒子,也在教會中健康長大。父母年邁相繼逝世回天家,他們對這個失而復得的浪子,已經全然放心不再牽掛。
 

信主後,他邊工作邊就讀神學,三年後順利的從中華信義神學院的基層宣教科畢業,並完成空中大學課程;之後獻身全職傳道,2012年道生神學院道學碩士畢業,在中華信義會永生堂被按立為傳道。
 
他說:「我之前被毒品綑綁,現在能夠以過來人的身分,幫忙被毒品綑綁身陷罪惡的人,並見證上帝的大能,是因為神公義的呼召臨到我身上。」在道生神學院的週間崇拜中,他如此分享。
 

他引用以賽亞書四十二章6-7節「我耶和華憑公義召你,必攙扶你的手,保守你,使你做眾民的中保,作外邦人的光,開瞎子的眼,領被囚的出牢獄,領坐黑暗的出監牢。」
 
說明耶穌拯救世人是神的救贖計劃,上帝也要我們因相信耶穌,同領受救恩及使命,並引導罪人到上帝的面前。

全站熱搜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