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刊登於國度復興報

http://www.krtnews.com.tw/

賴安淋(安力給怒)牧師,日前在台北市萬民禱告中心主講「彩繪人生」,他說:「藝術、神學都是探討生命,也都是從人的渴望開始的。」
頂著紐約視覺藝術學院創作碩士的光芒,多幅畫作被國家博物館典藏,在藝術領域他算得上是響叮噹的藝術家,怎麼會將自己人生的優先次序,把信仰擺第一位,藝術退居第二位,並且同時擁有牧師、原住民、藝術家的三重身分呢?

從文化藝術表達對原民關懷
賴安淋生長在原住民牧師的家庭,父親賴民道牧師是泰雅族的第一位牧師,曾開拓新竹縣尖石鄉許多間教會。從中學開始,他北上求學,曾寄住在三重河床邊的工寮,親眼目睹都會原住民酗酒、賣淫及童工等嚴重社會問題,他說:「我曾以為原住民文藝復興,可以幫助同胞走出黑暗,後來發現一切的努力,只是掩蓋內心的自卑所表現的驕傲而已。」
原住民有上帝賞賜的天分,善於用顏色、圖案表達感情,賴牧師在創作初期面對所有族群生存的問題,用現代符號來表達自我情感,以母體文化和切身生命角度出發,漸漸貫穿出一條清晰獨特的創作風格。
他說:「我為了見證信仰,致力創作藝術,這是我的生命呼召,而且以藝術作品表達關心原住民的文化藝術,也用彩筆創作參與基督教本色化。」從作品中可以清晰看見他的理念「信仰在文化扎根、文化藉信仰更新」的立場,賴牧師想藉著自己微薄的力量,不斷和這世代的人對話,同時也藉著基督信仰來表達對原住民真實的關懷。

〈我的十字架〉表達信仰的理念
他以〈我的十字架〉這幅曾經得到當代藝術「浦伏靈境」年度大展的畫作縮小版贈送給萬民禱告中心。
賴牧師說:「我運用空間的表現,重新解釋十字架的意義與價值,並以基督教信仰標誌『十字架』,進駐國家級藝術殿堂展出,廣受藝評家稱許,沒想到還被美術館收為典藏。」
聖經馬太福音十六章24節:「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每個人對十字架有不同的詮釋。賴牧師說:「十字架是失去又得著、受難又復活,這些都是生命的功課與標記,我身為泰雅爾族人,紋面是族群的生命標記。你的生命標記是什麼?你的十字架又是什麼呢?」
他說明這幅畫中其實沒有畫十字架,只要把這幾組作品併在一起,留有空間十字架就呈現;不留空間十字架就消失了,所看到的只有自己。他說:「因為我嘗試用自己的文化、背景、語言、知識來詮釋十字架。後來我發現,只有看不見自己時,十字架在我心中才能顯露出來。許多人在追尋人生的過程中,總習慣把別人踩在腳底,用打壓、仇恨,建立了略勝一籌的地位,漸漸地迷失在自我而陷入泥沼,身陷在唯我獨尊的網羅中。看自己越來越大,十字架在他心中就越來越小。」
賴牧師分享這張作品帶給他最大的感動,彷彿在建造自己心靈的工程。人在尋覓的過程中,是捨棄還是得著了?是變大還是變小了?在我們的文化裡,每一個層面上都受到時空的限制,原來「建造」的價值不在任何事物的靜止狀態,也不在如何突顯自己,「建造」是一個尋找的過程,當我們細看宇宙萬象,那不能被改變的真理,指向一條全新的十字架道路,就是心靈終極的盼望。

藝術創作與牧養都是探討生命
身為山光基督長老教會主任牧師,他的創作蘊含基督信仰,同時也關心原民文化。賴牧師表示「神學的任務所要追求的真理,與藝術家所要追求的美都指向全能的神。因為神就是真理,也是美的本身,所以神本身是不會衝突的。」
他引用聖經「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祂離我們各人不遠。」(徒十七26-27),說:「神對祂所創造的萬物,心中最大的渴望,就是恢復起初所創造的原型,這是祂呼召及揀選基督徒,與主再來的原因。」
「墮落的文化救不了台灣,唯有耶穌基督能拯救我們,我們要依靠聖靈的大能大力,剛強壯膽為神所用。」賴牧師強調,世人追求的真善美,唯一的出路就是尋求上帝。這也是神對台灣有獨特的呼召與命定,從個人走向神開始,乃至教會、部落、社會到國家整體,在揣摩中更認識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