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某公司董事長做了多年鄰居。當他的公司財源茂盛的時候,他的汽車碾扁了別家的小雞;他的狼犬「自由」散步,對著鄰家的小孩露出可怕的白牙;他修房子把建材堆在鄰家門口…。坦白說,他在鄰居中間沒有什麼人緣。

 

後來,他的公司因周轉不靈而歇業,我們經常在巷道中相遇,我步行,他也步行;他的臉上有笑容了,他的下巴收起來了,他家的狼犬拴上了鏈子,他也經常摸一摸鄰家孩子的頭頂。可是,坦白地說,他仍然沒有什麼人緣。

 

一天,偶然跟他閒談,談到人間恩怨,我隨口說:「人在失意的時候得罪了人,可以在得意的時候彌補;在得意的時候得罪了人,卻不能在失意的時候彌補。」言者無心,聽者有意,他若有所悟。

 

他暫時停止改善公共關係,專心改善公司的業務,終於,他的公司又「生意興隆通四海」,他又有汽車可坐;不過他的座車從此不再按喇叭叫門,並且在雨天減速慢行,小心防止車輪把積水濺到行人身上。他的下巴仍然收起來,仍然有時伸手摸一摸鄰家孩子的頭頂。

 

後來,他搬家了,全體鄰居依依不捨送到公路邊上,用非常真誠的聲音對他喊:「再見!」

 

本文摘自王鼎鈞著「人生試金石」一書

    全站熱搜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