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慘痛的災難!一場大火,奪去了這個家庭女主人的生命,吞噬了這個家庭所有的財產;男主人和他那個叫翔子的小孩在消防人員的幫助下,險險逃生出來。

電視上,那個中年男子哀傷的表情和翔子呼喚哭聲打動了我;我是在災難後的第二天去看望他們的,帶去了一點點錢,算是對他們的捐贈。他們家所有的東西都化成了灰燼,已不能再進去居住,社區的物業在一樓騰出了一間車庫,讓這對可憐的父子暫時安身;我去的時候,車庫門口已有好些人。

在這些人中,有一對母女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倆顯然也是來捐贈的,卻呆在人群的外圍;那個母親蹲在地上,絮絮叨叨的向她那約四、五歲的女兒說著什麼;而那小女孩撅著嘴,一臉的不情願。在她倆身邊的地上,堆著好些東西,嶄新的被褥、折疊的方方正正的衣物,最上面,放著一隻開了縫的玩具熊。

我猜測,可能是這位母親拿了女兒不願意拿出的東西來捐贈,才引得了小女孩的不高興;我走過去,才發現自己的猜測錯了,那位母親正在指著地上的那堆東西對女兒說話:「你瞧,這被褥,是媽媽最好的被褥,你再瞧這件衣服,這是你爸爸剛買的最好的一件衣服;我們都能把自己最好的東西拿來捐給翔子家,你為什麼就不能拿最好的呢?你有那麼多玩具,你為什麼偏偏就拿這個破的呢?」

小女孩撅著嘴:「別的我還沒玩夠呢!這個,我已經不想要了。」

「把自己都不想要的東西拿來捐給別人,這樣對嗎?你再好好想想。」

小女孩有些侷促不安,小聲的問:「難道一定要把最好的東西送給別人嗎?非得最好的嗎?」

「我想是的。」見女兒半天不吱聲,母親便問:「你有最好的嗎?咱們能不能換一下,不捐這破了縫的熊,捐你最寶貝的。」

小女孩抬起頭來,有點手足無措,但最終還是小聲說:「我,捨不得。」

做母親的有點失望,說:「媽媽不逼你,要不,你再想想。」

女兒問:「我要是把我最寶貝的東西捐給了翔子,他還會還給我嗎?」

我忍不住就插了嘴,因為小女孩提問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我代她的母親回答:「當然不會,哪有捐出去的東西又要回來的道理?」小女孩有些不死心,抬頭看了看她的媽媽,她的媽媽點了點頭,算是肯定我的回答;女孩這才徹底低了頭。

我們一道走進了那個車庫。我把準備好的一點點錢交到翔子父親的手裡,說了一兩句安慰的話;當小女孩的母親奉上帶來的被褥和衣物時,小女孩這才開了口。她拉過滿臉淚痕的翔子的手,然後鄭重的、小心翼翼的,把她母親的手交到了翔子的那隻小手上;她的臉色已經蒼白,咬了咬嘴唇,再咬了咬嘴唇,然後下了很大決心似的說:「翔子,我把我媽媽捐給你了,你以後有媽媽了。」

說完這一句話,她的眼淚就順著臉頰淌了下來,然後嚶嚶地哭出了聲,轉身跑開了。我終於明白了小女孩的意思,在她四、五歲的天空裡,最好而又最寶貝的,當然是她的媽媽了;她把她最為寶貝的媽媽捐給了翔子,而她自己,這一捐之後就再也沒有媽媽了,她怎麼能不難過,怎麼能不哭泣。

我跑出人群去安慰她,她的母親也追了過來;小女孩抬起頭來,滿是淚花的雙眼定定的看著她的母親,然後怯怯地說:「媽媽!不,翔子的媽媽,我不是想把你要回來,可是,我還是想親你一下;你別告訴翔子,偷偷讓我親一下好嗎?」她的母親一把抱住她,瘋狂的吻她。

我看到這位母親的眼裡噙滿了淚水,滿臉都是幸福而又驕傲的神情;她幸福,是因為她的女兒把她當成這個世界上最為寶貴的;她驕傲,是因為她的教育有了成果,女兒學會了捐贈。

我的眼睛也濕潤了,為這個女孩,更為她的母親;我猜想,她要花費很長的時間來解釋,才能讓她的女兒明白,她是一個人,不是物品,是不能捐贈給別人的。但是,這是我至今為止看到的最為高貴的捐贈,它讓所有的大人汗顏!面對別人的災難,我們奉上的只是微薄的關愛和同情,而這小女孩奉上的,是她的整個世界;這也是我看到的最為高貴的母親,她在她女兒那小小的純潔的心裡種上了愛的種子,開出了高貴的花。

    全站熱搜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