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二十三歲農家女孩,北京大學研究生劉媛媛在「我是演說家」節目說《寒門能出貴子》引起我很多的感嘆。

她在演說前先問觀眾:「我們當中有誰自認為家境普通、出身平凡,將來想要出人頭地要靠自己?」她表示,其實我們大部分人都不是出身豪門,都是要靠自己的。  

她說:「你要相信命運給你一個比別人低的起點,是希望你用你的一生去奮鬥出一個絕地反擊的故事」,她講的不是一個水到渠成的童話,不是沒有一點人間疾苦,不過結尾的兩句話可以背起來當考試用: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皇天不負苦心人,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

 

人生的路怎麼走?是否真註定好了,我們都不能也無法選擇自己的出生地,長相,父母兄弟姐妹,這些是與生具來無法改變的事實,有時,生活中有很多心痛的事情,不怕貧窮的人是因為沒有貧窮過,不怕失戀的人,是因為沒有真正痛過,人無法突破的,其實是自己,好與壞都存在內心深處,如何突破現狀,永遠是自己,因為,包括最愛的雙親都無法替代我們的感受,她講得對極了,破斧沉舟,打破門牙霍血吞,只有自救,與所有的有相同感受的同道共勉

 

她批判的文章《寒門再難出貴子》是一位銀行的 HR 寫的,他工作了10年,接待了一群到銀行實習的實習生,然後觀察他們發生的一系列的故事。像小說,但比我們看過的小說更精彩;像現實,但比我們瞭解的現實更殘酷。

這篇文章只有一個重點,就是那十二個小孩裡面,富貴出生的之後還是富人,貧困出生的之後還是窮人,只有一個窮小孩尼克,因為自己的努力奮鬥,成為大學教授,比例只有8.33%,且不論大學教授也未必是富貴階級。基本上其他有關勵志的演說,都是廢話。至於是否要歸咎父母,是個人休養問題,重點是:就算你歸咎你的出身,你也不能改變任何事情。

 

寒門再難出貴子

作者:永樂大帝二世

http://b.bbi.com.tw/Salary/1IrUsUgd.html

 

現在越來越看清楚「性格決定命運」,性格這東西是熔透與骨髓的,性格的養成和學校教育沒有多大關係,大多決定與家庭背景,和成長環境。從大學畢業出來的第一步,往往起到至關作用的是家庭背景,也就是從起跑線普通家庭的孩子就輸了一大截。

 

在一個物慾橫流的時代,當金錢決定一切,成為人得終極信仰的時候,這時候也是「門閥」、階層相應出現的年代。

 

 一群實習的大學生

結合我自己近半年來的觀察,我在商業銀行人力資源部上班。去年招了很多學校的實習生,實習可不是正式錄用了。以前自己年齡也相對年輕,沒有太多關注以往的實習生,今年正好我負責這些孩子,在我們這裡招了大概60名實習生,其實最後錄用不會超過10人。這些實習,其實就是銀行的噱頭,可以找些一個月幾百塊錢對銀行來說的免費勞動力,對學校,對外宣傳,對社會某種義務交代吧。但然能進入銀行實習的都是學校推薦的所謂的好學生。

 

銀行這種單位,在我們的體質下,純國家壟斷機構,待遇相交於其他行業待遇還是比較高,在銀行工作可以得到優惠的貸款利率,買房子貸款都相對容易。總之一句話是那種世人眼裡比較羨慕的單位。

 

接下來講講這些孩子的人生的第一步究竟是怎麼邁出,怎麼的實際結果。有時候相處了這些比我小將近10歲的孩子,真的覺得一切的理想主義都是狗屁,只有現實無法再接觸的現實。

 

大學畢業,何況是大四,還是一些孩子。去年的2月份我接待我們這個省最好大學的這批孩子,來到我們單位,從中可以看出這些孩子都是一個名牌212重點大學即將畢業的學生,可是他媽的組成有分了這麼幾種:

 

一類,農村家庭出來就是學習很努力的,在學校很優秀的,大概能有20多個;還有一類就是家庭縣城的的孩子,有那麼十幾個;再就是所謂的大城市的孩子十幾個,這就當時看到他們的資料的印象。

 

印象很深的是去年三月份,他們第一次來到銀行。因為第一天報道,我們準備了一間辦公室,早上等著這些孩子來報到,上班後開始等著這些學生的到來,我的同事跟我說:我告訴你我知道哪些孩子來的早,哪些孩子進來會和我們打招呼,哪些孩子會和我們聊幾句,哪些孩子會進來會給我們倒水。打賭的結果是中午請他必勝客。

 

然後,他輸出了一大簡歷說這些孩子,會來的相對早點,然後把這部分簡歷交給了我,真的當時的結果,最早來的十幾個孩子都是他給我的那些簡歷裡面的。

 

慢慢的陸陸續續的來了這些孩子,然後真的有的進來很緊張一句話不多說,有的笑嘻嘻的和我們聊幾句;有的會自來熟的說:以後你們是領導了,給你們到點水;有的孩子會大咧咧的。其結果是我同事預測的,錯誤率只有兩個。當時我就驚奇了,中午請他吃飯,我說「你怎麼看出的?」他說著不是他的絕招,是以前跟著副行長接待實習學生從副行長那裡得到的一個啟示。其實很簡單,看簡歷資料的戶籍所在地,和父母工作單位,能歸納出群體來,也相應的能歸納這同時一所大學,幾種孩子的性格特點,處事方法。因為有些東西是共同,人以類聚,物以群分。站在年長的角度上去分析就和容易得到一個初期的結論。

 

下面是同時分析的過程。

一,來的很早的孩子,大多是農村的孩子。因為他們重視這是一生中第一次離開學校去個正式單位實習,會很重視。因為是學校推薦,自然會打電話給家裡,家裡父母能給與的指導無非是。「好好珍惜,這是學校重視的,第一天要早去」,這一類的教導,自然來的最早的是這些孩子。但是都緊張,和我們幾乎無交流。

 

二,進來和我們打招呼,並且還有會倒水的那幾個孩子無意例外,父母都是在黨政機關工作,真的很準。

 

三,進來大咧咧,還開幾句玩笑的幾個孩子,家裡都是經商,可大可小,但是父母身上那種靈活態度的熏染,在身上能看出影子。

 

四,還有那麼兩三個,感覺挺冷傲,相對自信,對我們是屬於那種不卑不亢的,這幾個無一例外的屬於大城市知識分子家庭的孩子。

 

就因為這個小插曲,我開始覺得很有意思,開始覺得應該去分析這群孩子。十年前的自己也是這個群體中的一員,我內心很清楚,實習的最後結果這群孩子只有幾個可以留下,大多還是得自己找工作,那時候心裡只是一個念頭,保留下他們的聯繫方式,看看半年後、一年後、一年半後,他們第一步邁出的樣子,也許能追尋到他們十年後的樣子,也就是現在的我,現在我身邊的朋友、同學、同事。

 

就是這麼個念頭,讓我注意去觀察他們,去看著他們從孩子走向成人的第一步。沒想到這一年多觀察,真的讓我總結出了很多東西,也從裡面看到了自己的困擾點。

 

選擇哪個部門

這群大學生參觀完單位後第一天報到的下午,需要在會議室這群孩子開個見面會,這種是面子事,也是銀行對外宣傳點,自然會有位副行長級別的講話,然後是人力資源部經理,然後就是具體的告訴這群孩子,去那些部門實習。

 

就在領導們對著這幫孩子講了一堆官話,套話的時候,一個小測驗在我腦子裡成型:讓他們自己選擇想去工作的部門,不能寫一個,寫三個,可以電話與家長交流,給他們20分鐘時間考慮,他們直接在會議室不能相互交流,如果想得到指導,可以去走廊,給自己父母或親人打電話咨詢。

 

結果是大概十個孩子還明確的寫出部門名稱,自然還崗位相當不錯,有一般隨便寫寫,有的部門是自己臆想出來的,或者具體大概知道是什麼工作性質,但是無法準確說出部門名稱,就自己造了一個,還有幾個寫了就是寫了「收錢」、「貸款」之類的幾個字,這就是他們大學四年金融專業,經濟等等專業。

 

然後,當然就是按照銀行的實習流程,在給他們講一下銀行如何偉大,如何有前途,如何……

 

當我拿著他們的自薦部門的小紙條,有了這麼一個發現:能夠精確寫出銀行部門的那十幾個孩子,大多家裡是機關,和經商的;農村孩子有一個能精確寫出,問了原因是自家有個親戚在工商銀行上班;知識分子家庭的孩子,大多都是什麼行政,什麼管理,什麼內勤,是絕對不會和外聯部門的業務有關係;經商的孩子都想實習客戶經理;家庭父母在機關的大多都想做主管助理。真的很有意思,一點一點看出了他們的性格,一點一點看出了他們的選擇。

 

開完會的時候,副行長告訴我,今年行裡大概會招15個應屆畢業生,各個方面的關係需要應付,這群孩子,只能選擇優秀的留下兩個或者三個,讓我們負責細心甄別一下,到最後作為單位錄用的主要依據。這件事讓我扶著,回來再看到這群孩子,我就有點心顫,60 個都是學校的好學生,只有兩到三個實習完就可以來這裡上班了,人生的第一步,就可以這裡為開始,其他的五十七八個孩子又得邁向人山人海的招聘會,又得一次次的面試打印簡歷,突然心裡覺得很壓抑。

 

第二天,就是給他們安排部門了。哪個單位都一樣,有的部門自然是舒服的要命,自然有的累的要死,其實哪個部門也想要跑腿的小孩,但是對我們來說的跑腿,對他們來說也是有好部門、不好部門。如果被安排做大堂經理就要一直站著,掛個橫幅,一天在大堂跑來跑去;安排的老總辦公室的外邊就是接電話,複印個材料;安排到監察部對不起跟著去安裝提款機和指揮工人安裝攝像頭吧。因為實習不能安排做窗口從事窗口業務,大多就是內勤、外聯和打雜了。

 

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別看小小實習,鬥爭就開始了。第二天一早我總共接了四、五個電話,也有直接去我辦公室的同事,級別高點的有部門老總,低點的有普通同事,開始給我打招呼:把哪個哪個孩子,直接弄他的一畝三分地,無一例外要和我吃飯,哈哈!沒辦法,只好按照他們的要求吧相應的孩子,分到他們的麾下,人數,五個,還有五十多個,只好採取叫到誰,一個部門一個部門來,一個部門滿了,去下一個。這裡面除了家裡能聯繫到銀行打過招呼的,其他就是隨機,也許是運氣吧。不過出於人道主義,我定了一個活的規則:一個月後輪崗!

 

小胖和他爸的故事

時間就這麼過著,我偶爾中午吃飯或者在辦公樓碰到各個部門的同事,會問一下這些實習生的情況。當然了,什麼情況都有,還不至於說捅婁子,但是有喜歡的,有自誇的,當然也有抱怨的大學培養的是腦殘嗎,也有直接罵的,要我把蠢蛋弄到別的部門,給他們換給聰明伶俐的。。。。

 

然後在這些同事的誇獎、褒揚、抱怨的、還有直接罵大街的當中,我發現了一個規律:

1 農村家庭的孩子普通不會交流。當處於一個部門的新人的時候,不會去交流,不會去拉近,更談不上和什麼拉近關係。雖然不是絕對,但是這個比例超過農村家庭的90%,但是這些孩子有個很大的優點,都很勤快,很少找借口,大體屬於那種可以容忍的範圍內。。 

 

2 受到誇獎的孩子家庭大多是經商家庭的孩子,比較活,在實習的時候,和老員工的互動能力比較強,有的家庭個別突出不差錢的,甚至可以請老員工吃飯,有的還能在解決問題弄出個新點子。屬於那種不會讓人討厭的類型,屬於收到讚譽最多的一個群體。。。

 

3 再就是家裡在黨政機關做幹部的孩子,最大的優點是有禮貌,會說話,不太會唐突,比較有眼力勁,個人氣質比較好,但是有時候有耍小聰明的時候,因為年齡小,很容易被年成長的發現,褒貶不一。。。。。

 

4 家庭知識分子的五六個孩子,這幾個孩子無一例外的在工作一段時間後,都不太受實習部門的重視。原因有那麼幾個:一是沒有眼力勁,二是相對自我感覺比較好,但是有時候會因為言語不懂得分清場合,和年齡差別,說出一些比較固執,合著搬出讓實習部門尷尬的事情。

 

其中印象比較深的一個女孩子,父母是中學老師,人和自我感覺良好,對給安排的跑腿說三道四,和誰說話也頂著來。弄得實習部門強烈不要,弄得很煩,最後沒辦法,只好讓她檢查消防器材,後來因為嫌辛苦,覺得不公平,找我談話,最後我給的答案:「如果不願意接受,回學校吧。」後來再來每天都遲到,自己就退出實習了,這是第一個自己退出的,也是唯一的一個。很奇怪的性格,後來瞭解到這女孩子畢業後一直留在省會沒有回老家,也沒找到一份正式工作,好像在去蛋糕店工作了一陣,後來又去擺地攤,在後來就一直考什麼研究生。就沒有能知道她消息的了。。。。

 

和這個女孩形成截然相反的是個男孩,個子挺高,是個小胖子,喜歡笑,整天哈哈的。這傢伙當初自動要求干大堂經理,因為姓齊,按照約定俗稱就給他叫做齊小胖吧。這個孩子當初我說大堂經理挺累,他還自動要求,說可以減肥、照顧女同學。然後說自己太胖,不適合干細緻工作,呵呵。就是這個小傢伙告訴了我什麼叫做「人熟是個寶」,什麼叫永遠都笑絕對沒錯的。

 

這個孩子,家庭條件不錯,父母開了一家不錯的家居飾品店。當然這個小傢伙學習也蠻好,從二級城市來到省會上大學,這孩子的性格很有意思,那他開玩笑,從來不會煩,見誰都笑呵呵的。這個孩子後來雖然沒能最後銀行工作,但是因為性格好,因為比較活,雖然沒有進來,因為家庭條件可以提供一下支持。他在銀行實習的六個月,混了個和誰也挺熟,最後因為在銀行實習,自己開了家公司,主要是給銀行安裝提款機。因為這行業是個稀缺行業,一旦坐上了,就很難別人再代替。

 

一年的時間,小傢伙買了房子,結了婚,也是時常給我打電話。因為當時他想做這個,和他爸爸交流了意見,因為和我比較熟,他爸爸專門跑來找我,請我吃飯,也就是這次吃飯他爸爸教給他也同時教給我一個很重要的人生道理:

 

周周的工作

就是這群孩子工作了一個月之後,大多開始隱約的知道,這個群體有可能留下的指是為數不多的幾個人。因為在這裡實習,多少瞭解了商業銀行的工資,待遇,相對其他單位還是很有誘惑力的,就這樣開始了。和小胖那樣的理智派很少,當然這種理智來源於父輩的見識,父輩的能力和經濟能力和人生智慧。這種孩子很少,就那麼一個,大多數孩子,也包括我們這群成年人,都會為了一個飄渺的希望,希望自己比較幸運,去努力去爭取。

 

也就是從這些孩子中,我獲得了一個很有價值的思維。如果有能力一定去爭取,因為既然大家都說這件東西好,既然世俗的認知都認為它是好的,那麼它一定是好的,不要去自認為自己能夠自己打拼出另外一個天地。如果全面衡量覺得這塊蛋糕爭取不到,立馬要轉換思維,不要做自己力有不逮的事情,因為努力了,爭取了,你的條件達不到,最後傷心還是你自己。這一點很重要,很重要。

 

也不知道是出於好心善意,還是出於什麼,差不多每個孩子,開始知道我手裡有名額,當然這件事,目前只有我和副行長知道,只有兩到三個,從那天開始我的辦公室,和我的手機開始忙碌起來。剛開始被要走的幾個孩子,自然是拉著家長,拉著銀行的同事,開始一次次要約我吃飯。這個是自然,人之常情,我知道我自己那點權利,只有兩個名額,這個我誰也不想得罪,就一直開拓,找個理由告訴給我電話的人說:我沒有這個權利,我也要聽一大推這個孩子如何如何好,也許他是全世界最優秀的孩子。接著也有孩子的家長,開始直接會找到我的家,提著東西,呵呵,鑒於我手裡那點可憐的權利,這禮物我沒法收,即便能收,也不想這樣,因為我覺得我確定一個孩子,那麼就意味著另一個孩子要去滿世界的面試,心有不忍,呵呵。。

 

這時候,當狼多肉少的時候,就完全體現出一條定律:小狼怎麼樣,完全取決於老狼。有一個女孩周周,家就是本地的,母親在某物價部門擔任處級幹部。這個女孩子家教不錯,穿著打扮很時尚,重要的學過芭蕾舞氣質很好,有點那種很女孩的感覺,很有禮貌。我對這個女孩子最大的印象就是:家教一定很好,總是那麼不緊不慢。

 

當這個消息流傳到周周的時候,讓我明白了真麼一個道理,孩子不錯,只是一個很微不足道的條件,要爸爸或者媽媽很不錯才是絕對的硬性條件。實習的第三個月,我接到了行長的電話,是大頭一把手的電話。告訴我周周表現很好,必須要我把實習說明給她寫好,我這時候耍了點小聰明問行長:我對這個女孩子沒有什麼印象,長頭髮,短頭髮,是哪個啊?行長說了一句,那個樣,就是那個周周的女孩子,反正不是長頭髮,就是短頭髮,記住把她的實習報告弄好,就行!哈哈,事實上行長也不認識這個女孩子是吧?為什麼行長直接打招呼,後來副行長給我說到,周周的媽媽的是物價部門的處長,通過關係找到銀監局的某位副局長,這位副局長直接給了行長電話,大頭只有點頭的分,既然硬性條件夠,別的都不重要。第一個,這是第一個,後來更是聽說,這個名額確定了,周周填了工作合同,周周的媽媽,爸爸,和銀監局的副局長,我們銀行的幾位行長,喝了一頓,挺清楚是周周簽了正式的合同,人家才請客啊,小弟級別太低,這種高級別請客,沒小弟啥事。

 

找工作,好工作,搞定一把手,如果主管部門和本單位一把手打招呼,幾乎十拿九穩,說不準單位還得巴結你。從此周周去了六樓,分行辦公室,主要負責和政府部門的聯繫工作,當然這裡面其決定作用的是什麼,大家明白不能在明白了。周周現在我的同事,找了個省政府的小伙在在戀愛,小伙子也是那種家庭,呵呵,在下看來前途一片光明。當然周周的也有下插曲,就是實習的時候和同學戀愛了,哈哈,讓其媽媽找了那個男孩子。。。自然是就是幾個月的戀愛。。。

 

 

治國的故事

 

如果一對父母能對孩子起名治國,那麼對孩子的期望一定很大。治國是學校的班長,也是學生會幹部,籃球打得很好,皮膚黝黑,很精神,很勤快。在風控部實習,很不錯的孩子,經常看著抱著一沓沓的資料跑上跑下,風控部權利最大,業務最多,資料,文件自然最多,這點比較累,沒完沒了的複印文件,沒完沒了的開會。治國被安排在風控部實習。

 

 

 

風控部幾乎是銀行工資最高的部門,因為求的太多,當然飯局最多,當然部門收到的小禮品也最大。治國家是農村的,從小學習很努力,籃球打得很好,在大學裡成了一個公眾人物,在這群女孩子中也很受歡迎,當治國聽到實習名額的時候,這個消息是從風控部老總那裡聽到的,好幾次下班的時候,看見他在我停車位那裡,見了也就打招呼,連著好幾天。

 

 

 

我知道他想幹什麼,有一次我說坐我的車吧,正好經過你們學校,這樣不用打車了。那天正好我老婆去岳母家看孩子,我也沒飯局就是想開車轉悠一下,就拉上他了。剛開始孩子很拘謹,很拘束。我說在風控部很好吧,好好努力爭取留到風控部,那可是銀行最夯的部門。治國接著這個話題開始了他的語言。快到學校他說大哥到這請你吃飯吧。當時我覺得這孩子挺有意思,一路說了那麼多敲邊鼓的話,到學校附近說請我吃飯,肯定這孩子盤算著附近的飯店很熟,在經濟範圍內請我吃飯,可是一想銀行一月就給他們800塊錢的實習工資,還不知道有這八百家裡還給不給生活費。我說我請你吧,等你上班了,再請大哥。

 

 

 

就這樣沒有聽他選擇的飯店,我選擇我熟一點的一家飯店。開始我一場談話。我說開車我不喝酒,讓他喝點,剛開始還拘謹,喝了一瓶啤酒後,治國講起了他的身世。

 

 

 

農村的家還有個弟弟,父母純農民,父母對他有很大的希望,通過在銀行的實習,覺得要是能留下真的再好也不過了。這時候我突然心裡很壓抑,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他還是個孩子,沒有經歷過幾次飯局。我勸他喝了兩瓶啤酒後,就給我開始掏大實話,告訴我風控老總說告訴其名額的事,說如何如何想留下,說自己上學如何的努力。我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孩子不討厭,但是總是說自己,還太小,太渴望留下工作。突然有點不忍,但是我說「只有好好表現,才能留下來」。最後我告訴他,我說你們部門的老總,風控的老總在行裡很有份量,他比我管用。

 

 

 

但是治國說了一句話,說老總只說好好幹,沒說別的,是部門同事告訴他,我這裡可能有名額。自然我只能說一堆空話套話,就在他的訴苦中我把微醉的他送回了學校。

 

 

 

後來治國跑我家裡來送禮,一條煙,還有一些土特產,我沒有收。後來還因為一次外聯活動,給他報銷了500塊錢。後來風控的老總說,治國給他送了一些土特產,風控的老總的老婆嫌不乾淨給扔了。對於老總來說那是個笑話,但是我知道,治國你在學校也許很優秀,你這孩子挺努力,但是在這個拼家庭的社會,也許已經沒有這份工作了。因為風控的老總覺得這孩子挺傻,送禮送了一些次級貨。治國很勤快,也會說話,在學校做學生幹部,要是在三十年前也許前景很好,但是現在,治國沒有人稀罕你的土特產。治國,這不是一個使勁干,別人就說你好,肯為你說話的時代。治國長得很帥,男孩子沒用,沒有人指導他,沒有人告訴他怎麼去做,什麼事都是他去摸索。也許治國以後會出人頭地,但是40歲之前他的命運已經確定了,要讓現實碰到頭破血流在知道社會的真相,才能磨合好自己。。。

 

 

 

治國後來沒用留下,幾經面試找了一份保險公司的工作,很辛苦,後來逛街見過一次,看得出感覺挺累,挺辛苦。但是我覺得治國還可以,我就想不通,為什麼風控老總不肯為其說句話?如果他說的話,我也許會給他點助力。這是後來的我和風控老總一次飯局的談話,風控老總說有一次看見治國把接待用煙,往口袋裡塞了兩盒,這事讓他徹底的否定了治國。後來我讓小胖問治國,拿煙做什麼,小胖給我的答案是治國想回家的時候帶給父親抽,因為這煙父親沒抽過,我當時的感覺,真是覺得一個字:哎。。。

 

 

 

還是小胖點醒了我,說治國家不是很好,也沒啥壞心,就是想給父親那點煙抽。我一下明白了,風控老總懶得去明白,也不想瞭解,這孩子為什麼吧接待煙裝走,但是這個細節讓他徹底否定了這個優等生,這不是什麼大事,但是這個細節讓他覺得治國討厭。

 

 

 

治國覺得有那麼多煙,因為父親抽煙,不經意拿幾盒給父親,讓父親抽一下好煙,本來就是接待的,和偷也壓根沒有關係。但是就是治國的這份孝心,讓治國的形象在他們老總那裡大打折扣,也是因為沒有,這個沒有抽過幾次,讓治國沒有了機會。

 

 

 

我問小胖你拿嗎,小胖說自己買不行啊,這種東西作為實習的拿了不好,反正就是不好。這就是差別,是小胖高尚不會有那想法嗎?是小胖家裡可以買,不會去做,治國也許也知道拿不好,因為自己只是實習生,但是煙很好,自買吸太貴,出於孝心,其原因還是家庭吧。後來我知道是因為這件事治國的老總煩了治國,一句話也沒說,我也無法在為其說話。這個結果,真的有點無以名狀,是家庭的原因,還是什麼?我也沒弄清楚,這孩子挺可惜。

 

 

 

學校是不會教育你如何為人處事的,即便有思想品德課,老師也只是講講空泛的道理而你也未必就真聽得進去。真正的做人的教育在哪裡呢?全在家裡呢!每個父母都有自己習慣的一套做人方法,他也習慣性地把這套原則方法傳授給孩子,因為他覺得這樣做是對的,否則他這輩子就不這樣做了。但許多普通的父母就沒有想到,他這輩子的不成功是否和自己的為人處事方法有關呢?如果有關係,那他還能把自己的老一套再教給孩子嗎,讓孩子也一輩子不成功?

 

 

 

總結了一下,家庭優越點的孩子比較不惜財,相對性格也開朗一些。以前我一直的印象是家庭普通的孩子應該更樸實一些,但是通過觀察這些孩子,再聯繫到自己的朋友、同事,真的,家庭條件差些大多都是有些狡黠的,做事心理有很大的計算過程。這個計算過程對父母來講是好事,比較節省,但是對自己發展,交友,人生態度是一個很大的思維框架,往往會跟隨自己的一生,思維方式差異就更大了。

 

 

 

例如小胖的爸爸的思考方式以及對小胖的教育。自己出了哪些問題要怎樣修正。如何有自知的能力。這群孩子大多遇到問題首先是抱怨,其次再想別的,而且一般不會思考自己的毛病。兩種思維方式都自成體系。從外表來看你看不出它們直接產生的後果,所以作為孩子特別容易承襲父母的思維方式。但是恰恰就是思維方式是優秀與否的根本決定因素。我們的青年一旦承襲了一種思維方式往往就決定了一生的定位,而且直至終老也未必能發現自己的思維導致了自己的命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