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哥」的故事

寶寶哥,是我的一個學長,當年剛考上樓主所在城市的這所百年學府的時候,是當時寶寶哥這個大四學長,接待了作為大學新生的我,這大概是十年前了。但是現在想起來,記憶依舊深刻。

 

寶寶哥,因為名字裡面有個寶字,那時候他們宿舍的人都喜歡叫他「寶寶」,因為寶寶哥學習很好,最大的優點是,人很乾淨,宿舍的衛生一直都是寶寶哥打掃,而且從來沒有怨言,也從來不和舍友計較。因為樓主剛上大學的時候,是寶寶接待的新生,自然和寶寶哥走的很近。

 

這樣也形成了大一的我和大四的寶寶,成了關係相當不錯的朋友。寶寶有個很漂亮的女友,叫麗麗。那時候我很羨慕寶寶哥,覺得寶寶快畢業了,還有個漂亮女友,覺得寶寶哥畢業以後,就能過上很幸福的生活。

 

每次,在校園見到寶寶和他的女友,我都會起哄,問姐姐啥時候準備嫁給寶寶啊,我覺得起哄挺開心,他們聽到我的起哄也挺甜蜜。10年前的我那時候還是屬於活寶的類型,經常厚著臉皮跑去寶寶哥的宿舍,混吃混喝。那是一個單純的年紀,快樂的時間段,那時候除了生活費不太夠花,和考試偶爾讓我擔心犯愁,別的真是簡單不能再簡單,快樂不能再快樂。

 

大一新生歲月,也是寶寶哥畢業抉擇的大四。寶寶學習不錯,但是寶寶那時候在打撲克、踢球的時候,我經常聽到寶寶哥說:麗麗要考研究生,也動員寶寶考本校的研究生,寶寶一直在和他的朋友,同學,舍友談論這個話題。

 

因我年齡的關係,那時候是不太理解研究生和本科生畢業工作之間的差別,那時候的意識還覺得研究生一定很棒。大概研究生一畢業,所學專業的用人單位,大概就是應該會像搶寶貝一樣把這些研究生搶走,然後就給他們一個嚇人的高工資,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這就是我當時的眼光,也是當時幼稚的見識。但寶寶他們好像從來不那麼覺得,他們一直在討論三年的社會經歷重要,還是研究生的學位更讓人認可。無論怎麼說,愛情的力量對年輕的大學生來講,那是原動力和奮發力,寶寶每天晚上都在複習,那時候寶寶是很努力的。

 

時間就這麼過著。我大一下學期的時候,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寶寶給我打電話,要我去跟著吃飯,聚一下。原因是寶寶和麗麗都考上本校本學院的研究生,值得祝賀。樓主那時候心裡真的覺得寶寶和麗麗很牛,我那時候的單純真的讓我好懷念。當然那是一場大醉,連當時單純的我也跟著喝了一個不亦樂乎,好像寶寶已經踏上了幸福生活。原來寶寶宿舍參加研究生考試的同學,只有寶寶自己考上了,更幸福的是寶寶的女友麗麗也考上了研究生。我覺得寶寶真命好,當時覺得寶寶肯定是天底下最幸運的人。

 

就這樣,寶寶宿舍的人在歡天喜地的迎接畢業,忙忙碌碌的找工作的時候,寶寶哥已經確定在這個學校,還要多待三年,那時候的寶寶最快樂,那時候的麗麗也最快樂。

 

當一個暑假回來,我成了大二的學生,寶寶哥也搬去了研究生宿舍。寶寶哥開始了研究生的歲月,因為寶寶哥的本科同學飛奔了全國各地的工作崗位,這下寶寶變得有些孤單。寶寶哥進入一個對這個學校熟悉,但對同學有些生疏的奇怪狀態。自然我這個小師弟,就沒事依然跑寶寶哥的宿舍,也是因為這樣,我和寶寶一起踢球,一起打籃球的日子更多起來。我那時候一人沒心沒肺,但是寶寶卻不像在本科的時候那麼快樂了,這是一種壓在心裡的感覺,但是能感覺到,當時的我是沒有能力去理解的。

 

有幾次去寶寶的宿舍,會發現麗麗和寶寶在鬧矛盾,這是以前從沒見過的,但是我搞不清楚為什麼。偶爾寶寶的那些已經工作的同學會來學校請寶寶吃飯,當然如果遇到,我也是厚著臉皮,叫著師兄,跟著去混飯吃。那對我來說是件快樂的事,但是對寶寶來說好像不是。至於為什麼,那時候不清楚。

 

慢慢的我發現,麗麗開始抱怨寶寶哥。具體的原因沒有探究過,那時候的我也滿學校的追女孩,但是心裡還是嚮往能遇到一個麗麗一樣的女孩,也能展開一段寶寶哥和麗麗那樣的戀愛。呵呵,十年後的我依然記得這個曾經腦海中很清晰的小目標。

 

我大三,寶寶研二,日子還是這麼過。但在沒有麗麗在場的時候,寶寶哥經常會說:不知道讀研究生是不是一個錯誤。那時候的我心裡還覺得寶寶哥可能是書讀太多,腦子壞了。最讓我佩服的是,寶寶哥學的法學專業,寶寶在研二考到了司法證,那時候覺得寶寶肯定將來會是法官或者檢察官,讓我羨慕許久。

 

大四,也是寶寶的研三。那年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傷感,總是鬱悶,總是不那麼開心,迷茫,混沌,迷糊。寶寶哥的狀態和我沒有什麼不同,我們倆差著三歲,但是卻有著相同的話題,畢業了做什麼。雖然寶寶是研究生學歷,還手拿司法證,但是當時我就覺得寶寶的壓力一點也不必我的壓力小。

 

當問寶寶哥,我是不是要考研的時候,寶寶哥斬鐵截釘告訴我:別上了!舉出了一堆他當年本科同學、舍友的例子,現在有的都新房住上,新車開上了,如果我還打算住宿舍那就考吧。寶寶完全鄙視,絕對鄙視我的考研想法,好像他自己不是研究生一樣。說實話,當時的成績和水平,還真考不上研究生。就死心塌地找工作,當然是全家總動員的找工作。老媽是很想我考研究生,但老爸好像壓根就沒期望我上什麼研究生,用爸爸的話說:考上本科,已經走狗屎運了,還研究生,趕緊弄份工作混社會吧。我跟著當年的實習生大軍進了現在的單位實習,也通過老爸的運作,留在現在的工作單位。

 

那年我做實習生的時候,寶寶參加了公務員考試,筆試很棒,但是面試寶寶落選了,什麼原因落選十年後寶寶才知道。麗麗的公務員考試,很直接,筆試都沒過。那年,我作為單位實習生在滿樓跑的時候,寶寶出現了兩難抉擇。

 

寶寶和麗麗都要畢業了,這有個問題,麗麗老家是南方「明珠」城市,寶寶則是本地的,麗麗是獨生女自然很希望回到那個被稱為「明珠」的城市。當然那個城市比我們這個省會知名度高許多倍。「明珠」解放前就是冒險家的樂園啊,民國時代的故事大多以其為藍圖,當然對寶寶的吸引力也很大。但是,寶寶的父母卻是不太願意,或者是不願意。不知道當年的寶寶是怎麼說服的父母,依然拉著皮箱牽著女友麗麗的手踏上了南下的列車。

 

我在工作單位,開始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畢業了,有工作了,每月有工資了,這是一件開心的事。另外那時候的樓主感覺突然好像身邊的同事,沒法在像學生時代,同學、老師那樣相處了。呵呵,我進入社會了。

 

無聊的時候,會跑回學校,宴請留在大學讀研究生的同學。但是慢慢的我不想去了,最早我坐公交車去請客,後來坐出租車去請客,在後來開單位的車去請客。在畢業的第三年開自己的車去請客,這些被宴請的同學,找到他們的地方很容易,不用打電話,操場、公交樓、宿舍、網吧,從無例外。慢慢的,和這樣研究生同學已經沒有了共同的話語。我聊的內容,他們沒興趣,他們聊的我慢慢也沒了興趣。也就是這時候,我明白了那時候的寶寶為什麼總是說,讀研是不是一個錯誤;也明白了總是被宴請的人心裡的彆扭,因為關注話題的不同,因為覺得自己的研究生同學還是那麼幼稚,那時候寶寶的同學一定也覺得寶寶幼稚。沒辦法,這是角度的問題;也明白為什麼寶寶極力反對我再上研究生,為什麼總是給我苦口婆心的講那些沒讀研的同學。現在都明白了,年齡擺在那裡,不是你想單純就能單純的,人都會自我比較,也慢慢明白了麗麗和寶寶那時候為了什麼而爭吵。

 

畢業第二年因公出差第一次去「明珠」城市,坐著報銷的飛機,住進報銷的酒店,在忙完單位的公事後,很想找寶寶哥大醉一場。在撥通電話的時候,聽到寶寶很驚喜,但是又支支吾吾的說在外地忙,然後說了一大堆抱歉的話。當時的我並沒有在意什麼。然後是第二次去「明珠」城市,再次給寶寶電話的時候,他依然是在支支吾吾的出差,依然是抱歉不能來,依然是一大堆抱歉。但是我好像從這一大堆抱歉裡面覺察出,寶寶彷彿有什麼難言之隱。並不是出差沒法見那麼簡單。

 

以後的日子,和寶寶依然偶爾通個電話,問問近況。也就是那時候我發現,朋友、同學、同事其實都是階段性的,以前天天見,天天打鬧,然而在特定的某個時間段,這些人成為了你記憶的某個元素,再想聯繫就只剩下手機裡那一串號碼,有時候想起會傷感…

 

在一次宴請我另外的一個師兄也就是寶寶的同班同學的時候,聽到寶寶和麗麗分手了的消息,有些驚訝,但是好像心理又有著某種預期,覺得不是那麼意外。和寶寶的電話依然那麼聯繫,聽到寶寶從最早的律師事務所辭職,去了一家外貿公司,然後再問起麗麗,寶寶不願意提,自然我也不去多追問。在以後的三年裡我和寶寶沒有再見面,只是電話還是偶爾會聯繫,問一下近況,我畢業的第五年,也是寶寶畢業的第五年,寶寶有重新從外貿公司辭職,去了一家新律師事務所,然後就是寶寶重新戀愛,重新結婚,但是寶寶的電話口氣,已經沒有了前幾年那種沉悶。

 

到了畢業第九年也是寶寶畢業第九年的時候,和寶寶的再次見面,證明有些友情是不隨時間改變而改變的,這點很重要。也就是那時候我知道,男人之間情義,兄弟感情在關鍵時刻的決定作用。

 

事情是這樣的,在工作到第九年的時候,也算是單位的中層了。但是就在順風順水的時候,我部門的一個下屬,做了些違規的事情。一旦損失形成,對單位是個不小的損失,當然我需要負領導責任,也要肩負監察不嚴的的責任。下屬在幫一個公司搞貸款的時候,通過虛假材料,還有通過自身關係,拉攏信貸部某個員工造假,使得該公司成功從單位貸出了一比數目不小的資金,但該公司的的還款能力直接沒有。這是工作以來一個很嚴重的危機,直接影響到以後在單位的前途。這裡可笑的是,下屬出的問題不是聯合信貸部員工造假,這不是我直接工作範圍,但是造假的主事者卻是我的下屬。單位責懲我必須善後,把損失降低到最小點。這樣我和信貸部當時簽署文件的副總,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我在與本單位法律顧問多次商談,有利點是,貸款的這家公司只是一家分公司,幸好還有總公司,可以向總公司追償;不利點是這件事必須在該公司總部設置地的「明珠」城市起訴,因為這樣才能在訴訟勝訴後,可以追償。如果在本地起訴,即便是訴訟勝利了,那麼作為該公司分公司所在地,根本就難以追償到什麼有價值的賠償。在樓主的下屬和信貸部造假的兩個員工被開除並接受檢察院聞訊的時候,我就接下了這件事情的爛攤子,我和那位信貸副總都很冤,但是沒辦法,必須把單位的損失給追繳回來,要不然,我們捲鋪蓋的可能性也很大。

 

我和單位的幾個法律顧問,來到該公司的總部所在地「明珠」開始了訴訟。這段時間,和幾個法律顧問天天研究文件,建立證明材料,一份一份的電傳在本單位和「明珠」城市之間流動著。經過長達兩周的審理,我和幾位法律顧問,脫了幾層皮的禪精竭慮中,我盼來了我們勝訴的判決,但那時我才明白,勝訴了就是幾張紙,離著具體執行回來追償,還有十萬八千里呢!

 

這時候我和那位副總司天天跑執行庭,拜託「明珠」城市我們分行的同僚,找關係,走門子,還是效果寥寥。甚至樓主單位的,幾位行長也動用自己的私人關係,還是沒什麼作用,這裡不是我們的一畝三分地,執行了幾次效果根本就是沒作用。和那位副總甚至在夜裡討論,如果實在追不回來,我們將來該怎麼弄,是不是要重新擇業了。歎息和煙草成了我倆那時最大的慰藉,但問題不是你歎息、嗑藥就能解決了的。後來單位派來一位副行長,主要抓這件事,其結果讓我明白了,在我們本地他老人家是個人物,但是在這個「明珠」城市,他和我們一樣一樣的,一樣的抓瞎,一樣的屁用沒有。那時候的我都開始準備捲鋪蓋,呵呵,這下是三個人整天得吸煙,整天的歎息,整天的跑路子,走關係。

 

就在萬般無奈的時候,我撥通了寶寶的電話。在電話裡簡要的敘述了整個過程,寶寶說:有點難度,還不至於辦不了。於是讓我們在酒店等著,派車來酒店接我們,去他的律師事務所詳談。事情最後辦得了辦不了,不知道,起碼我們撈到一根救命稻草,這樣就在寶寶的安排下,我們來到寶寶的律所,已經沒有了心情和寶寶敘述什麼這些年怎樣的客套話,直接就是拿出幾包材料,和審理結果,給寶寶講述完整的事件過程。

 

寶寶細心的瞭解了過程後,告訴我他試著給辦一下,盡量挽回損失,也就是寶寶的話,讓我們的老副行長皺了大半月的眉頭總算有點舒展。當晚在寶寶的引薦下,我們見到了這個「明珠」城市一位法院高級別領導,在敘述了過程後,給人家拜託,訴述我們處境,弄得指導人家不耐煩之後,我們才閉嘴。

 

有些事情,可能難死你,但是讓別人來辦,也許就是簡單不能再簡單。在寶寶引薦的這位領導的幫助下,我們的訴訟追償被升格為高院督辦的案件,這樣自然在一周內,那個總公司,完全償還了我們的損失,還給了一部分賠償,這個結果比我們預想的還要好!那天在寶寶的陪同下,我和信貸部的副總,我們的副行長,像三個孩子敬仰長輩那樣說了無數感謝肉麻的話,只能用一個個「一口悶」(喝酒)來代表我們的感謝情義。

 

那天是喝得酩酊大醉,四個人趴下了仨,最後怎麼回的酒店都不知道。寶寶救了我,也救了信貸副總,也讓副行長很有面子。通過這次的事情,我充分瞭解危機為什麼是危險的機會這句至理名言。我不但沒有因為下屬違規而受處罰,反而通過這次幫助單位的危機解除,拉近了與副行長的私人關係,甚至行長都對我另眼相看。在以後有遇到在「明珠」城市,我們單位幾次比較數額小的訴訟上,寶寶都幫了忙。因為這個關係,我在行長那裡成了一個在「明珠」有關係的人物,讓我受益匪淺。

 

這次危機解除後,行裡特意批了幾萬塊錢,給三天假讓我專門跑趟「明珠」感謝寶寶,感謝那位領導。去了「明珠」沒有感謝到那位領導,人家只是同意吃了頓飯,我說了無盡的感謝的話,甚至覺得人家真是一個「包青天」。也許這位領導的舉手之勞搭救了我,人家覺得微不足道,我覺得他是個好人,好領導,還是個廉潔的好領導。算我走狗屎運!

 

在「明珠」的三天,去了寶寶家裡,看了寶寶的妻子,和一對雙胞胎,也就是在我們倆個老同學、老朋友那次聊天中,逐漸有些茅塞頓開,如同醍醐灌頂。

 

寶寶哥的故事2

專門感謝寶寶的「明珠」之行的時候,寶寶開車帶我走進一間很有特色的江浙菜酒店。我們開始了學士時代的那種豪飲,豪飲到需要寶寶媳婦來開車。我們酒喝了不少,但是沒有大醉的感覺,還是那種說不完話的狀態。直到喝到實在喝不下去了,我們結賬離開,又去了一家很豪華的茶樓,在寶寶的媳婦把我們送到茶樓,看到我們還不是那麼醉,只是同學、兄弟想說話,很知趣的告訴我們:她要回家照顧孩子,讓我們喝會兒茶,醒醒酒,然後打車回去。她就離開茶樓回家了。

 

這讓我感覺寶寶的老婆挺好,真的挺好。這種豪飲不醉的感覺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樣,但是我只有在和那些小時候就認識的同學和朋友才會有,工作後和同事從沒有過這感覺。

 

在這個「明珠」城市也甚為豪華的茶樓裡,在我和寶寶喝著極品大紅袍,說起了上學時代,說起了這些年的遇到的人,遇到的事。直到這次,我才弄清楚了寶寶這些年在這個城市究竟經歷什麼樣的人生歷程,也是在和寶寶的談話中,我的這位師兄,讓我茅塞頓開。

 

當年,寶寶畢業和麗麗來到「明珠」,對於寶寶來說,這是一個大都市,大的他很頭暈。寶寶在這裡沒有關係,沒有人脈,甚至除了麗麗之外,連個同學,朋友都沒有,就是這樣,寶寶開始他的第一份工作。

 

寶寶當來到這裡才發現,對懷裡僅有一個碩士學位、一本司法證的他來講,找份工作是如何的不容易。寶寶在經歷三個月的簡歷快遞員的奮鬥後,找到了一個律師事務所的實習律師的工作,寶寶和麗麗好好的喝了一頓,以為幸福生活就如此開始了。

 

可是現實不是那時候的寶寶能明瞭的,一個小律師事務所,一個更小的實習律師,底薪只有800塊,其他的要靠提成收入來講,完完全全的把寶寶打懵了。在這個全中國的中國人聚集的城市,寶寶知道了自己的渺小,自己的蒼白,自己的無能為力。

 

律師業純粹競爭行業,10%的律師或者律師事務所掙得了這個行業90%的收入,那麼剩下的90%的律師就只有那10%的收入,很遺憾寶寶的律所是小律所,寶寶又是裡面最小的實習律師,可想其發展前景了。寶寶的房租,吃飯,根本不是800就能夠了的,寶寶只好節儉再節儉,節約再節約,住最破的筒子樓,吃弄堂裡最便宜的飯菜。

 

還好,寶寶還有麗麗,寶寶還有愛情。偶爾一個很小很小的小案子讓寶寶的收入多幾百塊錢,帶麗麗買件很便宜的衣服,和麗麗吃頓飯,或者和麗麗去看一場電影,就是寶寶那時候最開心的事。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寶寶和麗麗是研究生畢業,年齡本來就大了,婚姻提上了日程,麗麗的母親一次次和寶寶談話,每一次談話寶寶自己說: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麗麗的母親是小學老師,麗麗的父親是中學老師,沒有多少積蓄,沒有多少社會能力,麗麗的工作就是在一個小公司,做行政。英語專業研究生,英語專業八級畢業,一個月只能三千塊,還好比寶寶多點,但是在八九年前的「明珠」這點薪水還是很可憐。這就是倆人那時候的真實狀態,理想很豐滿,現實骨感的TM嚇人。寶寶面對殘酷的現實,面對和麗麗不斷上長的年齡,面對麗麗媽媽一次次的質問,已經沒有了當初牽著麗麗的手南下「明珠」那份豪氣,手裡就是每月兩千甚至還不到兩千的工資,然後面對的是這個全國最大的城市。

 

寶寶曾經想獲取父母的幫助,但是等到父母來到「明珠」看到寶寶租的房子,看到寶寶的那時候的狀況,自然是心酸,還有一肚子的憋屈。當與麗麗的父母見了面,面對麗麗父母要求的房子,要求的一切一切,寶寶的父母也無奈了幾點,攢了一輩子,不夠寶寶在「明珠」的首付。寶寶工作兩年是任何積蓄都沒有,麗麗家則是男孩子娶妻買房,天經地義。

 

寶寶說:當時的那次父母見面是他人生覺得最羞愧的時刻。寶寶說:

第一、覺得自己讀了研究生,覺得自己工作了兩年,要父母不遠千里來到「明珠」接受麗麗父母的質問,自己真的太羞愧了。

 

第二、即便是父母拿出所有錢,但是按照麗麗媽媽的邏輯。寶寶根本付不了首付,即便付了首付,寶寶是根本沒有還款能力的。

 

第三、寶寶開始反思自己七八年的感情在現實面前,脆弱的就像一張紙。在現實社會的面前隨時都會撕裂。

 

最後、覺得自己上了那麼多年學,畢業了,畢業了,怎麼弄了這麼一個效果?當時寶寶說:真是羞愧窩囊的跳江的心都有!

 

這次家長見面,寶寶父母的意見是回老家,何必在這受罪。麗麗家境一般也就罷了,但是麗麗媽的精明算計,即便寶寶能結婚,將來也夠受的,但是寶寶心理還是捨不下麗麗,還是捨不下自己心裡的那個成功夢。在好言好語下把父母送上火車後,寶寶選擇留下來,但是寶寶留下來,不等於還能留住寶寶的愛情。

 

寶寶和麗麗的矛盾在累積,現實擺在那裡,想結婚?但現實就是一座山,兩個人的能力實在翻越不了,麗麗媽媽的堅持讓麗麗分手,終於動搖了這段維持七八年的的感情。在一個陽光燦然的日子,麗麗告訴寶寶說:太累了,太難了,再也不想看見媽媽流淚,再也想不想聽見麗麗媽媽的大聲指責,分手吧!分手吧!

 

寶寶對我說,當時的寶寶什麼都沒說,因為話沒有用了,因為語言那時候什麼都不是。分手吧!三個字,給七八年的感情畫了一個超級遺憾的句號。寶寶那那個陽光燦然的日子後,在「明珠」徹底成了一個孤家寡人,再也沒人沒事給他發短信,再也沒人來他的出租屋,再也沒人挎著他的胳膊,月末哪怕工資再多點,也沒有那個女孩了。寶寶說:世界空了,心涼了,覺得自己走不動了。

 

然後寶寶說大概在他分手後的一周,接到我第一次去「明珠」想見寶寶,聚一下。那時候寶寶剛交了房租,實在是拿不出錢,請客人吃一頓。寶寶說,當時心情複雜到了極點。覺得跟著自己屁股後面玩了五六年的小師弟來到「明珠」給他電話,他竟然連請客吃飯的錢都沒有!寶寶說:那時候覺得自己廢物,覺得對不起我這個小師弟。反正那時候是萬般滋味在心頭。

 

但是,這些還不是寶寶最壞的結果,七八年前的「明珠」的房價是幾天一個價,自然房租的價格是三不五時就上漲,即便是最破的筒子樓。寶寶當時的那點工資,再扣了吃飯錢,再扣交通費,幾乎房租都承擔不起。本來就孤獨得只剩下影子的寶寶已經夠難了,在房東給寶寶上漲房租的那天,寶寶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怎麼那麼難,怎麼那麼難……

 

寶寶曾經想辭職回老家。當時寶寶牽著麗麗的手,大聲宣佈對父母說要去「明珠」,大聲對父母說著寶寶在追尋愛情的同時也並將收穫一份美好的事業,可是現在的工資收入低,維持生活都有難度,相戀七八年的女友已經離他而去。這些過往字寶寶腦海裡掙扎出現的時候,好像兩個聲音,一直在鬥爭。一個聲音告訴寶寶說:拉到吧,回老家吧,在這裡除了等死,你還有啥?女朋友甩你,自己沒本事賺錢,還不走在這裡困死自己嗎?另外一個聲音則對寶寶說:你是個男人,這樣回家,你還有臉見爸爸媽媽,女友甩你,你就認慫了,你這樣回去,爸爸媽媽會看不起你,麗麗會慶幸分手的選擇,不能走,留下來,不能走!

 

最後,寶寶選擇沒有走。不走,不回老家,但是不代表寶寶就能付得起房租,即便從家裡拿幾個,應付了這三個月,下三個月怎麼辦,找朋友借款,得還啊。一聲歎息之後,寶寶退了租的房子,把能扔都扔了,一個小皮箱裝重要的學歷證書等重要必須物品。一個大皮箱裝著衣服,被褥生活用品,開始了借宿。借宿就是找到朋友打混,混著住,張三家四天,李四家三天,去了打開自己的大皮箱鋪下就睡,人家有事捲起鋪蓋就走,繼續找下個朋友、同事,甚至在單位辦公室,接著加班的名義,不走,在辦公室打地鋪。寶寶說到這些的時候,眼睛是紅的,很紅,我覺得是想哭的那種紅。

 

這樣維持了將近七八個月,寶寶的心理在接受煎熬的同時,也開始一次心靈的反思,既然覺得身為男人,在沒有混好的時候回家無臉見江東父老,但是這樣混,除了鍛煉自己的臉皮厚了不少,心理能力承受的加強之外,還有什麼呢?現實還是一如既往。寶寶最難的時候,曾經給麗麗發了幾次短信,希望麗麗可以幫點忙,找套便宜的房子,或者能借寶寶點錢。但是麗麗只回過一次短信:對不起。又是三個字,寶寶知道了這段感情結束了,那個在月亮底下發誓非寶寶不嫁的女孩子,已經從此在和自己的人生沒有任何瓜葛。這是現實,不接受也得接受。

 

寶寶那時候恨透了自己法學專業,恨透了自己的研究生學歷。寶寶那時候的反思是律師行業太難了,不能這樣繼續了,兩年多的辛苦工作,換來的是父母無奈的眼神,一聲聲的歎氣;換來的是,相戀七八年的女友因為想結婚,自己沒錢而離

 開自己;換來的是連房租都交不起。這一切一切究竟為什麼?

 

寶寶開始了找新的工作,又是一次次的簡歷投遞,寶寶發現自己法學研究生竟然成了牽絆,竟然成了一些單位拒絕的借口,司法證竟然成了邁入別的行業的阻礙。寶寶做了一件我到現在都不太理解的事情,寶寶不再用研究生畢業證去應聘,而是拿著自己的本科畢業證。寶寶找工作最注重的一點,就是提供住宿,因為「明珠」這個中國最大的江畔城市的房租,讓當時的寶寶實在無力負擔。

 

寶寶哥的故事3

幾經努力,幾經煎熬,寶寶找到了一份外貿公司文員的工作。不需要研究生學歷,不需要司法證,本科證就綽綽有餘。寶寶當時最欣慰的是,這家公司有員工宿舍,這讓在外流浪七八個月的寶寶終於可以有個穩定的住所。寶寶從律所辭職來到這個外貿公司,寶寶哥說:沒經歷過,真不知道那時候的心境,言語都無力,那時候身體的勞累不打緊,主要是心理的煎熬,心靈的孤寂,不知道還有沒有明天,剩下的只有死撐,只有死撐,什麼夢想,一切一切那時候就是想找個穩定的住所!太難了……太難了…….

 

外貿公司的寶寶哥,沒有人知道他是研究生,沒有人知道他有司法證。這份可以提供員工住宿的工作,讓寶寶哥終於可以每月有點餘下的錢,終於讓寶寶不再拖著皮箱找下個住的地方,不用再厚著臉皮,不用在心裡滴血。也許沒經歷過得,像我一樣,那只是一個故事。

 

但是那卻是寶寶哥兩年多經歷,真真實實的經歷。我相信寶寶哥的曾經的這段經歷不是個例,現在各大城市也許正有著無數個青年還在拖著皮箱走著另一個城市和寶寶當年同樣的路,心理經受著寶寶當年同樣的心理煎熬過程。。。

 

這一份工作,給了寶寶慰藉,讓寶寶那顆心,終於可以安穩一點點,但是也就是那麼一點點。靠著這份工作寶寶還是彌補不了,麗麗分手的那個傷疤。寶寶哥告訴樓主:剛分手的那一年,想起麗麗,看到曾經和麗麗一起去過的地方,寶寶心裡有種滴血的感覺,真的心口疼……有時候半夜醒來,想起和麗麗一起的校園歲月,想起牽著麗麗的日子,心如刀絞,但是能怎麼樣,怎麼辦?午夜夢迴醒來的時候,煙成了緩解這種心情,緩解這種疼痛  的替代品。說到這裡的時候:寶寶哭了,捂著臉,沒有聲音,眼淚一直掉的那種哭……

 

當聽到寶寶哥的講述的時候:腦海中放佛是一個個鏡頭,在那裡看到一個年輕的男孩子心路歷程。這裡面全是苦水,全是難以承受,全是死撐,全是不得不接受。能說什麼,又該說什麼?那時候在茶樓只能默默的遞給寶寶哥一支煙,一隻點燃的煙……那次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煙怎麼那麼苦,真的,那次煙不知道為什麼那麼苦……

 

寶寶哥緩解了一下情緒後,繼續敘述著他去外貿公司之後的故事。寶寶在進入外貿公司後,因為公司能提供一份住宿,讓他安心,寶寶工作很賣力,很認真,從來不嫌東嫌西,從來沒有半句怨言。

 

也是這份表現引起一個行政主管的注意。這個主管年齡和我差不多,但是確實寶寶哥的領導,隨著和寶寶哥的接觸,這個作為行政主管的女孩子,開始對寶寶哥有了一些好感,當然僅僅是好感。我說實話,寶寶哥當年在學校可是少數「帥鍋」之一,在加上工作的任勞任怨,這樣就和這個行政主管,這個比他小三歲的女孩子有了一些工作之外的交流。在一次寶寶的外貿公司組織旅遊的時候,行政主管和寶寶在閒暇休閒的聊天中得知了,原來寶寶是研究生,原來寶寶有司法證,原來寶寶有律師證!可是弄不明白寶寶為什麼拿著本科生應聘文員工作。也就是從那時開始,這個比寶寶哥年齡小的小主管開始走進寶寶的生活,開始對寶寶有了些小主管權利範圍內的照顧。

 

當然還是那句「人熟就是寶」。在一次談話中,小主管說:寶寶,既然有研究生學歷,既然有司法證,那麼在外貿公司工作,簡直就是埋沒浪費,簡直是寶寶哥傻瓜了……也就是在哪個下午,寶寶第一次對著這個女孩子講了自己的經歷,講了自己的現狀,講了自己的實際情況。也是這次談話給了寶寶人生最大的轉機。就是這個年齡比寶寶哥小的女孩子行政主管,成為了寶寶人生翻盤最大的貴人。

 

隨著一次次的聊天,小主管和寶寶哥開始了單獨吃飯,單獨去星巴克喝咖啡,這時候的寶寶在不用交納房租的時候,能夠請得起最奢侈的地方也就是星巴克了。我承認寶寶是塊金子,要不然怎麼能考上研究生,要不怎麼能在學校就拿出司法證,要不怎麼能通過公務員筆試?慢慢的寶寶哥任勞任怨的工作態度,寶寶哥的言語談吐使得這個小主管開始更照顧寶寶,兩個人也經常私下的見面,吃飯,喝咖啡,去踏青。

 

直到有一天,寶寶哥在員工宿舍接到一個小主管電話,讓他趕緊下來。這次小主管帶來了這樣一個消息:小主管爸爸的一個朋友是一個不錯的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如果寶寶願意的話,可以帶寶寶去見見這個人合夥人。那天寶寶哥跟著小主管去見了這個合夥人,小主管的爸爸的朋友是個「明珠」很有名氣的律師事務所,當然作為合夥人的小主管爸爸的朋友,是可以決定寶寶哥能否進去工作的。

 

就在那天下午小主管爸爸的朋友,也觀察了寶寶,雖然沒有明說,但是話裡話外好像願意接受寶寶來工作的。那天下午小主管說了很多話,其實寶寶知道如果能進去這家律所起碼收入是有大保證了,但是曾經的兩年多艱難,還是讓寶寶有點不捨得捨棄這份外貿公司的工作。

 

就是那天後第二天,小主管租了一個房子,並且付了半年房租,半逼著寶寶哥搬出了員工宿舍。有了住處,寶寶的心踏實了三分之二,然後順理成章去了小主管爸爸朋友的律師事務所,跟著這個朋友重新做起了律師。這次不一樣了,完全不一樣了,好像有助力一樣,因為是小主管的介紹,因為跟著合夥人,因為在一家知名律所,一切,一切好像都開始順利了。

 

寶寶的收入開始增多,寶寶當然倍加珍惜這次機會,工作更加務實,更加任勞任怨。因為辛苦工作,寶寶的工資有時候是翻翻的增長,寶寶和小主管也水到渠成的建立了戀愛關係,也就是寶寶現在的妻子。

 

當寶寶進入這家知名律所後,自己的優秀也慢慢體現,得到了當初用他的律所合夥人的賞識,自己的收入慢慢的開始增加。等到和小主管戀愛了一年的時候,等到去小主管家裡提親的時候,是這位合夥人作為老師,和寶寶一起去提親的。本來就和寶寶的老丈人是朋友,這樣的場景自然是皆大歡喜,當然那時候寶寶提親的時候,寶寶的月收入也過萬了,寶寶覺得自己有資格提親了。作為小主管的父母自然能從作為律所合夥人那裡得知寶寶的人品,寶寶的能力,寶寶的收入,這成了一個皆大歡喜又水到渠成的婚姻。也就是提親在寶寶哥老丈人和岳母正式同意寶寶做女婿的那天,寶寶哥的岳父母竟然還有一套八十平方的房子可以作為寶寶和妻子的新房。

 

一切一切在半年裡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寶寶哥重新進入了自己專業,律師行業,一個「明珠」知名的律師事務所,寶寶有了新女友,寶寶有了月薪過萬的收入,而且竟然女友家裡可以提供一套婚房。這是寶寶在「明珠」的第六年。和妻子的相識,讓寶寶哥命運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和蛻變。

 

結婚後的寶寶哥,有了一個真心愛自己妻子,有了一個關心自己岳父母,寶寶更加在工作努力,更加拚命。因為結婚了,寶寶也真是一個好女婿,寶寶出於對岳父給了自己一個良好的職業,對妻子改變自己的命運感激,反正諸如此類吧。寶寶對自己的妻子那是自然沒的說。我也聽寶寶的妻子說過,這輩子找了寶寶挺好,寶寶這個女婿比她這個女兒對自己父母都好。我知道為什麼。因為寶寶難過,寶寶被拋棄過,孤零零的一個人,因為這個女孩子,給了他一個家,幫助他找了一份好工作,讓他能展現自己,讓寶寶的人生重新找了價值感,或者說重生。

 

寶寶結婚後,寶寶一如既往的努力,因為岳父朋友也是自己律所合夥人的提攜,寶寶開始真的上了軌道,在律師這行業算是這的摸進了門,真的走通了。也許是老天還要補償他,妻子的叔叔是「明珠」外貿局的一個處級幹部,這個叔叔的也希望自己侄女,侄女婿能夠過得好點,當然就通過自己的能力,自己的關係,給寶寶找了大量案源,讓寶寶開始大範圍的接觸到高質量的訴訟案源,這樣寶寶的事業開始飛速發展,進入了良性循環。

 

這樣循環一直到那次,我拜託寶寶哥,幫樓主解決單位的那次訴訟。寶寶這幾年的奮鬥,已經使得寶寶也成了這家律所的合夥人,寶寶的月收入,用我的話說,比我們行長還牛氣。自然有了案源,有了高收入,寶寶在司法界也是越混越開。自然當我找到寶寶哥的時候,寶寶哥已經有能力在他的一畝三分地上解決問題。人生,無法說,無法評價。這就是寶寶的故事。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