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傳的是福音,而福音的開始就是基督的降生。我們傳福音的時候是報好消息,而真正最大的好消息,就是神來到人間。

 

孔子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我要問,你知不知道在歷史中最遠來的客人是誰?就是耶穌基督。從來沒有一個客人,像他從那麼遠的地方來的。所有迎接他的人都是本地的人,只有他是外地來的。人類所有歷史曾經生在世界上的人,都本來是在地上的人,只有基督不是地上的人。

 

《約翰福音》第三章告訴我們

從地上來的是屬於地,從天上來的是超乎萬有之上,就在這一句話裡面,約翰把整個人類與基督做了一個本質完全相異的區隔。我可不可以把耶穌跟所有的人類等量齊觀呢?不能,我可以不可以把他們當作同出於一源?不能。因為從地上來的是屬於地,從天上來的是在萬有之上。從地上來的講地上的話,從天上來的講天上的話,單單從言語做一個分別,你就可以很明顯的,你可以很清楚的認出來,基督所講的話不是人可以用人的思想,用人的文化,人的生命所講出來的話,因為這是完全不一樣的。

 

如果有一個人,你問他:「你哪裡來的?」他說:「我是法國來的。」「你為什麼從法國來?」「我是法國政府派我到台北來作法國的特使」「哦,你是法國政府派來的。請問你講什麼話?」他說:「我講福建話。」你問他說:「你會不會講法文?」他說:「什麼叫法文?」你就知道這個是騙子。因為法國政府派來的講台灣話,不會講法文,你就皺起眉頭來:「你在講什麼?我不知道你在講什麼!」這裡有一個「你從哪裡來的,你應當講哪一種話」的這種特質,這一種的特性是不可隔開的。所以我們從語言的本質,從言語的內涵,意義,你可以知道他的本源是哪裡。

 

為什麼說耶穌是從天上來的?

因為他講的是天上的話。從來沒有人講話像耶穌。當那些用錢收買人去抓拿耶穌的人問差役:「為什麼沒有把他抓回來?」差役講了一句很特殊的話:「從來沒有人講話像他的。」(參:約7:45-46

 

有一個英國蘇格蘭大文學家湯瑪斯‧卡萊爾(Thomas Carlyle, 1795-1881),法國大文學家與哲學家的孔德(Auguste Comte, 1798-1857)有一天前去訪問他。孔德是社會學家的先祖。他十四歲的時候宣佈獨立,人家說:「你為什麼宣佈獨立?」他說:「從今天開始,我宣佈我是一個獨立的人士,不再受宗教,更不受基督教的捆綁。」這句話一出他的口,馬上引起大家對他的注意。他把歷史分成三個階段--人從神話系統到形上學系統,到最後進到實證論系統的時候,人就靠著科學解釋宇宙萬象,明白人生的使命,所以人就不需要宗教了,也可以不需要那些形上學的東西。

 

他跑去蘇格蘭,見蘇格蘭大作家湯瑪斯‧卡萊爾。為什麼要去蘇格蘭找這個人呢?因為《法國大革命》(The French Revolution: A History)這本舉世無雙、偉大的歷史書,竟然不是法國人寫的,是那個蘇格蘭的文學家寫的。這個蘇格蘭的文學家為了研究法國大革命,他收了超過萬卷的記錄,然後把這些東西慢慢分析,有條不紊的歸納出一個系統,按照時代把法國歷史的整個日程表把它編出來。當湯瑪斯‧卡萊爾把這些東西收集完成之後,有一天他不在,他新來的僕人把這些東西都燒掉了,這是歷史上很大的損失。但是這個百折不撓的學者,他重新再來,結果花了二十七、八年的時間,才把《法國大革命》這本歷史鉅著編輯成功。這個法國人對這樣明白法國歷史,花這樣的代價寫法國革命的作者非常景仰與尊重,所以去找他。

 

在他們談話中,孔德突然講一句:「湯瑪斯‧卡萊爾先生,我要創立一個新的宗教,這個宗教叫作人文的宗教。」湯瑪斯‧卡萊爾很有興趣,他說:「那麼,你創立的宗教是怎樣的宗教?」他說:「我創立的宗教要除去所有迷信的成份,除去神話的系統,除去超自然的部份。」「那麼,如果你把這些東西除掉,你的宗教還有什麼呢?」「我就留下人有良心,有道德責任,人的社會要講和平,人知道有宇宙的創造,但是不需要信那些煩瑣的,超自然的,那些跟現實沒有關係的事情。」

 

他講完這句話以後,湯瑪斯‧卡萊爾聽了以後,心裡有一些的感觸,所以他說:「你要做的事情,我恭祝你可以成功。但是我盼望你聽下面幾句話,如果你要建立這麼大的一個宗教,人人都可以接受,特別是知識份子可以接受的宗教,有神的創造,有人的良心,有道德的社會,這是很偉大的。至少你要把三件事做成功,你這個宗教才有盼望。」孔德就問他說:「你說的三件事是什麼呢?」

 

湯瑪斯‧卡萊爾回答說:「第一、你要講一些從來沒有人講過的話。第二、你要做一些從來沒有人做過的事情。」他點點頭:「我要創新,我一定要有創意,有創作的能力。我能不能講一些從來沒有人講過的話呢?我能不能做一些從來沒有人做過的事情?第三是什麼呢?」湯瑪斯‧卡萊爾竟然講出一句話:「你要向人家宣佈你什麼時候死,而且第三天從死裡復活。如果這三件事你都做到了,你的宗教很可能會成功。」

 

湯瑪斯‧卡萊爾經過一生一世去思考、細察耶穌,然後作出結論:「耶穌講的話在歷史中,從來沒有別人能講;耶穌做的一些事情,在他之前從來沒有人能做;他是唯一預言自己的死期,以及三天後他要復活。」「從來沒有人像他這樣講話」這一句話第一次出現是在《約翰福音》第七章,經過一千八百多年後,這位蘇格蘭人又再講同樣的話。

 

耶穌說:「你們到普天下去傳福音,使萬民作我的門徒。我吩咐你們的,你都教導他們遵守。如果你們做這件事,我就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9-20)這句話看起來很簡單,不必查字典,每個字都懂。但是,這句話誰敢講?孔子有沒有講:「你們聽我的話,到全世界去宣揚孔教,我就一直跟你在一起。」這個孔子沒有講過。釋迦牟尼有沒有講:「你到普天下去宏揚佛法,那我就一直跟你在一起,一直跟你在一起直到世界末了。」沒有。蘇格拉底沒有講,孔子沒有講,釋迦牟尼沒有講,瑣羅亞斯德沒有講。沒有一個人講過,沒有一個人敢講,沒有一個人可以講,沒有一個人有資格講,沒有一個人曾經講過,沒有一個人曾經想像過有這種可能性。

 

為什麼這句話從耶穌的口出來呢?因為他是神,他是永恆者。所以永恆者講出的話,就有永恆的記號。暫時的人,不能出永恆不朽之言。如果耶穌基督不是照著聖經《約翰福音》第三章所講的是從天上來的,那我要問:他從哪裡來?如果他從人間來的,他講的就是人間的言語。如果他是從人性出來的人,他講的是人性侷限的話語。但,他是神。

 

所以我今天對你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我最歡喜,因為這個人客不是從世界某一個地區來的,他是從天的那邊、永恆的世界到世界上來。所以,耶穌在《約翰福音》十六章二十八節說:「我從父出來,到了世界;我又離開世界,往父那裡去。」這句話是沒有任何一個宗教領袖曾經講過的。這句話也是沒有任何一個宗教創辦人可以講出來的。因為這句話的本身,是交待他的出處。

 

如果你追問蘇格拉底、孔子、亞里斯多德、柏拉圖、穆罕默德、釋迦牟尼:「你從哪裡來的?」他們只能告訴你:「我從媽媽那裡來的。」那就是他的出處,沒有第二句話可以講。但耶穌基督他很清楚的對他的母親講過一句,從我們東方倫理學的角度來看,是沒有禮貌的話:「母親,我與妳有什麼關係呢?我不過是神藉著妳的胎懷孕把我生出來。豈不知我應當以我父的事為念嗎?」他的父不是約瑟,他的父是創造天地的主。「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參:路10:21

 

 

(擷取自唐崇榮牧師2012年台北聖誕佈道會講道內文,未經講員過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