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切切的想見你們,要把些屬靈的恩賜分給你們,使你們可以堅固。這樣,我在你們中間,因你與我彼此的信心,就可以同得安慰。」(羅馬書11112)

唐崇榮牧師愛神羊群的心,像保羅,是透過他的腳蹤,顯明這的的確確是真實的。牧師來台北前一天,一天以內連講四場道,年輕傳道人的體力與精神都不一定能負荷,何況是年邁又開過心臟大手術的唐牧師。昨天中午從新加坡飛往台北,印尼歸正福音教會的執事,帶著全體教會會友的信託,陪伴著老牧師前往新加坡、台北,探望其他城市的聖徒。在諾大的機場,老牧師實在體弱走不動了,執事趕緊推來輪椅,推著牧師往登機門前去。登上飛機,只能平躺,因為體力早已不若14年前巡迴五城市的盛況。入關後到出境大廳,往往只能緩步前行。

昨天一上台,唐牧師帶著前所未有的倦容,強打起精神,講了足足一個鐘頭以上,雖聲音沙啞,但精神不減。講了30分鐘羅馬書的背景,進入主題前與會眾再次懇求上帝的恩典,使他能將神的道闡明。當牧師講到「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每每只要一提到「福音」與「對靈魂的虧欠感」,年邁的唐牧師就會用盡他全身的力氣,大聲呼喊!要會眾聽進耳,更進心坎去。在會堂激盪的聲響,彷彿是從天上來的聲音,再再提醒弟兄姊妹:「不要忘記老牧師的叮囑!」。

 師緩步登上台階後,會眾鼓掌歡迎唐牧師,唐牧師舉手示意「停止」。唐牧師最愛在講道後與弟兄姊妹數算神的恩典,唱「榮耀歸主名、榮耀歸主名,主寶貝血將我罪洗清,榮耀歸主名」。保羅在寫給羅馬大城書信的結尾,他是這麼說的:「願榮耀因耶穌基督歸與獨一全智的神,直到永遠。阿們!」

 「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羅馬書1:14

 昨晚唐牧師分享羅馬書一章14節「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時,講到希利尼人有三種人生觀,第一種:唯樂派,人生的意義是要尋找快樂;第二種,唯善派,人生的目的是至善;第三種,懷疑派,「人生有意義嗎?」

 羅馬書告訴我們不論你已有了怎樣的人生觀,不論是伊比鳩魯派的唯樂價值觀,或是斯多亞派的唯善人生觀,或是什麼都懷疑卻從不懷疑自己的懷疑的懷疑論主張者,無論是高級知識份子或販夫走卒都需要耶穌基督,因基督就是這本聖經告訴人所需要的真正的好消息,是從上帝而來給予人永恆不變的福音。

 基督徒的福音債-論希利尼人三種人生觀  唐崇榮牧師「保羅講一句我要特別解釋的話,「希利尼人,我欠他們的債」。希利尼人是誰?希利尼人是不是希臘人?希利尼人跟希臘人不同的地方在哪裡?希臘人是本土,希利尼比較外圍,希臘人在雅典四周的地方,但希利尼就包括了馬其頓,包括土耳其的西部,包括愛琴海的海島,所以Hellenistic(希利尼)跟Greece(希臘)是不一樣的。Hellenistic可以被解釋為pan-Greek(泛希臘)。好像Manila(馬尼拉)是一個城市,大概五百萬人口,但Great Manila(大馬尼拉)就有一千多萬人口。重慶有七百萬人口,泛重慶有三千萬人口。雅加達有九百萬人口,但整個四周圍加起來有兩千多萬人口。希臘也是如此,希臘的本土是學術最高的,是教育最普遍的,但泛希臘是四周被包在裡面,受希臘影響的一大片的土地。

 那麼,希臘本土的文化是什麼時候?是主前六百到主前四百年,到泛希臘的時候,就從主前四百年到主後四百年,所以希臘正統古典文化到亞里斯多德差不多結束了,最高的三個人就是蘇格拉底、亞里斯多德跟柏拉圖。但是泛希臘就不是這樣簡單,因為許多的文化已經開展出去了,結果泛希臘就跟古希臘正統的古典文化不一樣。正統的、古典的希臘文化很注重天文學,還有政治學,還有物質學,所有最正宗的學問他們都研究了。但到了泛希臘的時代,很注重「人生哲學」。

 「人生哲學」就分成三大派,第一派叫做Epicureanism,就是保羅在雅典跟以彼古羅的學士討論的那一派。Epicureanism的鼻祖叫做Epicurus,這個人是過一個很簡單的生活,他喝的就是清水、吃的就是麵包,穿的是簡單的衣服。人家問他說:「為什麼這麼簡單?」他說:「人生越複雜,越多煩惱;人生越簡單,就越快樂。」「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人生的目的是尋求快樂嗎?」他說:「是啊,我們要快樂就是要過簡單的生活,這是人生的智慧。你越麻煩、越複雜,以後你越多頭痛。而且如果你能夠過一個快樂的生活,你人生就很輕鬆。怎麼樣才能真正輕鬆?你要與大自然和諧,你要與鄰居和諧,你要與自己和諧,你要與所有的人和諧。 Living in a harmony (that) is a secret of happiness(我們能夠過很和諧的生活,這是我們生命的秘訣)。與自然和諧、與人和諧、與自己和諧,這就是快樂的根源」。

 所以很多人想,「這樣,我這個人生這麼不快樂,我要去找他」,所以跑到以彼古羅面前來的人,他們就把他叫做一個名稱,叫做「救主」,這個希臘文叫作σωτηρία ,我們講救恩論,Soteriology,就從這個字來的。當然從基督教的聖經來看,只有耶穌基督才是救主,所以他是當時第一個建立心理治療所的一個哲學家。「你苦苦悶悶為什麼呢?」「因為我跟我的媳婦常常吵。」「你們吵什麼呢?」「因為媳婦佔有我的孩子,我不甘願。」「做人不要這樣,兒子大了娶媳婦,是他的,不是你的。」他就給他解釋、給他解釋。這個是歷史上第一次心理諮商(psychological counseling),心理治療是從那裡開始的,所以人家叫他救主,那麼他的生活就快樂、快樂。

 後來這一派傳來傳去,越傳越亂。有的人說:「既然人生()找快樂,我要去找女人才快樂,我只要放縱情慾、荒宴醉酒才快樂。」所以這Epicureanism變成一個用物質跟邪慾充實的快樂,就變質了。但是這是一種人生的代表:做人需要快樂。保羅說,「()希利尼人的這一派,我欠他們的債」。

 希利尼的第二派是什麼?叫做Stoic(斯多亞派),Stoic是從StoaStoa Poikile)這個字來的。Stoa是一個走廊,在那走廊下面常常有哲學家辯論做人要怎樣才有意思。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叫做Zeno,他說,「人要快樂,不是清心寡欲就可以了。人要快樂需要有行善、建立功勞,一定要論道德。你做人照規矩,你幫助貧窮的人,你修身養性,你做人有道德標準,你要把好的、不好的分開來。」那麼這個斯多亞派的人他們說戰爭是不對的,所以提倡世界和平,這樣說來,男女要平等,不可用男人的暴力欺負女人,凡是欺負女人的,本身就是弱者,而且是邪惡的,因為你以壯欺弱,你是不知羞恥。

 當你打仗得勝以後,你把仇敵抓來的時候,你不可以把他當作奴隸。古代的社會戰敗的女子就被搶去作他們的僕人,戰敗的男人就綁起來被販賣作人家庭的奴隸。所以很多有錢的人到市場去,他說我的家需要幾個粗壯的男人作我的僕人,那些肌肉最大的就賣得最貴。許多很有錢的人已經厭煩自己的妻子,就在市場上去買女人。這些奴隸要脫光衣服給人家看,哪一個胸圍特別好看,哪一個肌肉特別幼嫩的,就可以賣貴一點,又老又醜的就不值錢了。所以奴隸市場在古希臘的社會、古羅馬的社會裡面就變成一個風氣。斯多亞派的人說:「不可以的,不可以把俘虜當作奴隸,不可以用人的生命賣金錢,也不可以對在監牢裡的人行殘暴的動作,所以他訂了很多很多的道德規條,你照著這些道德規條,你好好做人,你修身養性,你才會過快樂的生活。」這是第二種的人生哲學。

 所以以彼古羅派,還有斯多亞派,他們做人有他們的規格,有他們的理論,有他們的價值觀,有他們行事的風格,所以這些人就很滿足自己。所以我告訴你,主耶穌以前四百年到主耶穌以後四百年那八個世紀裡面,最難信耶穌的就是斯多亞派的人,因為基督徒傳福音給他們的時候:「我們在主裡,為主、為奴,是合而為一的;在基督裡,是男、是女,是平等的。」他們說:「你不必傳,我們早就懂了。」所以西方的斯多亞派跟中國人的孔子的思想的那些人是一樣的,他們感到:我們是憑良心做事的,我們是有道德的人,所以我們為什麼還要相信你們的耶穌呢?所以,以彼古羅派跟斯多亞派他們自滿自足,他們要追求的快樂,你們信耶穌的不一定有,他們說:「你們有的道德,我們也有。」所以你注意,保羅講這一句話的意思是什麼?「無論你的人生哲學是什麼,你還是需要耶穌。你以為你有道德嗎?你需要基督。你以為你這樣就快樂嗎?你的快樂是假的、是暫時的,你需要基督的永生。」

 除了這兩派以外,還有一派叫做Skepticism,懷疑派的人。懷疑派的人有另外一種哲學,就是「我的看法跟你的看法一定不一樣的,所以你要堅守你的看法是你的自由,我對你的定義常常懷疑。你也可以懷疑我,我自己有自己的看法」。所以這三派,就是快樂派、行善派、懷疑派,就變成當時比較有知識的社會的三種人生哲學。

 保羅說:「這些人我也欠他們的債。」所以我讀這段聖經的時候,我非常佩服保羅。保羅講這些話的意思是什麼?我已經預備好了面對社會上各種人的需要,把福音傳給他。你多聰明,我可以應付你;你是笨的社會,我還是愛你;你是野蠻人、專講武力的,我還是要把福音傳給你;你希利尼文化不同人生哲學的複雜社會,我都可以應付你。我讀這節聖經,我非常佩服。

 (本文即該講道節錄,未經講員過目)

 羅馬書116:「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唐崇榮牧師將此段經文分三個主題傳講:

 1.我不以福音為恥

 2.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

 3.要就一切相信的

  「我不以福音為恥」 唐崇榮牧師

 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他知道每次傳福音,可能受羞辱;每次傳福音,人會抵擋他。但是他已經學會了,為了愛人,為了救人,為了幫助人明白上帝的道,就算受羞辱他也甘願。

 人要反對你,還是傳福音。人要誤會你,還是傳福音。這種基督徒在哪裡呢?

 從前我的家人不是信主的,我家裡有三個長輩是以孝順出名的,出名到這事傳到北京王宮裡,皇帝賜下一個匾額,放在我們大堂的房子,叫做「三孝堂」。唐家出了三個孝子,名震四海。小的時候我看見大廳裡那塊皇帝賜下的匾額。像這樣的家庭,是不是很驕傲,很堂皇,很體面呢?我的家族就感到我們不需要信上帝。

 有一天,我一個哥哥病了二十八天不能好,一直發高熱,我媽媽想這個孩子一定活不了,就到處求神拜佛、遍尋名醫。從前廈門有一家最重要的藥局是我祖父開的,但什麼藥都醫不好他。有一個基督徒常來我家傳福音,媽媽發脾氣把那個人趕走了,「你不必來。你有你的教,我有我的教。你拜天父,我拜天公。你拜洋教,我拜中國教。你拜神,我拜祖宗。我們各人有各人的,不必再來了。」就把她趕走。她再來!媽媽生氣,大聲說:「不要來啦!我沒有時間。」你沒有時間?人家到你家請你信耶穌,她太多時間是嗎?她也要工作,也要吃飯的,但因為她有愛心,看你還沒有信主,勸你信主。

 我哥哥病了28天,這個病醫生醫不好,後來跑到廟裡也不能好。廟說你要拜四十八張桌子,求神拜佛才能好。我們的房子有十多個房間,但家裡有四十八張桌子的,請舉手我看看。我媽媽沒有辦法。結果,那個人再來。我媽媽就扒一個不癢的頭,「世界有這樣的人哦!給人家趕了又再來。誰知剛好需要嘛,好了給你機會禱告看看,看看你的神靈不靈。」孩子好了,就是「靈」,孩子不好就是「零」。那個人就來禱告了「……」,我媽媽就跟著閉眼睛。那個老太婆一直念、一直念,我母親兩次開眼睛,看見她眼睛還閉著,就快快再閉上,免得得罪神明。禱告以後,媽媽連聲說「謝謝!謝謝!」那個老太婆回去的當天晚上,這個孩子就好了。有時我們禱告病會好,有時候不會好,神有主權要不要醫治你。那次,神的憐憫來到,我母親就帶孩子們去做禮拜了。

 為什麼講這個故事呢?「不以福音為恥」,有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你自己知道福音的榮耀,福音的寶貴。第二個意思,當人羞辱你的時候,你願意承當,因為你不以福音為恥。

在羅馬帝國的時候,被釘十字架是最羞辱的刑罰,把人格降低到不如禽獸一般對待。中國人從前有個四馬分屍,殘忍的不得了。這樣殘忍對待人的暴行,比起十字架來,又不一樣了。一個人被掛在那裡,很可能是赤身露體的掛著。讓全城的人可以去看他,下面的人可以吐口水在他身上。恨他的人可以報仇,用石頭丟他,用沙放在他的臉上。他們可以大罵他,咒詛他,鞭打他,反正你兩手兩腳都被釘,沒有辦法報復的。那些強盜被抓到的時候,羅馬政府就用這個辦法把他們釘死。

當耶穌十多歲的時候,拿撒勒城曾經有一次集體背叛羅馬帝國。被抓去被釘十字架的人有一百多人同時釘,在哪裡釘的?在進到拿撒勒城的路上,一個一個像電燈杆一樣排著一百多個。我相信耶穌少年時期曾經看見這一幕,我相信他知道被釘十字架是怎麼樣的。這是最淒慘的,最無人道的,最殘忍的,最不忍賭的,最侮辱性的刑罰。雖然如此,耶穌到世界上來,他選擇讓人這樣侮辱他,來代替你、代替我死在十字架上。

 親愛的朋友,親愛的弟兄姊妹,沒有愛比這個更大的。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淒慘的死,捨命流血,成為你我的贖罪祭,使我可以與神和好。這是最羞恥的事情,羅馬人絕對不會把羅馬籍的公民這樣審判,羅馬公民不可這樣被侮辱的。如果羅馬公民反對羅馬的帝王怎麼辦呢?他們定罪以後最有可能就是砍頭算了。羅馬公民有特權,是外族的人不可以享有的。所以在歷史上給我們看到保羅被砍頭,彼得被釘十字架,因為保羅是羅馬籍的公民,而彼得沒有。

 當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的時候,羅馬的巡撫彼拉多自己承認,他三次查不出耶穌有什麼罪。彼拉多知道耶穌基督是沒有犯罪的,但是他突然看見他的政治地位會動搖,他私人的寶座會掉下來。他在猶太地管這些以色列人是不容易的,因為群眾的力量決定把耶穌基督釘死,「我怎麼可以不順民意呢?我不可以為一個人而丟我的飯碗,我不可以為真理,為保護一個人來放棄我的統治地位。」今天的政治家為了鞏固自己隨便玩弄別人,為了堅固自己的地位把人放在監牢。彼拉多釘死耶穌,釋放巴拉巴。這是這個世界顛倒是非最好的一個例子。

 被釘十字架是最羞恥的,羞恥的不得了。如果人家問「你爸爸怎麼死的?」「我爸爸是為羅馬帝國戰死的。」「哇,你是英雄的孩子,你是烈士的後代。」「你的爸爸怎麼死的?」「我的爸爸是病死的。」「啊,你的爸爸是自然的兒子。」「你的爸爸怎麼死的?」「是跟人家打架打死的。」「哇,你的爸爸是路上的流氓。」「你的爸爸怎麼死的?」「我的爸爸是釘十字架死的。」「你是受輕看該死的外族。」十字架,永遠是羞恥的,所以應當這樣唱,「十字架,十字架,最羞恥的刑具。」但是基督徒觀念改過來,「十字架,十字架,永是什麼?」「我的榮耀。」感謝上帝。你一直唱那首歌的時候,你想清楚,你有沒有搞錯?你有沒有唱錯?「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怎麼可以這樣呢?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這一首歌,是保羅講這一句話以後一千八百多年,一個瞎眼的女人寫出來的。這個女人名叫什麼?叫做芬妮(Fanny Crosby1820-1915)。芬妮小的時候犯病,醫生打錯針,結果瞎眼。很好看的女孩子,就永遠瞎眼,瞎眼八十多年,到她九十多歲才死,沒有辦法再看人,沒有辦法再讀書。人以為她變成殘廢、沒有用的人。不是的!她在上帝的愛下面長大成人,後來思念主的恩,就寫下聖靈感動她的詩歌。「親近主」,她寫的;「安穩在耶穌的手中」,她寫的;「永不灰心」,她寫的;「靠近十架」,她寫的;「耶穌耶穌垂聽我禱告,你怎麼樣聽別人的禱告,你也聽我的禱告。」,她寫的。這麼多偉大的詩歌,怎麼是這樣的人寫的?你知道她寫了多少詩歌?她寫差不多8000首的聖詩,幾乎每一年一百首,這樣她八十年裡面寫了八千首。

 這樣偉大的聖人,人家問她說:「你恨那個醫生嗎?把你醫成瞎子。」她說:「不!我從來沒有怪上帝為什麼讓我瞎眼。我從來沒有怪那個醫生,因為人人都會做錯。因耶穌的愛充滿我,我的喜樂滿足。我以後要見主,我也要見那個醫生。」這一個女人在一千九百年以後,寫一首詩歌是根據這節聖經。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芬妮唱:「十字架,十字架,永遠是我的榮耀。」(內文編錄自唐崇榮牧師羅馬書講道文字記錄,未經講員過目)

  【最榮耀的事情】 唐崇榮牧師

 我深深感覺到那些愛傳福音的人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如果有青年人真正愛傳福音,真正為佈道活在世界上的,我會很珍惜這樣的青年人,因為我從年輕的時候,就是這樣獻身的人。

 親愛的弟兄姊妹,那些傳福音、報好消息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世界上的聖民,是極其可愛,他們又美又善。那聖民中為福音獻上自己做傳道、佈道的人,你應當更加愛他,因為這就是神在地上所看重、選中,特別要重用的人。今天我們看見教會裡做牧師的人很多,做佈道家的人很少。做神學家的很多,在街頭佈道的人少。為什麼?因為神學家的榮耀、牧師安穩的生活,遠遠超過做佈道家在街頭或在巷尾,在個人或在群眾面前,講一些令人討厭的話語。那種生活毫無把握,毫無安穩,毫無生活保障。我們以為佈道家是很榮耀的事情,等到你自己做佈道工作的時候,你知道這是很艱鉅的工作。

 佈道是很可怕的,佈道是很危險的。我不奇怪很多傳道人不願意做佈道家,他們常常用一句話解釋自己:我沒有佈道的恩賜。我願上帝赦免講這種話的人。佈道需要恩賜嗎?是。但是佈道不是用恩賜作為你順服與⋯⋯不順服的真正基本的理由。佈道是每一個基督徒都應當執行上帝的命令。神要全體基督徒佈道!神要每一個事奉主的人都傳福音,「你們到普天下去傳福音」,這是聖經的話。上帝沒有說:「沒有恩賜的,你不必去。有恩賜的,你才去。」你怎麼知道你沒有恩賜?你根本沒有開口,沒有向人講,但當你一開口向人講,發現當場被人拒絕,被人輕看,被人冷眼看待,發現這是很艱難度日的一個時刻,你就說:「我是沒有恩賜的。」

 我問你:「誰是有恩賜的?」我是一個很害羞的人,從小很自卑感的人。有的人以為唐牧師這樣講道,滔滔不絕的口才,這樣勇敢的紳士,這樣氣派的講話,一定是一個很勇敢,很大膽的一個人。我不是。我三歲沒有父親,我從小過貧窮的生活。我十五歲開始,沒有人給我一塊錢,我自己幹活,我自己找錢,我自己付學費,我自己付錢吃飯。從十五歲開始,我孤身奮鬥直到今天。我是一個很自卑感的人。我小的時候,問媽媽說:「為什麼別人可以買那個玩具,我沒有買?」媽媽說:「你不可買。」我說:「為什麼別人可以買,我不可以買?為什麼別人穿的衣服比我好,我不是那種衣服?」我的母親一句話:「你不必講,因為他們有父親,你沒有父親。」

 一個孩子聽這句話,可以接受嗎?我只能接受,因為我是三歲沒有父親的人,我注定過貧窮的生活。但我母親說:「口袋空空不要緊,心裡空空就危險了。你的口袋可以空,你的心志要充滿。你要一生奮鬥做一個有用的人,因為上帝不輕看窮乏的人,他使窮乏的人坐在王子的旁邊。上帝不輕看孤兒寡婦,我們在貧窮中間度日,我們靠著上帝,以信心剛強跟隨主,來過一個得勝的生活。」

 我是一個很自卑感的人,我是一個很怕羞的人,但是當神的呼召、感動臨到我,神的能力在我身上運行的時候,我知道我站在眾人面前講話不是代表自己,我是代表那位大能的上帝,我應當勇敢!所以直到今天,當我傳講信息的時候,我是膽子比別人更大的人。但我要做一些決定,為自己的權利講話的時候,我的膽子還是很小,因為我知道我是一無所有的人,是神的恩典在我的身上。

 

 

 

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保羅是一個堂堂皇皇的羅馬公民,在羅馬帝國具有特殊地位的人。當他講話的時候,他比別人更有聲望,更有份量,更有身分,因為他不是一個亡國奴,他是一個羅馬公民。但是保羅也知道他身體裡流著是猶太人的血,而猶太人是從埃及的地方、為奴之地被拯救出來,因著上帝的憐憫,在遊牧民族中,依靠上帝存活下來,世界上的餘種。保羅在這種非常矛盾的身分中,他知道他應當怎麼做。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是很羞恥的,這福音是人看不起的,這福音裡面所講的耶穌基督乃是一個被人丟棄,被人誤會,被人毀謗,被人用假見證陷害,被人釘在十字架上,被人用錯誤的定罪方案,被殺在各各他山上的一個人。這樣的耶穌基督,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

 

 

 

什麼是福音?福音就是「好消息」,福音希臘文是ευαγγελιον,是單數,the only good news,真正的好消息只有一個。福音是唯一的一個好消息,無論對希利尼人,無論對化外人,無論對聰明人,無論對愚拙人,無論對東方,無論對西方,所有的人種所需要的好消息,只有一個。這個好消息一定要傳開,一定要傳福音!因為神是為人類預備這個好消息。這個好消息是什麼?基督為我們的罪死了,為我們的罪打勝了撒旦,為我們的罪,使我們死裡復活了。隱藏在基督的死與復活裡所帶出來的拯救的能力,這個叫好消息,這個叫做福音。

 

 

 

親愛的弟兄,你們愛做生意嗎?你們愛賺錢嗎?你們愛做軍官打仗嗎?你們喜歡做不同的事業嗎?為什麼你不想做一個拯救人的人?今天有很多的事業,很多的行業可以給你去選,為什麼你不選做救人的呢?這是最榮耀的事情。你無論什麼行業,你都不是救人,你都在使自己發財。你選的學業,是比較容易找錢的。你讀的書,是比較容易找到高職位、高薪的。你今天為你人生定下了怎麼樣的目的呢?有了怎麼樣的計畫呢?你為你人生活在世上只有幾十年,你盼望做到的是什麼?你盼望從哪邊挖人家的財富,成為你自己的產業?你挖別人一切的利益,肥己?或者你在上帝面前,你說:「我願意捨己,成為幫助人,拯救人,把福音傳給別人的人。」

 

 

 

我很奇怪,為什麼今天這麼多的青年人,沒有好好考慮把救人的靈魂當作他可能選擇的一條路。如果有一天,我有可能再變成青年人,你問我:「唐牧師,人生再來一次,你要做什麼?」我說:「完全一樣,照樣奉獻做傳道。」我十七歲奉獻做傳道,今天我七十四歲半,沒有一秒鐘我懊悔奉獻做傳道,因為我知道這條路太美了!這是一個拯救人的路,是使人止住罪惡,使人接受基督,使人享受上帝的救恩,有赦罪的喜樂,永世的平安,永遠的福音的一條路。

 

 

 

(內容摘錄自2014521於台北第三場講道,未經講員過目)

 

 

 

劉崇右傳道見證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是很羞恥的,這福音是人看不起的,這福音裡面所講的耶穌基督乃是一個被人丟棄,被人誤會,被人毀謗,被人用假見證陷害,被人釘在十字架上,被人用錯誤的定罪方案,被殺在各各他山上的一個人。這樣的耶穌基督,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

 

 

 

什麼是福音?福音就是「好消息」,福音希臘文是ευαγγελιον,是單數,the only good news,真正的好消息只有一個。福音是唯一的一個好消息,無論對希利尼人,無論對化外人,無論對聰明人,無論對愚拙人,無論對東方,無論對西方,所有的人種所需要的好消息,只有一個。這個好消息一定要傳開,一定要傳福音!因為神是為人類預備這個好消息。這個好消息是什麼?基督為我們的罪死了,為我們的罪打勝了撒旦,為我們的罪,使我們死裡復活了。隱藏在基督的死與復活裡所帶出來的拯救的能力,這個叫好消息,這個叫做福音。

 

 

 

(摘錄內容未經講員過目)

「我切切的想見你們,要把些屬靈的恩賜分給你們,使你們可以堅固。這樣,我在你們中間,因你與我彼此的信心,就可以同得安慰。」(羅馬書11112)

 

唐崇榮牧師愛神羊群的心,像保羅,是透過他的腳蹤,顯明這的的確確是真實的。牧師來台北前一天,一天以內連講四場道,年輕傳道人的體力與精神都不一定能負荷,何況是年邁又開過心臟大手術的唐牧師。昨天中午從新加坡飛往台北,印尼歸正福音教會的執事,帶著全體教會會友的信託,陪伴著老牧師前往新加坡、台北,探望其他城市的聖徒。在諾大的機場,老牧師實在體弱走不動了,執事趕緊推來輪椅,推著牧師往登機門前去。登上飛機,只能平躺,因為體力早已不若14年前巡迴五城市的盛況。入關後到出境大廳,往往只能緩步前行。

 

昨天一上台,唐牧師帶著前所未有的倦容,強打起精神,講了足足一個鐘頭以上,雖聲音沙啞,但精神不減。講了30分鐘羅馬書的背景,進入主題前與會眾再次懇求上帝的恩典,使他能將神的道闡明。當牧師講到「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每每只要一提到「福音」與「對靈魂的虧欠感」,年邁的唐牧師就會用盡他全身的力氣,大聲呼喊!要會眾聽進耳,更進心坎去。在會堂激盪的聲響,彷彿是從天上來的聲音,再再提醒弟兄姊妹:「不要忘記老牧師的叮囑!」。

 

唐牧師緩步登上台階後,會眾鼓掌歡迎唐牧師,唐牧師舉手示意「停止」。唐牧師最愛在講道後與弟兄姊妹數算神的恩典,唱「榮耀歸主名、榮耀歸主名,主寶貝血將我罪洗清,榮耀歸主名」。保羅在寫給羅馬大城書信的結尾,他是這麼說的:「願榮耀因耶穌基督歸與獨一全智的神,直到永遠。阿們!」

 

阿門!

 

「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羅馬書1:14

昨晚唐牧師分享羅馬書一章14節「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時,講到希利尼人有三種人生觀,第一種:唯樂派,人生的意義是要尋找快樂;第二種,唯善派,人生的目的是至善;第三種,懷疑派,「人生有意義嗎?」

 

羅馬書告訴我們不論你已有了怎樣的人生觀,不論是伊比鳩魯派的唯樂價值觀,或是斯多亞派的唯善人生觀,或是什麼都懷疑卻從不懷疑自己的懷疑的懷疑論主張者,無論是高級知識份子或販夫走卒都需要耶穌基督,因基督就是這本聖經告訴人所需要的真正的好消息,是從上帝而來給予人永恆不變的福音。

 

基督徒的福音債-論希利尼人三種人生觀  唐崇榮牧師「保羅講一句我要特別解釋的話,「希利尼人,我欠他們的債」。希利尼人是誰?希利尼人是不是希臘人?希利尼人跟希臘人不同的地方在哪裡?希臘人是本土,希利尼比較外圍,希臘人在雅典四周的地方,但希利尼就包括了馬其頓,包括土耳其的西部,包括愛琴海的海島,所以Hellenistic(希利尼)跟Greece(希臘)是不一樣的。Hellenistic可以被解釋為pan-Greek(泛希臘)。好像Manila(馬尼拉)是一個城市,大概五百萬人口,但Great Manila(大馬尼拉)就有一千多萬人口。重慶有七百萬人口,泛重慶有三千萬人口。雅加達有九百萬人口,但整個四周圍加起來有兩千多萬人口。希臘也是如此,希臘的本土是學術最高的,是教育最普遍的,但泛希臘是四周被包在裡面,受希臘影響的一大片的土地。

 

那麼,希臘本土的文化是什麼時候?是主前六百到主前四百年,到泛希臘的時候,就從主前四百年到主後四百年,所以希臘正統古典文化到亞里斯多德差不多結束了,最高的三個人就是蘇格拉底、亞里斯多德跟柏拉圖。但是泛希臘就不是這樣簡單,因為許多的文化已經開展出去了,結果泛希臘就跟古希臘正統的古典文化不一樣。正統的、古典的希臘文化很注重天文學,還有政治學,還有物質學,所有最正宗的學問他們都研究了。但到了泛希臘的時代,很注重「人生哲學」。

 

「人生哲學」就分成三大派,第一派叫做Epicureanism,就是保羅在雅典跟以彼古羅的學士討論的那一派。Epicureanism的鼻祖叫做Epicurus,這個人是過一個很簡單的生活,他喝的就是清水、吃的就是麵包,穿的是簡單的衣服。人家問他說:「為什麼這麼簡單?」他說:「人生越複雜,越多煩惱;人生越簡單,就越快樂。」「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人生的目的是尋求快樂嗎?」他說:「是啊,我們要快樂就是要過簡單的生活,這是人生的智慧。你越麻煩、越複雜,以後你越多頭痛。而且如果你能夠過一個快樂的生活,你人生就很輕鬆。怎麼樣才能真正輕鬆?你要與大自然和諧,你要與鄰居和諧,你要與自己和諧,你要與所有的人和諧。 Living in a harmony (that) is a secret of happiness(我們能夠過很和諧的生活,這是我們生命的秘訣)。與自然和諧、與人和諧、與自己和諧,這就是快樂的根源」。

 

所以很多人想,「這樣,我這個人生這麼不快樂,我要去找他」,所以跑到以彼古羅面前來的人,他們就把他叫做一個名稱,叫做「救主」,這個希臘文叫作σωτηρία ,我們講救恩論,Soteriology,就從這個字來的。當然從基督教的聖經來看,只有耶穌基督才是救主,所以他是當時第一個建立心理治療所的一個哲學家。「你苦苦悶悶為什麼呢?」「因為我跟我的媳婦常常吵。」「你們吵什麼呢?」「因為媳婦佔有我的孩子,我不甘願。」「做人不要這樣,兒子大了娶媳婦,是他的,不是你的。」他就給他解釋、給他解釋。這個是歷史上第一次心理諮商(psychological counseling),心理治療是從那裡開始的,所以人家叫他救主,那麼他的生活就快樂、快樂。

 

後來這一派傳來傳去,越傳越亂。有的人說:「既然人生()找快樂,我要去找女人才快樂,我只要放縱情慾、荒宴醉酒才快樂。」所以這Epicureanism變成一個用物質跟邪慾充實的快樂,就變質了。但是這是一種人生的代表:做人需要快樂。保羅說,「()希利尼人的這一派,我欠他們的債」。

 

希利尼的第二派是什麼?叫做Stoic(斯多亞派),Stoic是從StoaStoa Poikile)這個字來的。Stoa是一個走廊,在那走廊下面常常有哲學家辯論做人要怎樣才有意思。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叫做Zeno,他說,「人要快樂,不是清心寡欲就可以了。人要快樂需要有行善、建立功勞,一定要論道德。你做人照規矩,你幫助貧窮的人,你修身養性,你做人有道德標準,你要把好的、不好的分開來。」那麼這個斯多亞派的人他們說戰爭是不對的,所以提倡世界和平,這樣說來,男女要平等,不可用男人的暴力欺負女人,凡是欺負女人的,本身就是弱者,而且是邪惡的,因為你以壯欺弱,你是不知羞恥。

 

當你打仗得勝以後,你把仇敵抓來的時候,你不可以把他當作奴隸。古代的社會戰敗的女子就被搶去作他們的僕人,戰敗的男人就綁起來被販賣作人家庭的奴隸。所以很多有錢的人到市場去,他說我的家需要幾個粗壯的男人作我的僕人,那些肌肉最大的就賣得最貴。許多很有錢的人已經厭煩自己的妻子,就在市場上去買女人。這些奴隸要脫光衣服給人家看,哪一個胸圍特別好看,哪一個肌肉特別幼嫩的,就可以賣貴一點,又老又醜的就不值錢了。所以奴隸市場在古希臘的社會、古羅馬的社會裡面就變成一個風氣。斯多亞派的人說:「不可以的,不可以把俘虜當作奴隸,不可以用人的生命賣金錢,也不可以對在監牢裡的人行殘暴的動作,所以他訂了很多很多的道德規條,你照著這些道德規條,你好好做人,你修身養性,你才會過快樂的生活。」這是第二種的人生哲學。

 

所以以彼古羅派,還有斯多亞派,他們做人有他們的規格,有他們的理論,有他們的價值觀,有他們行事的風格,所以這些人就很滿足自己。所以我告訴你,主耶穌以前四百年到主耶穌以後四百年那八個世紀裡面,最難信耶穌的就是斯多亞派的人,因為基督徒傳福音給他們的時候:「我們在主裡,為主、為奴,是合而為一的;在基督裡,是男、是女,是平等的。」他們說:「你不必傳,我們早就懂了。」所以西方的斯多亞派跟中國人的孔子的思想的那些人是一樣的,他們感到:我們是憑良心做事的,我們是有道德的人,所以我們為什麼還要相信你們的耶穌呢?所以,以彼古羅派跟斯多亞派他們自滿自足,他們要追求的快樂,你們信耶穌的不一定有,他們說:「你們有的道德,我們也有。」所以你注意,保羅講這一句話的意思是什麼?「無論你的人生哲學是什麼,你還是需要耶穌。你以為你有道德嗎?你需要基督。你以為你這樣就快樂嗎?你的快樂是假的、是暫時的,你需要基督的永生。」

 

除了這兩派以外,還有一派叫做Skepticism,懷疑派的人。懷疑派的人有另外一種哲學,就是「我的看法跟你的看法一定不一樣的,所以你要堅守你的看法是你的自由,我對你的定義常常懷疑。你也可以懷疑我,我自己有自己的看法」。所以這三派,就是快樂派、行善派、懷疑派,就變成當時比較有知識的社會的三種人生哲學。

 

保羅說:「這些人我也欠他們的債。」所以我讀這段聖經的時候,我非常佩服保羅。保羅講這些話的意思是什麼?我已經預備好了面對社會上各種人的需要,把福音傳給他。你多聰明,我可以應付你;你是笨的社會,我還是愛你;你是野蠻人、專講武力的,我還是要把福音傳給你;你希利尼文化不同人生哲學的複雜社會,我都可以應付你。我讀這節聖經,我非常佩服。

(本文即該講道節錄,未經講員過目)

 

羅馬書116:「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唐崇榮牧師將此段經文分三個主題傳講:

1.我不以福音為恥

2.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

3.要就一切相信的

 

「我不以福音為恥」 唐崇榮牧師

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他知道每次傳福音,可能受羞辱;每次傳福音,人會抵擋他。但是他已經學會了,為了愛人,為了救人,為了幫助人明白上帝的道,就算受羞辱他也甘願。

 

人要反對你,還是傳福音。人要誤會你,還是傳福音。這種基督徒在哪裡呢?

 

從前我的家人不是信主的,我家裡有三個長輩是以孝順出名的,出名到這事傳到北京王宮裡,皇帝賜下一個匾額,放在我們大堂的房子,叫做「三孝堂」。唐家出了三個孝子,名震四海。小的時候我看見大廳裡那塊皇帝賜下的匾額。像這樣的家庭,是不是很驕傲,很堂皇,很體面呢?我的家族就感到我們不需要信上帝。

 

有一天,我一個哥哥病了二十八天不能好,一直發高熱,我媽媽想這個孩子一定活不了,就到處求神拜佛、遍尋名醫。從前廈門有一家最重要的藥局是我祖父開的,但什麼藥都醫不好他。有一個基督徒常來我家傳福音,媽媽發脾氣把那個人趕走了,「你不必來。你有你的教,我有我的教。你拜天父,我拜天公。你拜洋教,我拜中國教。你拜神,我拜祖宗。我們各人有各人的,不必再來了。」就把她趕走。她再來!媽媽生氣,大聲說:「不要來啦!我沒有時間。」你沒有時間?人家到你家請你信耶穌,她太多時間是嗎?她也要工作,也要吃飯的,但因為她有愛心,看你還沒有信主,勸你信主。

 

我哥哥病了28天,這個病醫生醫不好,後來跑到廟裡也不能好。廟說你要拜四十八張桌子,求神拜佛才能好。我們的房子有十多個房間,但家裡有四十八張桌子的,請舉手我看看。我媽媽沒有辦法。結果,那個人再來。我媽媽就扒一個不癢的頭,「世界有這樣的人哦!給人家趕了又再來。誰知剛好需要嘛,好了給你機會禱告看看,看看你的神靈不靈。」孩子好了,就是「靈」,孩子不好就是「零」。那個人就來禱告了「……」,我媽媽就跟著閉眼睛。那個老太婆一直念、一直念,我母親兩次開眼睛,看見她眼睛還閉著,就快快再閉上,免得得罪神明。禱告以後,媽媽連聲說「謝謝!謝謝!」那個老太婆回去的當天晚上,這個孩子就好了。有時我們禱告病會好,有時候不會好,神有主權要不要醫治你。那次,神的憐憫來到,我母親就帶孩子們去做禮拜了。

 

為什麼講這個故事呢?「不以福音為恥」,有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你自己知道福音的榮耀,福音的寶貴。第二個意思,當人羞辱你的時候,你願意承當,因為你不以福音為恥。

 

在羅馬帝國的時候,被釘十字架是最羞辱的刑罰,把人格降低到不如禽獸一般對待。中國人從前有個四馬分屍,殘忍的不得了。這樣殘忍對待人的暴行,比起十字架來,又不一樣了。一個人被掛在那裡,很可能是赤身露體的掛著。讓全城的人可以去看他,下面的人可以吐口水在他身上。恨他的人可以報仇,用石頭丟他,用沙放在他的臉上。他們可以大罵他,咒詛他,鞭打他,反正你兩手兩腳都被釘,沒有辦法報復的。那些強盜被抓到的時候,羅馬政府就用這個辦法把他們釘死。

 

當耶穌十多歲的時候,拿撒勒城曾經有一次集體背叛羅馬帝國。被抓去被釘十字架的人有一百多人同時釘,在哪裡釘的?在進到拿撒勒城的路上,一個一個像電燈杆一樣排著一百多個。我相信耶穌少年時期曾經看見這一幕,我相信他知道被釘十字架是怎麼樣的。這是最淒慘的,最無人道的,最殘忍的,最不忍賭的,最侮辱性的刑罰。雖然如此,耶穌到世界上來,他選擇讓人這樣侮辱他,來代替你、代替我死在十字架上。

 

親愛的朋友,親愛的弟兄姊妹,沒有愛比這個更大的。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淒慘的死,捨命流血,成為你我的贖罪祭,使我可以與神和好。這是最羞恥的事情,羅馬人絕對不會把羅馬籍的公民這樣審判,羅馬公民不可這樣被侮辱的。如果羅馬公民反對羅馬的帝王怎麼辦呢?他們定罪以後最有可能就是砍頭算了。羅馬公民有特權,是外族的人不可以享有的。所以在歷史上給我們看到保羅被砍頭,彼得被釘十字架,因為保羅是羅馬籍的公民,而彼得沒有。

 

當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的時候,羅馬的巡撫彼拉多自己承認,他三次查不出耶穌有什麼罪。彼拉多知道耶穌基督是沒有犯罪的,但是他突然看見他的政治地位會動搖,他私人的寶座會掉下來。他在猶太地管這些以色列人是不容易的,因為群眾的力量決定把耶穌基督釘死,「我怎麼可以不順民意呢?我不可以為一個人而丟我的飯碗,我不可以為真理,為保護一個人來放棄我的統治地位。」今天的政治家為了鞏固自己隨便玩弄別人,為了堅固自己的地位把人放在監牢。彼拉多釘死耶穌,釋放巴拉巴。這是這個世界顛倒是非最好的一個例子。

 

被釘十字架是最羞恥的,羞恥的不得了。如果人家問「你爸爸怎麼死的?」「我爸爸是為羅馬帝國戰死的。」「哇,你是英雄的孩子,你是烈士的後代。」「你的爸爸怎麼死的?」「我的爸爸是病死的。」「啊,你的爸爸是自然的兒子。」「你的爸爸怎麼死的?」「是跟人家打架打死的。」「哇,你的爸爸是路上的流氓。」「你的爸爸怎麼死的?」「我的爸爸是釘十字架死的。」「你是受輕看該死的外族。」十字架,永遠是羞恥的,所以應當這樣唱,「十字架,十字架,最羞恥的刑具。」但是基督徒觀念改過來,「十字架,十字架,永是什麼?」「我的榮耀。」感謝上帝。你一直唱那首歌的時候,你想清楚,你有沒有搞錯?你有沒有唱錯?「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怎麼可以這樣呢?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這一首歌,是保羅講這一句話以後一千八百多年,一個瞎眼的女人寫出來的。這個女人名叫什麼?叫做芬妮(Fanny Crosby1820-1915)。芬妮小的時候犯病,醫生打錯針,結果瞎眼。很好看的女孩子,就永遠瞎眼,瞎眼八十多年,到她九十多歲才死,沒有辦法再看人,沒有辦法再讀書。人以為她變成殘廢、沒有用的人。不是的!她在上帝的愛下面長大成人,後來思念主的恩,就寫下聖靈感動她的詩歌。「親近主」,她寫的;「安穩在耶穌的手中」,她寫的;「永不灰心」,她寫的;「靠近十架」,她寫的;「耶穌耶穌垂聽我禱告,你怎麼樣聽別人的禱告,你也聽我的禱告。」,她寫的。這麼多偉大的詩歌,怎麼是這樣的人寫的?你知道她寫了多少詩歌?她寫差不多8000首的聖詩,幾乎每一年一百首,這樣她八十年裡面寫了八千首。

 

這樣偉大的聖人,人家問她說:「你恨那個醫生嗎?把你醫成瞎子。」她說:「不!我從來沒有怪上帝為什麼讓我瞎眼。我從來沒有怪那個醫生,因為人人都會做錯。因耶穌的愛充滿我,我的喜樂滿足。我以後要見主,我也要見那個醫生。」這一個女人在一千九百年以後,寫一首詩歌是根據這節聖經。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芬妮唱:「十字架,十字架,永遠是我的榮耀。」(內文編錄自唐崇榮牧師羅馬書講道文字記錄,未經講員過目)

 

【最榮耀的事情】 唐崇榮牧師

 

我深深感覺到那些愛傳福音的人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如果有青年人真正愛傳福音,真正為佈道活在世界上的,我會很珍惜這樣的青年人,因為我從年輕的時候,就是這樣獻身的人。

 

親愛的弟兄姊妹,那些傳福音、報好消息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世界上的聖民,是極其可愛,他們又美又善。那聖民中為福音獻上自己做傳道、佈道的人,你應當更加愛他,因為這就是神在地上所看重、選中,特別要重用的人。今天我們看見教會裡做牧師的人很多,做佈道家的人很少。做神學家的很多,在街頭佈道的人少。為什麼?因為神學家的榮耀、牧師安穩的生活,遠遠超過做佈道家在街頭或在巷尾,在個人或在群眾面前,講一些令人討厭的話語。那種生活毫無把握,毫無安穩,毫無生活保障。我們以為佈道家是很榮耀的事情,等到你自己做佈道工作的時候,你知道這是很艱鉅的工作。

 

佈道是很可怕的,佈道是很危險的。我不奇怪很多傳道人不願意做佈道家,他們常常用一句話解釋自己:我沒有佈道的恩賜。我願上帝赦免講這種話的人。佈道需要恩賜嗎?是。但是佈道不是用恩賜作為你順服與⋯⋯不順服的真正基本的理由。佈道是每一個基督徒都應當執行上帝的命令。神要全體基督徒佈道!神要每一個事奉主的人都傳福音,「你們到普天下去傳福音」,這是聖經的話。上帝沒有說:「沒有恩賜的,你不必去。有恩賜的,你才去。」你怎麼知道你沒有恩賜?你根本沒有開口,沒有向人講,但當你一開口向人講,發現當場被人拒絕,被人輕看,被人冷眼看待,發現這是很艱難度日的一個時刻,你就說:「我是沒有恩賜的。」

 

我問你:「誰是有恩賜的?」我是一個很害羞的人,從小很自卑感的人。有的人以為唐牧師這樣講道,滔滔不絕的口才,這樣勇敢的紳士,這樣氣派的講話,一定是一個很勇敢,很大膽的一個人。我不是。我三歲沒有父親,我從小過貧窮的生活。我十五歲開始,沒有人給我一塊錢,我自己幹活,我自己找錢,我自己付學費,我自己付錢吃飯。從十五歲開始,我孤身奮鬥直到今天。我是一個很自卑感的人。我小的時候,問媽媽說:「為什麼別人可以買那個玩具,我沒有買?」媽媽說:「你不可買。」我說:「為什麼別人可以買,我不可以買?為什麼別人穿的衣服比我好,我不是那種衣服?」我的母親一句話:「你不必講,因為他們有父親,你沒有父親。」

 

一個孩子聽這句話,可以接受嗎?我只能接受,因為我是三歲沒有父親的人,我注定過貧窮的生活。但我母親說:「口袋空空不要緊,心裡空空就危險了。你的口袋可以空,你的心志要充滿。你要一生奮鬥做一個有用的人,因為上帝不輕看窮乏的人,他使窮乏的人坐在王子的旁邊。上帝不輕看孤兒寡婦,我們在貧窮中間度日,我們靠著上帝,以信心剛強跟隨主,來過一個得勝的生活。」

 

我是一個很自卑感的人,我是一個很怕羞的人,但是當神的呼召、感動臨到我,神的能力在我身上運行的時候,我知道我站在眾人面前講話不是代表自己,我是代表那位大能的上帝,我應當勇敢!所以直到今天,當我傳講信息的時候,我是膽子比別人更大的人。但我要做一些決定,為自己的權利講話的時候,我的膽子還是很小,因為我知道我是一無所有的人,是神的恩典在我的身上。

 

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保羅是一個堂堂皇皇的羅馬公民,在羅馬帝國具有特殊地位的人。當他講話的時候,他比別人更有聲望,更有份量,更有身分,因為他不是一個亡國奴,他是一個羅馬公民。但是保羅也知道他身體裡流著是猶太人的血,而猶太人是從埃及的地方、為奴之地被拯救出來,因著上帝的憐憫,在遊牧民族中,依靠上帝存活下來,世界上的餘種。保羅在這種非常矛盾的身分中,他知道他應當怎麼做。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是很羞恥的,這福音是人看不起的,這福音裡面所講的耶穌基督乃是一個被人丟棄,被人誤會,被人毀謗,被人用假見證陷害,被人釘在十字架上,被人用錯誤的定罪方案,被殺在各各他山上的一個人。這樣的耶穌基督,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

 

什麼是福音?福音就是「好消息」,福音希臘文是ευαγγελιον,是單數,the only good news,真正的好消息只有一個。福音是唯一的一個好消息,無論對希利尼人,無論對化外人,無論對聰明人,無論對愚拙人,無論對東方,無論對西方,所有的人種所需要的好消息,只有一個。這個好消息一定要傳開,一定要傳福音!因為神是為人類預備這個好消息。這個好消息是什麼?基督為我們的罪死了,為我們的罪打勝了撒旦,為我們的罪,使我們死裡復活了。隱藏在基督的死與復活裡所帶出來的拯救的能力,這個叫好消息,這個叫做福音。

 

親愛的弟兄,你們愛做生意嗎?你們愛賺錢嗎?你們愛做軍官打仗嗎?你們喜歡做不同的事業嗎?為什麼你不想做一個拯救人的人?今天有很多的事業,很多的行業可以給你去選,為什麼你不選做救人的呢?這是最榮耀的事情。你無論什麼行業,你都不是救人,你都在使自己發財。你選的學業,是比較容易找錢的。你讀的書,是比較容易找到高職位、高薪的。你今天為你人生定下了怎麼樣的目的呢?有了怎麼樣的計畫呢?你為你人生活在世上只有幾十年,你盼望做到的是什麼?你盼望從哪邊挖人家的財富,成為你自己的產業?你挖別人一切的利益,肥己?或者你在上帝面前,你說:「我願意捨己,成為幫助人,拯救人,把福音傳給別人的人。」

 

我很奇怪,為什麼今天這麼多的青年人,沒有好好考慮把救人的靈魂當作他可能選擇的一條路。如果有一天,我有可能再變成青年人,你問我:「唐牧師,人生再來一次,你要做什麼?」我說:「完全一樣,照樣奉獻做傳道。」我十七歲奉獻做傳道,今天我七十四歲半,沒有一秒鐘我懊悔奉獻做傳道,因為我知道這條路太美了!這是一個拯救人的路,是使人止住罪惡,使人接受基督,使人享受上帝的救恩,有赦罪的喜樂,永世的平安,永遠的福音的一條路。

 

(內容摘錄自2014521於台北第三場講道,未經講員過目)

 

劉崇右傳道見證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是很羞恥的,這福音是人看不起的,這福音裡面所講的耶穌基督乃是一個被人丟棄,被人誤會,被人毀謗,被人用假見證陷害,被人釘在十字架上,被人用錯誤的定罪方案,被殺在各各他山上的一個人。這樣的耶穌基督,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

 

什麼是福音?福音就是「好消息」,福音希臘文是ευαγγελιον,是單數,the only good news,真正的好消息只有一個。福音是唯一的一個好消息,無論對希利尼人,無論對化外人,無論對聰明人,無論對愚拙人,無論對東方,無論對西方,所有的人種所需要的好消息,只有一個。這個好消息一定要傳開,一定要傳福音!因為神是為人類預備這個好消息。這個好消息是什麼?基督為我們的罪死了,為我們的罪打勝了撒旦,為我們的罪,使我們死裡復活了。隱藏在基督的死與復活裡所帶出來的拯救的能力,這個叫好消息,這個叫做福音。

 

(摘錄內容未經講員過目)

資料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stemi.t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