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牧師佈道神學講座 416精彩內容

 

上個禮拜我們提到福音是上帝的能力,上帝藉著我們一定要佈道,結果讓我們看見神就賜福祂的教會。今天我要跟大家講上帝所給我們的福音,我們佈道裡面的神學最核心性的本質,就是啟示性,又是救贖性的。這是所有社會、宗教、文化、哲學,所有人智慧的結晶裡面,沒有辦法產生的兩件事情。因為所有的文化,都是人為的;所有的文化,都是人對普遍啟示產生出來的外在反應。

 

上帝給我們的普遍恩惠中,有一個外表的啟示,或者自然的啟示。對這個自然的啟示,人產生反應。我是人,我是在所有的動物中,唯一能產生反應的活物。貓看鏡子,會不會整理自己?狗看鏡子,會不會修正自己,弄得更乾淨再回來?牠們沒有反應功能。猴子好像有一點對鏡子的反應功能。但人的反應功能,不是這種最基本的,自然的,物質性的東西,人的反應是心靈性的東西。

 

人的獨特性-能回應上帝

人對上帝的反應,是上帝造人與萬物不同的最重要的元素之一。人對上帝會反應,神說什麼話,神要你對他反應。「我該差遣誰呢?誰可以為我們去呢?」當上帝的口講這一句話的時候,以賽亞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我告訴你今天上帝很不滿意教會很多人沒有向他回應,當基督徒成為一個不向上帝回應的活物,是一個如同死亡般的活物,是一個沒有作用的活物。「按名,你是活的。其實,你是死的。」(參《啟示錄》3:1)上帝對撒狄的教會講這句話,「你知不知道你是死的?因為你對我沒有回應。」當神對人講話的時候,哪一個人聽見?當神對人要求的時候,哪一個人發現?當神對人發出號令的時候,哪一個人順從?當你能夠對神有所回應的時候,表明你的靈性是活的。如果你不能對神有任何回應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能證明你的靈性是活的。

 

你說:「我的靈性是活的,但是活而不活潑。」活而不活潑,就是死板的靈性,就是對神沒有回應的靈性。我們感謝上帝,神給人有回應功能,能繼續不斷敏感,發現神跟他的關係,很敏感地覺悟神跟他正在有一個互動,有一個彼此之間的反應。那個時候,你能對上帝回應的時候,你就把人應當有的責任把它顯明出來。所以,人是對上帝回應的活物。

 

上帝的啟示

那麼,上帝給人的啟示,分成兩部門:第一個部門,就是自然啟示。第二個部門,就是特殊啟示。

 

普遍啟示(自然啟示)

自然啟示是什麼?自然啟示叫人知道,我們有宗教責任,我們有道德責任,我們有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的倫理責任。這些的責任,是神放在人的心中。所以沒有一個人可以做人而忽略與神之間的關係,沒有一個人可以做人而忽略與人之間的關係,沒有一個人可以做人而忽略今生與來生之間的關係。為這個緣故,最偉大的文化學者,最偉大的哲學家、思想家都會想到人神關係的問題,人人關係的問題,他會想到今生與來生之間的問題。這三個問題,無論你同意,無論你不同意,當你討論的時候,就下意識同意,你是同意的。

 

當一個人反對上帝的時候,他正在討論一個他不能逃避,他又不能接受的東西。如果沒有上帝,你反對什麼?你能反對不存在的東西嗎?無神論是自欺欺人,是世界上最無恥,最沒有文化的。所以,無神論的文化從來不能構成人類最重要的文化,只能構成人類虛幻性,逃避性的次等文化。所以無神論的文化、哲學、思想,經過一段曇花一現的時間後,馬上就消失,因為這是站不住腳的東西。「我反對上帝」,你相信嗎?我不相信。你相信上帝不存在,你反對什麼?你反對一個不存在的東西,你是不是神經病?當基督徒用更嚴格進攻性的方法做衛道的工作的時候,你才是作上帝的工作。

 

我們的毛病在於我們以為我們講得很有道理,我們講得很有邏輯,所以用我們的邏輯擺出來,對人家說:「這麼好的邏輯,為什麼你不要相信呢?」。我們應當以攻代守,這樣攻破仇敵的營壘,你才能把上帝的建築重新建造在廢墟的上面。許多時候,我們先承認對方的建築是很偉大的,我們沒有辦法攻破,然後我們就從來沒有找機會在別人的身上,把上帝的工作彰顯出來。

 

 

人對上帝普遍啟示的回應-文化與宗教

人對神的回應,是神的要求。當亞當犯罪的時候,上帝說:「你在哪裡?」為什麼?他要人回應。當亞伯被殺的時候,上帝對該隱說:「你的兄弟在哪裡?」這是兩個在哪裡的追討。「亞當,你在哪裡?」「該隱,你的兄弟在哪裡?」神要什麼?神要你逃避嗎?神要你回答!當你回答的時候,就表示你是向神回應的活物。神是這樣造你的。所以我告訴你,宗教的存在是不可推翻的事情,文化的存在是不可消滅的事情。共產黨在發白日夢,它們以為可以把文化摧毀,可以把宗教摧毀。我告訴你世界最弱的力量,就是軍事力量。世界最弱的力量,就是政治力量。所有的政治家夜郎自大,以為自己在宗教之上,在文化之上,用他的政治魄力,用他的政治的強權來消滅文化。這都在作夢,因為文化和宗教是人對上帝普遍啟示的回應。

 

文化不是普遍啟示

今天我當然不是很深入地講神學講座,我就提到有關於人對普遍啟示回應的問題。有一次,一個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傳道人講一句話:「老子就是上帝給中國的先知。」我對他說:「你不對了。老子根本不是傳上帝的話,老子所寫的《道德經》,不過是老子覺察到有一些普遍的啟示,他做一個回應罷了!不等於是上帝的啟示。你不能把人對上帝的普遍啟示的回應,等量齊觀把它當作就與上帝的啟示是一樣的。這是根本沒有的事情。」

 

神的啟示,是從神來的。人的文化,是從人來的。神的啟示,是絕對沒有錯誤的。人的文化,是有錯誤的解釋。你聽明白了嗎?我們今天要訓練耳朵可以聽那些比較難聽的,很正確,很精準,而不隨便的詞句,你們的信仰才能建立起來。否則的話,你就是人云亦云,將錯就錯,在錯誤的根基上建造虛幻的,幻影式建築。結果一定要被完全水沖掉了。耶穌基督說:「你要建立在磐石上,不是建立在沙土上,你才不會被水沖,被傾盆大雨把它洗刷掉。」求上帝賜福給我們。

 

宗教與文化共通範圍-倫理

當我們提到對上帝的普遍啟示的外在與內在的兩種回應。人對上帝的普遍啟示的「外在反應」,產生了「文化」;人對上帝的普遍啟示的「內在反應」,產生了「宗教」。宗教與文化有沒有相同的地方?宗教是裡面發出來的,是關於靈性的,永恆的,個別的品德,跟內在的生活所需要的價值系統。文化是人的,現世的,今生的,物質的,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建立起來的暫時性的價值系統,所以都在討論價值問題。宗教是論價值的,文化是論價值的。

 

我告訴你,當你看見文化與宗教的關聯的時候,你發現宗教是論內心的,文化是論外在的。宗教是心靈,永恆,個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一個很重要的價值系統。文化是我,世界,別人,我在社會中,在今生裡面,在物質生活中應當建立的價值系統。而宗教與文化重疊的地方,只有一樣,就是道德。宗教談到最淺的時候,就談到人行為的本質。文化談到最深的時候,就談到人的倫理價值與倫理的責任。所以,倫理是宗教與文化相交叉再一起,共同體系的價值的範圍。文化談到宗教裡的道德問題,宗教也談到文化裡面的倫理問題。文化與宗教的交叉點,叫做倫理哲學。

 

我們今天將這個與佈道神學拉起來,我們要講的到底是什麼?當人在文化裡面談到跟神的反應的時候,就提到我應該怎樣做,才沒有得罪上帝呢?我應該怎麼樣做,才沒有得罪人呢?這是人與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宗教也是如此。保羅說:「直到今天,我沒有違背從天上來的異象。直到今天,我對神,對人都沒有存著有虧的良心。」,表示對神,他盡責;對人,他盡責。對神,他做了應該做的事。對人,他也做了應該做的事。有人問我:「唐牧師,請你給我一個靈性的定義好不好?什麼叫做靈性?」我說:「我不是一個太屬靈的人,我也不是個太理論化的人。我是一個很實踐性,也很盼望達到聖經要求的。靈性就是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

 

所以,一個人如果是宗教人而忽略文化,我是不相信的。一個是文化人不談宗教,我也不相信的。如果你是基督徒,你一定在基督教的信仰裡達到了宗教的要求。你是一個基督徒,你也在倫理的需要與文化的範圍裡,達到做人的基礎。一個基督徒只懂向神有回應而對人沒有盡責任,我是根本不相信。一個基督徒只懂得在人間有所效應,對神完全沒有回應,我也不相信。你在宗教人裡面,不能忽略你的倫理與文化的價值;你在文化的價值觀裡,你不能忽略對神應當有的回應與責任感。這個東西配合起來,你才能對上帝有所回應。

 

特殊啟示

但是上帝對人的啟示,不是單單普遍啟示。普遍啟示不是神心意的總意,普遍啟示是上帝把這世界與在這世界中被造、有神形象樣式的人應當有的價值系統告訴我們,使我們對祂產生內在與外在的回應,這個叫做普遍啟示。但是特殊啟示與普遍啟示不同的地方在哪裡?特殊啟示是專把最重要的,最深入的,最永恆的,最高價值的真理講給人聽。這叫做特殊啟示。

 

 

信仰,忠於啟示的真理-以唱盤為例

在四十年前,我們聽音樂的時候,不是用DVD,也不是用CD,也不是用卡帶,我們用唱盤。唱盤(Long Play record)怎麼出聲音呢?這是真正用鑽石針,把這個溝裡面兩邊不同的雕刻所產生的頻率,換成可以從這個擴音器的聲音產生出來的真正音波。這個針的重要性就不能替代。

 

世界上,鑽石是越大越貴。只有一種鑽石越小越貴,就是唱針。女孩子都很喜歡鑽石,對不對?我告訴你,你的大鑽石放在唱盤上,出來的聲音是豬的聲音,完全沒有價值。所以,唱針在唱片上劃過去的時候,那個溝裡面一秒鐘兩萬頻率都能出現的時候,你的針是好的。這種針不能是大的,一定要細的,一定要尖的,一定要非常的精準。這個唱針(stylus)進到唱片的每一個橫的溝裡,是真正幾萬個頻率的那個溝刻出來的東西。你們如果要聽懂音樂,最好的音樂不是從DVD播出來的,最好的音樂也不是從Blueray中播出來的,最好的音樂還是從唱片中播出來的。真正把原音播出來的時候,是別的東西不能替代的。怎麼放進去,怎麼再播出來?要照著原來的設計。

 

啟示,就是揭開遮蓋。上帝的啟示,就是上帝把祂的奧秘揭開讓人認識。信心這個字的英文是Faith,而英文的Faith是從拉丁文Fide來的。許多音響都標榜自己是Hi-Fi,就是High Fidelity,高度傳真、高度信實、高度可靠的意思。越忠於原來的,就越是可信靠的。所以「信心」這個字的意思,就是指忠於上帝所啟示的真理。(編按:此段加註自唐崇榮牧師神學講座內文)

 

上帝把祂的真理賜給人的時候,上帝就把他的兩種真理賜下來。一種是關心人與自然界關係的真理,這叫做「普遍啟示」(The common grace, the general revelation is concerning the human life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reated man and created world.)。另外一種是關心人與創造主之間的真理,這叫做「特殊啟示」。被造的人與被造的世界之間的關係,這叫做「自然啟示」。明白這種人與自然的真理的這種知識,叫做自然啟示的知識。但是神不滿意這個。神要把更深一層的東西告訴你。所以上帝說:「你與自然的關係,你懂了嗎?」「你把自然造給我,使我享受大自然」「那你滿意了嗎?還有什麼?我要你不但享受你跟自然之界所領受的恩典。我要你享受你跟創造你的上帝之間的關係與生命的價值,那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享受。」

 

榮耀上帝的人生-以琴音為例

所以一個人只因為吃的東西,穿的東西快樂的人,這個人是高級動物。你只懂得吃,只懂得穿,只懂得住,我告訴你,你跟動物不同的地方,他們是沒有這種層次的享受。但是人有更高一層的享受,人享受神!上帝造人最大的目的是什麼呢?我們要榮耀上帝,又要享受上帝(To glorify God and to enjoy Him)。基督徒,我問你:「你最大的享受是什麼?」我現在七十多歲了,我享受過很多好東西。最好的音樂,我享受過;最好的鋼琴,我彈過。我的教會是全世界華人教會中,唯一有四架史坦威鋼琴。我們的音樂廳有兩架史坦威鋼琴,還有一架Fazioli鋼琴。一架Fazioli大概要這邊一千萬台幣。為什麼用這麼好的琴?因為把最好的音樂播出來啊!我做的東西都是要把最高的品質表現出來。

 

你說:「普通琴都可以嘛!Yamaha也不錯嘛!」Yamaha的聲音就是Ya-ma-ha的聲音。Steinway的聲音就是Steinway的聲音。Only Steinway sounds Steinway Others stand away。他們研究深入到一個地步,從1850年到現在一百六十四年了,他們已經註冊,把他們幾百個專利放進去。1926年的時候,Steinway公司建造了一種聲音的系統,叫做Duo Plus System。一條鋼弦,你,它的震動每一秒鐘會變成一半,一半變成四分之一,四分之一變成八分之一,八分之一變成十六分之一,所以那個和出來的聲音,沒有辦法跟那些沒有Duo Plus System的鋼琴相比的。

 

我要榮耀上帝,我要用最好的琴。最好的琴買不到,沒有錢,我買用過的。我一生不怕用舊貨,只怕用爛貨。舊的不要緊,但是要好的,而且這是經過考驗的東西。真正偉大,不怕任何考驗的古老的東西,只有一樣,就是上帝的道。共產主義打不下,回教徒攻不過。為什麼?這是最偉大,最永恆,神自己的真理,是沒有辦法被考驗而被淘汰掉的。我們感謝上帝。我再繼續講下去。

 

普遍啟示與特殊啟示的本質差異

上帝說:「你單單有普遍啟示,不夠!我還要把特殊啟示給你。」這個特殊啟示,是絕對不能從普遍啟示升等而改變的。猴子就是猴子。有沒有猴子吃多一點,吃更好的高麗參變成人呢?沒有可能!牠不能升等,因為牠的等就是猴等,人的等就是人等。人等於人。聖經有沒有一節說人等於人的?聖經說:「你不可流人的血,因為流人血的,他的血也要被人流。」這句話表示:人等於人。你不能說:「我流了他的血,給他兩百萬。」他不等於兩百萬。你流人的血,你的血也要被人所流。在上帝的眼中,人等於人,猴子等於猴子。有一次我在紐約講道,一個中國文學家站起來,問:「唐崇榮牧師,我要問你。最笨的人與最聰明的猴子,有什麼分別?」哇!很吸引人的題目。我答:「我告訴你一件事。最笨的人生的孩子,可以讀大學。最聰明的猴子生的孩子,不能讀小學。」因為人裡面是人種,猴裡面是猴種啊!人是人,人不是猴子。猴子是猴子,猴子不是人。

 

正像猴子與人之間沒有表兄弟的關係,現在我要告訴你,自然啟示就是自然啟示,特殊啟示就是特殊啟示。自然啟示不能變成特殊啟示,自然啟示不能特殊啟示等量齊觀。

 

你不能把聖經與佛經擺在一起,你不可以把聖經跟可蘭經擺在一起,你不可以把聖經跟四書五經擺在一起,因為從人而來的與從神而來的是不一樣的。但我問你,你憑著什麼以基督徒的身分可以講這一句話,講到那些閱讀其他經典的人可以佩服你? 

 

福音核心-啟示性與救贖性

上帝給我們的福音,裡面有兩個最重要核心性的本質,就是啟示性的,就是救贖性的。啟示性與救贖性這兩方面結合起來,就是基督教。基督教就是上帝在基督裡的啟示,在道成肉身的這位中保基督裡所完成的救恩。你做佈道家,就是活生生地把道在十架上的成全,與得勝死亡的復活所給你的生命,把上帝的榮耀彰顯出來,傳講死而復活的基督,藉著他的大能,把人從撒旦的手中搶奪回來。

 

當我們提到上帝的啟示時,這不是人想出來的,這不是人的能力可以搆到的,這更不是人的計劃,不是人的意念。整個佈道與福音的工作就是神要我們知道祂心意中的心意。佈道神學就是明白神藉著福音所要給我們明白祂的心意。佈道神學就是知道神在萬世中怎樣安排,藉著祂的兒子使人怎樣歸向祂,藉著祂在宇宙中透過祂兒子所成就的救恩,使人與祂和好的這個奧秘。這種知識,叫做佈道神學。佈道神學是神的啟示。

 

上帝所特別揀選的人,上帝就把祂的心意剖開來,告訴他們:「這是我的計畫」。這個人所看見的,叫做異象。真正看見神異象的人,知道神的心意;真正看見神異象的人,知道神的計畫;真正明白神異象的人,他就投入,與神同工,在永恆中成為神所使用的一個人。神只有把祂最深、最永恆的、最有價值的計劃,分享給那些特別揀選的人。

 

 

 

(餘略;詳細內容,請親自參加聆聽;內文編輯自唐崇榮牧師佈道神學講座第二堂錄音檔案,未經講員過目)

 

 

 

節錄1

佈道神學向下扎根向上結果

上個禮拜開始,我們講佈道神學。有的人沒有辦法把這兩個詞連在一起來思想,更認為佈道就不需要神學,神學就不需要佈道。所以,許多神學家犯了一個罪躲在神學院,從來不去佈道。還有一些佈道家犯了另外一個罪只知佈道,從來不研究神學。這樣我們把基督教二元化,佈道的人越講越淺,研究神學的人越來越深。神學家不知道群眾的需要,關心群眾傳福音的人,他們不知聖經內涵是什麼。那麼,我們怎樣把主的話深根在人的心中?以賽亞不是說:要向下扎根,要向上結果。

我告訴你,向下扎根就是打根基,向上結果就是向上建造。一個房子沒有根基,是很危險的。一個房子,沒有建造,是很可惜的。如果一個建築有根基,而沒有向上的建造,永遠是沒有用處的東西。相反的,一個房子上面建得很漂亮,下面沒有根基,是不能長久的一個建築。前幾個月,上海發生一件事情,幾十座十多層樓的房子,忽然間地搖動,然後倒下來,倒得很整齊,倒得很漂亮,因為它不倒得亂七八糟,而是規規矩矩的倒,而且完全整齊的倒,倒了以後,每一層都還在,結果看見的就是根基不到五公尺。上面一兩百公尺,下面五公尺。那個下面的鋼筋都露出來了,真是很可怕。

我看見了,我就知道,這就是那些偷工減料的人所做的工作。我知道這些事發生在世界上的工程師上面,是沒有什麼可以值得我們學習。但是發生在教會裡面的時候,是我們應當懼怕的事情。為什麼呢?因為很多的牧師認為,不必講神學,不必教聖經,不必扎深根的信仰,只要坐好看的工作,向上就可以了。所以基督教徒有外貌,沒有基礎;我們徒有現象,沒有本質;我們徒有建造,沒有根基。然後,教會越來越衰弱,越來越衰弱,不堪一擊,許多的人就倒了。我告訴你今天有多少稱為基督徒的人,你問他三位一體,他講不出來;你問他神人二性,他講不出來;你問他:基督為什麼是中保,他講不出來;你問他基督與其他的教主有什麼不同,他講不出來;你問他:聖經為什麼是可靠的,他也講不出來。但是他可以告訴你,我每一個禮拜去做禮拜,我受洗多久了,我幾代基督徒。這都是經不起考驗的基督教的驕傲。

許多的基督徒有外面的形式,有敬虔的外貌,有可驕傲的歷史,但沒有可以被考驗的信仰實質。求主憐憫我們。

教會歷史的突破

我這一生,最後的一二十年,搞了一些相當不令人喜歡的事情,因為許多的傳道人認為:我是來威脅他們。因為我的聚會就使參加我聚會的人回到他們的教會,感到聽不到東西。那我要問:是我的錯呢?或者是我的對呢?到底神要我怎麼做呢?或者我不可以這麼做呢?結果我不管人怎麼對待我,因為施洗約翰在世界上的時候,沒有幾個法利賽人是喜歡他的。而施洗約翰對他們說:你們這些毒蛇的種類!你們怎麼逃避將來的審判呢?我不是說現在的牧師傳道都是毒蛇,但我告訴你,毒蛇很盼望影響現在的教會領袖。然後使這些的領袖不扎根,不建造,只徒有外表,做好看的事情。多少的牧師傳道,只思想自己安危的問題,思想自己得失的問題,思想自己的健康問題,思想自己養老的問題,沒有想到這個教會要怎樣站立得穩,經歷大風浪,經歷世界各樣的挑戰,攻擊,世界的考驗,還能站立得起。

三、四十年前,我相信台灣很多的青年人被存在主義捲進去,捲進他們的漩渦裡都不能出來。當時實在說,所有的牧師傳道都來不及預備自己面對這樣的考驗,也不知道怎樣回答這樣的問題。所以1970年我在這個禮拜堂講道,那個時候參加的人是三四千人,樓下的課堂全部擠滿了人。那個時候沒有video,只有audio,所以在那邊裝speaker,解答問題到十二點。當他們回去的時候,糟糕了!宿舍的門都關了。所以當時台大的學生聽我解答問題以後,回去的時候,無門可入。怎麼辦呢?他們就翻牆進宿舍。結果變成1970-1980台灣教會十大事件中的一件,後來在報紙中登出來了。台灣那個時候,其中最重要的事件是Billy Graham來台灣開佈道會。那個時候我年紀很輕,才三十歲,完全沒有名堂,沒有學問,沒有什麼歷史,沒有什麼資格,也沒有什麼可以誇的東西,我只是把上帝的道勇敢地傳出去。結果,台灣這一些青年人爬牆進去,變成一件可紀念的事情。

另外,興起了九十六位大學生奉獻做傳道,以後教會的領袖束手無策。為什麼呢?因為沒有一個學校可以收大學生。當時所有的聖經學院,都是收初中生,都是收高中生,從來沒有想讀大學的人會奉獻做傳道。但是我們的聚會完了以後,九十六個人奉獻做傳道,所以這些教會領袖束手無策,不知道怎麼處理。然後我就聽見一個教會的領袖,寫一封信給我。誰啊?吳勇長老。他說:「唐崇榮弟兄,你一定要快快回來,因為這些人奉獻做傳道,以後需要你。」然後戴紹曾牧師說:「我們盼望快快開一個專為大學生預備的神學院,你來開課,做講員,在這邊教書。」我說:「不行!我已經答應了曼谷,泰國的聚會,我不能取消。你們去辦。我就不過來。」

這些事你們都不知道,但我身當其中的人,我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做了什麼工作。「你不知道,神藉著你做了多麼大的工作,已經破了教會歷史的紀錄。從來沒有九十多大學生願意奉獻做傳道。從前奉獻做傳道的人都是不能讀書,做生意不成,或是沒有什麼前途的人。但是現在最好的青年,在你的下面都奉獻做傳道了。」親愛的弟兄姊妹從四十多年前,到上個禮拜,我看到第二輪的人又來了。你還記得我前年對你們講四十年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時代。我相信宋博士跟我的時代,是差四十年,我跟現在三十歲的人,是差四十年,表示新的時代又要來到了,我們不可就讓這個時代白白的過去。人怎麼反對,不管!人怎麼批評,不管!我們應當做的事,我們一定要做。阿門?

佈道與神學不可分

神學跟佈道不可分開。現在我請那些在神學院教書的人注意,如果你們不佈道,願上帝使你無話可教。我請那些開佈道會的人注意,你不注意神學,你永遠沒有辦法深根建造教會。神學與佈道兩個結合,才是教會前面應當有的光明前途。保羅是不是佈道家?保羅是不是神學家?保羅是不是因為他佈道,忘記了他對神真理與啟示深入的研究?沒有!保羅是不是因為他明白上帝的道,他就孤芳自賞,沒有好好傳上帝的道?沒有,他年老的時候,還在傳道,因為他不是一個專研究神學,把它當作專有的享受,而忘記分享救恩給別人的人。他直到死的那一天,他還是基督的福音使者,是一個明白基督深奧真理的福音使者。對神深奧真理的研究,是終生的事業,但是對於人的需要,是終生的負擔。神學是我們信仰的結晶,佈道是我們信仰的外伸。神學是我們對所信的真正的知識,佈道是我們對需要的人真正的傳講。這兩樣配合的時候,就是教會的前途。當神學家注意佈道的時候,當佈道家注重神學的時候,教會就有盼望了。所以關於佈道神學的講座,這一次的主題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上帝竟然在第一堂就呼召了四百多人奉獻做傳道。第二堂,第三堂,第四堂,我們就要用對知識的認識跟對整個佈道的了解,來配合所已經看到的事情。

深知所信

今天我要跟大家講:福音最核心的信息是什麼?我們傳道,我們宣揚上帝的話語,這信息裡面最核心的本質到底是什麼?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的本質有所忽略,他一定會變成妥協的人;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的本質沒有堅守,他一定是沒有精神繼續走下去。今天我七十多歲,為什麼還是這樣堅持,還是這樣勇敢不放鬆的傳講,因為我深信我所傳講的是對的。如果你不知道你所傳講的是什麼,你不深信你所講的是真理,你永遠沒辦法做上帝的僕人。

有一次我在加拿大的魁北克講道的時候,我有時間去參加別人的聚會,我說:我這一堂到下一堂的中間有三十分鐘的時間,我要去參加加拿大人的聚會,請把我帶到一個最好的教會,我聽這些人的信息到底在講些什麼。他們就把我帶到一個地方,那個牧師叫做Dr. Rev. Hamilton(編按:音譯,實際名稱尚未能確認),那個大個是三十八年前的事。那個地方冰天雪地,有人特意開車載我到那個地方,我就坐在樓上,因為下面坐滿了人。我注意聽,我注意聽,聽完了以後,我時間到了,他們唱詩的時候,他們快快下來,再把我載到別的地方講道,因我要擠出我的時間,使更樣的事奉機會成為可能。我到門口的時候,在冰天雪地裡,一個加拿大的老婦人以為我還沒有信主,”Are you a Christian?” ”Yes” ”How long have you been Christian?” ”More than 40 years” ”Do you like the sermon today?” Yes, very much” ”Why do you like this sermon?” 哇!這老人是非常嚴格的。 ”very solid very biblical and very relevant.” 我說今天的講道是非常結實的,是非常聖經的,也非常與我們的生命相關的。她回答 ”Exactly! What you said is right. I have been the member of this church for 30 years. I always like to listen to Dr. Hamilton’s preaching. 然後她講了一句話,我永遠不會忘記。”Dr. Hamilton preaches very word he himself believes He never talks anything he did not convince(他從來不講一句他自己不信的話,他從來不講一些他自己沒有堅定信仰的話語。他所信的,他就講出來。他講的,就是他的信仰。)喔!我那一天深深感謝上帝,因為這一句話正是我要講出來,還沒有講出來,從這個老人家的口講出來的話語。然後我對主說:主啊!我但願自己的一生,也是如此。

我那個時候才三十幾歲,聽見一個六十多歲的神的僕人,用英文在法國的地區,是加拿大的法語區魁北克講一篇道的時候,我深深受感動。親愛的弟兄姊妹,我盼望每一個基督徒也是如此。你所講的話,是你所信的嗎?你自己不信的,你可以講給別人嗎?你自己不知道的,你可以傳給別人嗎?我深知我所信的是誰,這是保羅給我們的榜樣。我們今天成為一個傳道人,或者成為一個基督徒,成為一個福音工作者,成為個人佈道者,我們要學習:只講我們所信的事情。阿門?不講那些我們根本不信的事情,因為這是害己害人。

保羅對提摩太說: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因為你這樣做,不但能救自己,也能救別人。我做人要怎樣嚴肅?我做人要怎樣嚴謹?我做人要怎樣聖潔?我做人要怎樣公義?然後以聖潔,以公義終生事奉上帝。這樣的生命,是蒙救贖的生命,這樣的生命是救別人與我一同領受救恩的生命。(待續)

 

佈道神學第二場唐崇榮牧師於台北衛理堂

張伯笠牧師分享

我來看唐牧師,唐牧師就讓我講兩句。我是1989年在中國大陸北京大學念書的時候參加了天安門運動(那個運動比太陽花運動大),然後我就被中國政府通緝。昨天晚上我跟王丹與開希在那裏相聚,我來看他們兩位。因為這個週末我在亞洲的某個地方帶會,我就過來台灣看一看,沒有想到就看到唐牧師,非常高興。很特別,我們倆經常在世界各地傳福音的路上見面,不是在新加坡,就是在台灣,或者其他的地方。當然他在華盛頓,我也熱情的接待他,在我們這裡搞了很大型的佈道會。


很感謝主,我聽唐牧師講道已經有二十多年了。我1989年在中國政府通緝以後,我在逃亡的時候信了耶穌基督,因為我逃到一個基督徒的家裡,這個基督徒對我很好,也不好意思不信(唐牧師笑談:「上帝用不好意思領人歸主」,會眾會心笑)。當進入真理越來越渴慕神的話語,越來越喜歡聽神的話,聖經說:信道是從聽道而來的,聽到是從神的話而來的。我最喜歡聽的牧師,就是唐崇榮牧師。那個時候他到美國講道,我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時候,我可以追著他聽道-從紐約聽到費城,從費城聽到華盛頓。

後來慢慢地對唐牧師越來越了解,也成為個人的朋友,我發現唐牧師最影響我的是傳福音的信心。他今年74歲,他走到哪裡都傳福音。他一年向一百多萬人來傳揚耶穌基督的好消息。這個在華人牧者中不多的,尤其他這個年齡。我在華盛頓看到他的行程表,他一年在印尼搞了相當多的大型佈道會,在美國、澳洲以及世界各地,為主的名去奔走。我想做一個傳道人,這是我效法的對象,學習老一代的傳道人,把福音傳給更多的人。

簡單分享一下,中國今天是全世界福音發展爆炸性的一個國度。中國現在的基督徒比例,官方的教會統計,有兩千三百五十萬人。但我們知道官方統計是指三自教會,這個數字只佔中國教會基督徒的一小部分。那麼,家庭教會可能是他的一倍以上。所以我們從一個簡單的分析來說,大概中國現在有九千到一億的基督徒。在1989年前,中國只有一千萬的基督徒。可是在短短的1989之後的二十五年,中國的福音發展是全世界都為之側目的。

我們也知道中國教會是在逼迫中成長。今天我們進入了受難週,我想跟台灣的弟兄姊妹講這麼幾句話,謝謝唐牧師給我這個時間。中國今天又面對新一輪的基督教的逼迫。基督教的春天沒有來。我們知道現在溫州,在浙江,大量的在拆教會,和在拆十字架,因為浙江的省委書記不高興了,看到溫州全是十字架,溫州還有浙江教會非常迅速的發展,那麼現在開始拆,所以大家要為中國的教會禱告。我最近每一天看到的都是國內代禱的事項。很多的基督徒為了保護自己的教堂,他們一天24小時坐在教堂的旁邊,他們來阻擋拆遷的機械進入到教會。所以大家要迫切地為中國的教會禱告。

但我們知道,聖經告訴我們說:當我們遇到逼迫的時候,我們要以為大喜樂,因為神與我們同在。我們沒有懼怕的,因為中國的教會正在逼迫中發展起來,我們看到西方的教會正在享樂中衰敗,在越來越軟弱消亡。我們知道逼迫來臨的時候,對中國基督徒,正是他們面對新一輪增長的過程。所以我相信中國的教會會爆炸性的增長,我們也為此禱告,相信上帝與中國的神的兒女同在,能夠使福音在中國更有效的發展。

我在美國牧會太忙,已經有十年沒有來台灣了。我牧養的原來是在華盛頓建立了一間大陸型的教會,50%都是博士,另外50%是碩士學歷。然後我又開了第二、第三間,第四間,我十年開拓了十一間的教會,在世界各地,在亞洲、在歐洲以及在北美。我一直在教會作牧養的工作,也盼望弟兄姊妹為我們禱告,在主的裡面我們彼此代禱,一同來興旺福音,來完成神給予我們的使命。謝謝唐牧師。

唐崇榮牧師:「我們感謝上帝。大型的聚會,他帶領。小型的團契,他也幫助。我知道他的心是很乾淨,很清潔的,所以這種人是我很尊重的。你們知道天安門事件重要的人有誰?你們知道吾爾開希,王丹。我告訴你,最重要的是這個。因為他們都消失了,沒有什麼做上帝的工作,他一天到晚還在傳上帝的道。我問你:佈道家在哪裡?在這裡。感謝上帝,求主興起更多的人。上個禮拜差不多四百多人走到前頭,奉獻做傳道,我盼望你們一個一個起來,成為佈道工作者。上帝賜福給我們。謝謝你。」

(內容摘錄自唐崇榮牧師佈道神學講座錄音檔案,未經講員過目)

唐崇榮牧師訪談Rudie Gunawan

 

信徒神學教育

唐崇榮牧師:現在我要請第二個人上台,這是一個印尼的傳道人,這個傳道人很可愛。他在十多年前,我說:「你管理平信徒神學院」,那個時候交給他有五個城市有平信徒神學院,你們叫做延伸課程。然後過了十年後,我問:「現在有說少?」他說:「有七十八個城市有夜校。」再三年以後,我問,他說:「有一百一十八個城市。」去年我問他:「現在有說少?」「有一百三十八個城市有神學夜校。」你說教會增長有這麼快的嗎?台灣應該跟印尼學!我不是跟你開玩笑,你們進步太慢了。剛才聽到中國現在有一億的基督徒。四十年前我來台灣,那時候信主的比例跟現在大概是在2%-5%之間,沒有什麼進步。請Rudie Gunawan上台來。

 

他三十年前是我的學生,做學生的時候,發生一件事情:十二個青年人一起不同意歸正神學,不同意預定論,所以他們在房間裡面預備了各樣的題目要把我打倒,準備九個大問題要問唐牧師,「明天他上課,我們把他打下來!」我不知道明天有人要打倒我,我只知道我要講道、我要教書。他們一問第一個問題,我就答、答、答。他們說:「糟糕了,所有的都給他答完了」,那個時候開始,他說:「我要甘心上課了」。很多人一生一世不懂預定論,就偏偏用他們不願意懂的心情走到墳墓裡來懷疑上帝。聖經說:在萬古以前,藉著他的兒子耶穌的名,預定我們得著永生,成為上帝的兒子。感謝上帝。

 

受苦的聖徒

現在我要他講的是大概在十多年前,在他的太太的家鄉,在東印尼的海島,發生了回教徒殺基督徒的事件,大概一千多人被殺。這是二十世紀,基督教在回教的國家,真正發生的事情。安汶島差不多有八、九百人,在哈馬黑拉島有超過一千人,被殺。他說:「自從爪哇派回教徒去做挑釁的工作(不是當地的人。當地的人跟基督徒是很和諧的),有一些極端回教份子派去那邊挑撥離間,去刺激那邊的回教徒來殺基督徒。兩公里裡面回教徒地區、基督教地區和平共處有一、兩百年的時間,然後有一個鄉村被挑釁以後,就口傳基督徒多壞、多壞,就預備殺人。他們沒有辦法逃避了,就彼此相殺在那個地方。我問他:「在殺人的時候,最殘忍的時候發生怎樣的事情?」他說:「把基督徒抓來,就把他切成塊子,一片一片的屍體就放在油桶裡面,放在十字路口給大家來看,使他們不敢做基督徒。」所以,他們認為他們得勝了。

四個禮拜以前我到那邊去佈道,每一個城市人數已經減少,因為很多基督徒已經跑走不回去,但有一些地方還有。我在最重要的城市叫做Tobelo佈道。當時我不知道事情發生的那麼嚴重,我在那邊說:「穆罕默德不是救主,因為他娶了二十多個太太,上帝不可能這樣吩咐人」。哇!我這樣講我很危險,我也不知道,但我就照著神給我的感動勇敢講,講了以後許多人歸主。現在我要給你們看看那邊的照片,好不好?所以你們要看佈道,不是談空話。佈道不是講夢話。佈道是真正爭戰,在撒旦的巢穴中間為基督做見證。

佈道的腳蹤

這個是距離雅加達2500公里以外的海島,我們去那邊佈道。很辛苦,坐飛機換了好幾次,還要再坐船、再坐車,在很不好的路上走幾十公里,幾百公里去傳道的情形。

Ibu,意思就是媽媽,這個叫做媽媽城,很小的鄉村,一共只有一萬三千人。我們去佈道的時候,來了一千八百人。感謝上帝。這些都是真正的照片,不是造假的,也不是編故事,這是真正在印尼所做的工作。

這個叫JailoloJailolo是在另外一個城市,很小的地方,我們坐車翻山越嶺到那邊去傳道。Jailolo那天大概有一千五到一千八百人來參加晚上廣場的佈道。所以,每一天都要架那個台,每一天都要抬那個很大的音響,幾百公斤,還有很大的螢幕,一個城、一個城過去,這樣去傳道。你看見他們懇切悔改的心情,他們的面貌完全不是假的,是神感動,人痛悔一生所犯的罪,歸向上帝。這個不是人所能做的事情,是聖靈所做的工作。

你們願意信主的人舉手,願意回到上帝面前,願意重新把生命放到上帝面前,小的,老的,年輕的,男的,女的,就這樣一個、一個舉手。這是我們第74-78的五個城市,還有二十二個城市,這樣二年半以後,我就跑完一百個印尼城市。Tobelo是這裡最重要的城市,我就講了很重的話。他們的軍事司令說:「你們的牧師怎麼那麼勇敢,甚至提到穆罕默德的事情?」我們不理睬他,我們繼續下去,結果上帝繼續賜福,我們就繼續下去。這大概是二千七百人來參加聚會。你現在亞洲大城市,盼望有一個幾千人的聚會,難乎其難,但在印尼,這二年半每天做的工作都是這樣。

後來到了一個城市叫做Kao,印尼文的意思是「你」。Kao也是一兩千人來參加聚會。你從他們的表情知道,他們是真心實意歸向基督的。而且發生一些事情我沒有想到。原來有很多人,他們說:「什麼聚會都是好機會,我都可以賺錢。」什麼意思呢?「你們給我多少錢,我就可以請一些人來聚會。你要擔保聚會多少人,你就告訴我你給我多少錢,我就請人來。」這就好像印尼的政治與政黨,競選的時候,一個人用多少錢去收買他。他們用這個辦法來做上帝的工作。我們的佈道會,沒有!一塊錢都沒有!「你們為主的緣故請人來聽道,讓他們悔改。我們不給你們錢。」

Ternate
,只有這個地方不用廣場,是用室內大禮堂,可以坐一千多人。這個就是從前殺了很基督徒的地方。很多基督徒跑掉,永遠不回來。所以那個城市的基督徒人數,就從三、四十年前,比如說有幾萬人,現在剩下兩三千個人。這次來了一千二百個人來參加佈道大會,10%是中國人在裡面。我對聽眾說:「世界的工程師常用最寶貴的材料,建造最偉大的建築物。只有上帝是用痛悔的心,流淚的心靈,來建造他的天國。我們一定要悔改,回到上帝面前。」

唐崇榮牧師帶領會眾禱告:

「主阿,感謝你恩待賜福我們在這個時代,可以看見你勞苦的果效。在這樣的新時代中,可以傳古老的福音。在許多偏遠陰暗的地方,可以傳講各各他的道,我們把一切榮耀歸給你。求主使全世界的華人在教會中,不是相咬相吞,而是以你自己的道真正作為他們的兵器,與撒旦爭戰。主啊!我們感謝讚美你,我們知道撒旦很不甘願我們為你所做的這些工作,所以用各樣的辦法來攻擊,要來拆毀你的工作。但我們感謝,我們要靠著你,把你的國度擴展下去,叫你的百姓被彰顯起來,你的十字架被高舉,讓你的兒子耶穌基督可以享受他勞苦的果效。聽我們的禱告,我們感謝你。我們為世界華人所到的地方,求主給華人不是單單傳福音給華人,也要把福音傳給其他種族的人,使我們在普世運動中,我們有普世心態,有普世胸懷,有普世的大能大力,來把所有各國、各族、各方、各民的人,都帶到你面前,歸向耶穌基督,歸向上帝。感謝讚美,求主賜福我們今天晚上的講座。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名求的,阿門!」

(內容摘錄自唐崇榮牧師佈道神學講座錄音檔案,未經講員過目。更多唐崇榮牧師印尼國家信仰更新大會照片,請參http://pembaruaniman.com/?cat=214

 

唐崇榮:佈道神學在神對救贖啟示中顯明出來

基督教論壇報2014-04-22 | 記者夏俊明

 

集佈道家與神學家於一身的唐崇榮牧師,16日晚間在佈道神學講座第二講中提到,在人第一次犯罪,佈道神學就啟示出來。他強調,佈道神學包括啟示性與救贖性,上帝在把亞當趕出伊甸園之前,啟示隱藏救贖的三件事情:1.預告「有一個救主要來」。2.預言「救主將透過童貞女所生」。3.預表「透過救主的死,使人得著生命」。

他提到,整個佈道神學是明白神藉著福音要讓人知道的心意。整本聖經的啟示裡看見福音,啟示是神自己的作為,上帝樂意把自己啟示給人。藉著啟示中間的救贖,人明白什麼是福音。

唐崇榮國際佈道團於四月連續舉辦四場佈道神學講座,16日晚間假台北衛理堂舉行,2324日將在浸信會懷恩堂主講第三、第四講。

 

謹慎自己所傳的道

講座開場,唐牧師再次呼籲第一講所論到的「佈道」與「神學」不可分開的重要性,強調有如一棟房子若沒有地基,建築不會長久;又若只有地基卻沒有建築,依舊發揮不了作用。當佈道家重視神學、神學家不斷佈道,當代教會就有盼望了!反之,教會只會向下沉淪。

緊接著,唐崇榮牧師呼籲,佈道的人要明白所講的是什麼,如果不知道所講的是什麼,不深信所講的是真理,就無法作上帝的僕人,無法傳講有力量的道。他說,每位基督徒都應如此,所講的話也是所信的道,傳給別人的是自己深深知道的。這是每一位基督徒、福音佈道者、傳道人要學習的,「只講自己所信的事情,不講不信的事情」,否則是害己害人。

 

佈道神學核心:啟示性與救贖性

他引用保羅對提摩太所說來勸戒眾人,要謹慎自己和自己所傳的「教訓」,因為這樣做不但能救自己,也能救別人。他提到,佈道神學要了解的中心點是上帝在福音中間最重要的核心本質:「啟示性」又是「救贖性」,真正的基督教是有基督的救贖、神的啟示、道成肉身的福音、回到上帝面前經歷又新又活的道路。

在人第一次犯罪,佈道神學就啟示出來:上帝預告,有一個救主要來。上帝預言,救主是透過童貞女所生。上帝預表,救主透過「死」使人得著生命。整篇佈道的信息可以簡而有力,人因一人違背神而入了罪,因一人順服神而勝過罪;因一人的死而使眾人都進入死,因一人勝過死而使眾人得以因著信而勝過死。

唐牧師提到,復活節將近,基督徒要好好思想耶穌的死,好好思想耶穌的犧牲。一個人對主的愛有多少,決定於一個人對基督的受苦了解多少;一個人對主的愛有多少,決定於一個人對基督的犧牲感恩多少。

http://www.ct.org.tw/news/detail/2014-0110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