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花春寒料峭之時綻放,詮釋了塞北與江南春天的風景迥異。繁茂的樹枝綻放著成串花蕊,遠遠的就能聞到清香。

http://www.ct.org.tw/news/detail/2013-02258

 

每次到東北出差,哈爾濱是必經的地方,這個被譽為「歐亞大陸橋」的明珠,是交通重要樞紐。我有嚴重的風濕痛,平常不敢輕易到寒冷的北方;那年同事有困難,商請我無論如何跑一趟東北。他說:「哈爾濱的春天來得遲、去得快。這時去東北,妳會有特別的體驗。」

 

五月花香滿城

連續幾週行程,不論我往哪個城鎮去,都需經由哈爾濱來轉車。剛下飛機時,聽說才化冰解凍,眼見盡是枯枝。沒有幾天,我從A鎮回來,發現大街小巷開滿各樣的花,很訝異尚未長葉的植物,怎麼忽然開起美麗的花?

 

當地人說:「我們這裡的花,都是先開花再長葉子,蘊藏在冰天雪地那麼久,最先展現最美的部份,先含苞怒放;等天氣再熱點,才有葉子,好調節溫度。」

 

還說:「我們這裡最多的花是丁香花,有紫丁香、白丁香、紅丁香,還以丁香為市花。」丁香花開成簇似結;在江南成了詩人筆下高潔、哀婉的代名詞;在塞北則是闖關東的漢子對「家丁興旺、族譽馨香」有著寄託暗喻之意。因為丁香花生命力旺盛,耐寒、耐旱、耐貧瘠,喜陽光,恰好適應這裡的氣候。

 

「芭蕉不展丁香潔、同向春風各自開」,春寒料峭之時綻放,詮釋了塞北與江南春天的風景迥異。無論大街小巷,人走在樹下花叢,數百萬株花朵恰似絢爛而又靜默成為背景牆。繁茂的樹枝,綻放著成串的花蕊,或一片淡紫,或一片純白,遠遠的就能聞到陣陣清香,沁人心脾。

 

四通八達轉車之地

同事告訴我:「到了哈爾濱,最好先找地方落腳。」因為不論往哪個城鎮去,一定要在這裡轉車,也要在這裡購買車票。

 

因為時間緊湊,出發的時間幾乎在晚上,搭乘一夜的車之後,下車後立即展開行程,無論開會或是上課,一點也不得閒。有些城鎮鄉村很落後,不熟悉的地方,單身女子不住陌生的旅店;常需在朋友家暫時借住。不適應茅廁、無法洗澡是很平常的事情。

 

還好,朋友介紹不錯的住處,不但讓我可以好好梳洗,也能安心休憩;這裡也離火車站很近,購買車票或搭車來去,都不會太辛苦。還方便接待我們的人,讓她們可以在明顯的地方找到人。

 

初次到東北,不甚了解當地人情世故,負責接待我的小紅是典型的東北姑娘。她的個性爽朗,喜歡把人當作自家人,她說:「我們都是相信耶穌的,當然就是一家人。」

 

爽朗直言的東北姑娘

她喜歡拍照,看著我的相機,問:「是否因為妳的相機比較高檔,拍出來的照片漂亮些?」我和她分享取景、角度的不同,相機畫數高,拍出來的相片檔案雖大,至於漂亮好看,那是技巧問題。

 

她開心地擺姿勢讓我拍照,也分享接受培訓的心得,她說:「拍照好像來上課的老師一樣。不是從遠方來的就是好老師。最近有些老師,不是來教學,而是來賣書。」很多人雖捧場買了書,卻討厭藉著培訓來買賣的老師。

 

她說:「最近中國富裕起來,開始有些外來基督徒,如同麥子與稗子(真信徒與假信徒),讓當地教會不好分辨,不知是否要接待他們?我喜歡陽光,不愛暗昧不清的事。」

 

小紅的分享提醒要儆醒,特別是我這樣遊走各地的天路客,所擔負的是天父的使命:「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馬可福音十六章15節),要傳揚好消息,帶給人祝福;不是從人得好處,更不是為自己牟利。如同哈爾濱的春天,花開滿城、芬芳流蕩;是留香給來往的過客,和居住該地的人;外人豈可將繁花採盡,帶走滿城芳香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