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爾德說:「道德像藝術一樣,需要在某處畫上一條線。」(Morality, like art, means drawing a line someplace.)孔子也說:「勿以惡小而為之。」世界上罪大惡極的壞人很少,大部份是小奸小惡的人,這條品德的線是需要在孩子小的時候畫下的;從小如果沒有把孩子的品德教好,後面的教育都是空的。

從大腦的實驗看來,人會說謊是件不合理的事;。說謊時,大腦用到比較多的血流量,掌管厭惡感覺的大腦區域也會活化起來,表示不喜歡說謊。過去認為,人的犯罪是對各種情境理性分析後的決定,因此每次發生弊案,政府就制定更多遏止的法條,結果法條愈定愈多,貪污卻愈來愈厲害,表示這模式不切實際。

其實人不是理性的動物,我們也不是生活在全然理性的世界中。杜克大學行為經濟學者艾瑞利(D. Ariely)的實驗發現,人心中各有一把尺,人並不是那麼容易舞弊和偷竊;人是會為了自我利益而欺騙,但同時又會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使自己看得起自己。

作弊與容忍作弊的程度有關;當有人作弊而未被處罰,會使不作弊的人也去作弊。有一次,我去一所偏鄉小學演講,在走廊上看到一個男生在爬置物櫃,旁邊的女生說:「老師說不可以爬置物櫃。」男生不聽,女生就去辦公室告狀;老師正在忙,就隨口說:「叫他不要爬。」

過了一會兒,女生又跑進來說:「老師,他不聽你的話,還在爬。」老師抬起頭來說:「告訴他,再爬就要挨罰。」女生又出去了。等到女生第三次進來報告,老師還是沒有採取行動時,這個女生也去爬置物櫃了。

偏鄉操場沒玩具,既然爬這個新奇的東西不會挨罰,那我也去試試,這就是「環境引誘犯罪」。人有良知,這個良知常常需要被提醒、被監督;當不守法的人沒有受到制裁,守法的就變成傻瓜了。

艾瑞利的實驗發現人性本善,誠實程度不因被逮到的機率或獲利多寡而改變;所以,我們可以透過打造社會的正直公平來維持這個善。一方面我們要早早替孩子畫出那條道德行為的線,另一方面提倡公民道德,勇於檢舉,不做鄉愿。

也就是說,立法一定要合理,而執法一定要嚴!立法太嚴或許不符合民情,人民達不到法律要求,只好送紅包或找專業人士去鑽法律漏洞,它製造了收賄的機會;而執法不嚴,則會使本來不犯法的人犯法,這兩者都是誘人犯罪的陷阱。

本文節錄自2013.05    「天下雜誌 523期」

    全站熱搜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