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照片的時候,找出了學生時代參加學校拔河比賽時的一張照片;我記得拿到照片的那一天,我走進了教室,看到一群同學圍在一起笑的很開心,我湊過去一看才發現,那群同學圍著在看拔河比賽的照片,開懷地大笑。拔河比賽的時候,大家都用盡了力氣,努力的拉著那條牽著系上榮譽的麻繩,每一個同學拔河的時候,表情都不一樣,有的猙獰、有的擠眉弄眼、有的咬牙切齒,沒有一個同學的表情是好看的,而那一群同學,一一的指著照片上的每張臉,開懷大笑;看到這樣的景象,其實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還有一把火上來。

看到我走過來的同學,沒看到我整個臉色鐵青,指著照片中的我說:「哈哈哈,妳看妳被拍得只有一個屁股露出來。」我一把抓起那張照片,很生氣地說:「大家都這麼認真的比賽,你現在拿別人認真時候的表情來笑別人,這樣很好玩嗎?我一點都不覺得。」我把照片一把抓起丟到我的抽屜中,那個同學有點不爽喃喃的說:「開個玩笑也不可以?這麼禁不起開玩笑!」⋯⋯

那段話跟著我很多年,我在想那天的我到底是真的氣他們取笑同學,還是氣他們取笑我?還是真正氣的是,當別人取笑我的時候,我卻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那時候的我太認真,活的其實一點都不輕鬆,後來的我,慢慢地學會把很糗的自己當成笑話自我解嘲;我不拿別人開玩笑,但是,我拿自己開玩笑,童年的時候許多出糗的事情,成為我讓女兒聽的搞笑故事,那些很丟臉的事情,多年後成為我跟女兒間親密的對話。奇怪的是,當自己可以拿出來說笑的時候,就不覺得丟臉了;也因此我懂了,當糗事可以拿出來笑的時候,就代表那個過去已經真的過去了。

有一次,某個上國中的孩子因為一個匪夷所思的理由,可能被學校記過;那時候那個孩子的媽媽問我該怎麼辦?我說:「集三個大過,就可以有時間去環遊世界了!」那個媽媽回去告訴孩子我的反應,孩子開心的笑了。這樣的回答,孩子開心地笑了,很多的大人卻一臉匪夷所思,覺得我不夠正經,然而,從小就覺得被記過是天大的汙點的我,卻在人生越走越久的時候,慢慢地透過周遭一個又一個人的人生經歷瞭解,被記三大過而退學的同學,未來的人生不一定比同年順利畢業又考上好學校的同學差;那些一路順遂,有著顯赫學歷的同學,進入了社會,卻不一定笑得出來。同一個挫折,每個人因為不同的選擇,卻可能有不同的境遇。

我想起女兒小時候,生氣的時候、憤怒的時候、難過的時候,我總是一句話也不說的抱著她,慢慢地撫著她的背,讓孩子學著把很高亢的情緒慢慢地緩和下來。等到孩子慢慢長大了一點,我會抱著她,在她耳邊說:「這種感覺叫生氣,媽媽懂。」「這種感覺叫做傷心,媽媽懂。」「這種感覺很不舒服,媽媽陪妳度過。」…我讓她慢慢地懂,慢慢地透過一次又一次地練習,瞭解她自己的情緒。

等孩子言語比較完整的時候,我開始在她情緒冷靜下來時,牽著她的手去告訴對方:「我不喜歡你這樣對我,我很生氣。」「請妳好好說,我會聽的。」「你的語氣讓我不舒服。」「我不喜歡被控制。」……我陪著女兒學習怎麼用語言處理她的人際關係,一次又一次。當孩子情緒來的時候,有時候我是帶著孩子學著處理事情與情緒;而遇到孩子彼此之間發生爭執,有些有理說不清的狀況時,我則一次又一次地想盡方法讓孩子破涕為笑,或者破怒而笑。

人生到了中年,看了許許多多人的故事,我才終於知道—「被記過,人生不會從此變成黑白;被退學,人生還是有很多的可能性。落榜了,考不上好學校,這世界上還有許許多多可以學習的地方;被嘲笑,雖然很難過,不過人生還是可以繼續走下去。」人生最棒的不是沒有難過、沒有生氣、沒有痛苦、沒有哀傷、沒有挫折、沒有傷害;而是在每個難過、生氣、痛苦、哀傷、挫折、失意的時刻,除了面對與處理的能力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還要能有那「笑出來的力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