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如李榮輝在頒發榮譽執事感恩禮拜所說的「……總是上帝的恩典滿滿,一切為要榮耀主,再怎樣也要感謝主……」一般,上帝用聖靈的火為楊玉蓮紋身,烙下救恩的印記,親自用奇妙雙手,為楊玉蓮做全身的整容、整形;每一位初識楊玉蓮的人,任誰也看不出她是被嚴重火燒的得勝者。

同樣地,上帝醫治的大能,也滿滿澆灌在李榮輝的身上,每一位初識李榮輝的人,也看不出他曾血管阻塞中風過。那把聖靈的火,譜出了李榮輝夫婦得勝的生命樂章。

楊玉蓮是世居竹崎鄉中街著名楊代書的長女,李榮輝則青年時代、隨家人從嘉義遷居竹崎頂街已好幾年。李榮輝說:

「當時,我不在,是家人為我相親的,直到訂了婚,還不知道新娘長得怎麼樣呢!」楊玉蓮也說:

「是啊!我們是藉著對面鄰居的媒妁之言變親家的。可是我沒見過李榮輝,記得我剛上花轎才坐穩時,請新娘下轎的聲音就傳來了。接著,又聽到『女婿出踢轎門喲!』」

初試新裝回娘家現

這對新人,先生婚前在台中,婚後回來竹崎;太太則在竹崎國小教書,長男、長女、次男也相繼出世,一家過著樸素、平安的日子;以往煮飯的煤球爐,也改用新潮的酒精爐。楊玉蓮說:

「大槪三十二歲那年,剛放暑假一星期後,我突然心血來潮,自己剪裁了一套新衣,得意洋洋地套上新衣,放梳一頭朝天髮髻,回中街娘家去,乍見鄉的自製新衣首自創新潮髮型,母親謔笑好比布袋戲裡的史醘文,祖母拱揄恰似雞毛撢……。」

當喜孜孜探親回家後,楊玉蓮卻見家中三個小孩,已搬運一小山附近工地的溪沙,在家門前嬉戲。她翻臉怒嚇孩子,不該亂取別人的建材,要孩子快搬還人家。而工地管理人竟前來為孩子們說情求饒說:

「小孩子沒關係啦!不要急著還回來,就放著玩好了。」

這事大約過了五、六日,平時是黃昏五點才開始燒晚飯的楊玉蓮,那天不知為什麼卻提前在四點,就開始洗來燒飯了。楊玉黃玉蓮說:

「這個酒精爐已用半年多,本已駕輕就熟地起火,只要倒一小杯酒精,再點火灌風就完成。當天我點燃火,轉身到水缸旁洗米,大約一分鐘左右,傳出一聲爆炸聲,我直覺地轉身回頭看時,只見火團一圈圈向我撲來。」

無情火燒身體無完膚

團團無情火像飢餓的猛獸般,吞噬楊玉蓮的右手、胸部和臉。幸運的是她梳著史豔文頭,沒有披垂的頭髮引大上頭,才讓頭部逃過一劫;但糟糕的是,穿著那件自製的新衣,再怎麼用力也難撕裂脫去,只有在拉扯衣服之際,眼睜睜地讓火燒下去。楊玉蓮說:

「那時,我只想著:完了!我會被燒死。驚恐無奈中,空中傳來陣陣男人聲,好像是祖父的叫聲說:出去!出去滾一滾!出去滾一滾!」

楊玉蓮猛然一醒,火人般奔出屋外,滾在那堆孩子帶回的溪沙裡。這一幕驚動了在戶外閒聊的鄰人,七手八腳前來幫忙滅火,等被扶坐在板凳時,她已被燒得皮綻肉破,上半身焦黑一片,勉強可在臉上找出兩顆眼珠子;衣服的焦屑雜黏在焦肉上,全身燒熱刺痛的她,無助地僵在板凳上。楊玉蓮回憶著說:

「還好,大兒子相當機伶,見到燒傷的我,馬上停住捉迷藏,赤腳飛奔向中街的祖母家,再奔向下街爸爸工作處求救,更往下跑向陳中正老醫生家求救。」

「我媽媽煮飯被燒了!」家人、丈夫、醫生聽到孩子這樣的喊救聲,都以無大不了是被油鍋噴傷;所以不在意地慢慢來到,而醫生只帶一支針劑和蛤蜊殼般的少量燙傷藥膏,沒想到是這麼嚴重的事,先急救後醫生建議緊急送往嘉義醫療。

等叫車從嘉義來到竹崎載人,楊玉蓮掙扎到蔡外科門口就昏厥過去了。三十多年前的醫學還很落後,全身燒傷一半的她,非但已被燬容,頭還腫得斗般大,並且可能要面臨不治的陰影。

愛吃什麼就給她吃

楊玉蓮在一等病房內,一天要接受十多支針劑的治療,白天要忍受換藥的如剝皮的煎熬,晚上還要忍受螞蟻的叮咬,她為了抓螞蟻,而整夜不得安眠。

狀況是一日好來一日惡,起伏不定,但精神意志卻出奇的清醒,所以她就聽到醫生悄悄告訴丈夫說:

「這樣的燒傷,我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問她愛吃什麼就給她吃吧!……。」

體貼的李榮輝,白天上班中午趕到醫院幫祖母看護餵食病人,晚上還要照顧三個幼子。他聽完醫生的囑咐後,馬上回房問太太說:

「你愛吃什麼?我知道妳愛吃香菇肉羹,我去買給妳吃。」

楊玉蓮不禁悲從中來,望著先生賭氣地回答說:

「我不會死啦!我精神還這麼好,我才不會死咧,你真的就聽醫生的話,想給我吃愛吃的東西,讓我去當飽鬼嗎?……」

面對太太悲情的訴願,李榮輝只有推說醫生沒告訴什麼安慰她。家人幫著他輪流照顧病人,甚至楊玉蓮還無奈向丈夫說:

「如果我死了,留下三個幼子,你還年輕……,我同意你再續弦;但婚後,如果你不照顧我的孩子,我晚上是會作鬼找你的……。」

好友煎煮中藥助陣

這期間,楊玉蓮昔日嘉義女中的好友賴玉愛,知道她在嘉義住院後,也趕來加油打氣,叫她千萬要活下來;每天煎煮中藥助陣,早上託丈夫騎腳踏車送,下午自己提著到病房親自餵藥。看到這樣摯誠摯性的友情,楊玉蓮一心只為感謝友恩,再苦也要認真喝下去。

日子就這樣痛苦地煎熬著……。一天,楊玉蓮在陽光的刺熱下醒過來,卻發現被推到一間空闊的大病房裡,只有祖孫二人伴著幾張空病床。正莫名其妙時,樓下傳來父親的聲音:

「我女兒呢?……怎麼不等……,這麼快就移到那個地方去,我女兒還不能在那裡,快!快給我搬到特等病房去……」

那個地方原來是指太平間,醫生已對楊玉蓮的病情束手無策了。神智清醒的她,嘴裡硬說我不會死,但理性上卻肯定醫生的說法,絕望的她,躺在病床凝視天花板,流淚想著:

「人生怎麼這樣短暫可憐,丟下三個幼子就死了,唉!人生可憐啊!想到丈夫、父母兄弟、可愛的學生、高堂祖母,還有那位不顧烈日每日送藥的好友丈夫,如果我這樣就死了,怎麼對好友交代呢?

天底下有這麼好的同學,自掏腰包買這麼貴的藥,一天兩次耐心煎藥、送藥,連續十多天,這樣的恩情,我如果死了,她不是很失望嗎?」

傷心又絕望含悲嚎

傷心絕望的楊玉蓮,甚至不肯開口接受哥哥的餵食。她不肯開口,既不是因為不喜歡哥哥的餵食,也不是因為稀飯不好吃,禁不住哥哥再三追問,她含淚悲嚎:

「反正是醫不好的,那就乾脆不吃,快一點死去,免得再受皮肉之痛、精神折磨……。」

聽完楊玉蓮的泣訴,哥哥也含淚回答:

「妳還有三個幼子,要為孩子活下去,……萬一孩子被後母苛薄,不是最煩惱的事嗎?而且,媽媽最疼的是長女的妳,妳如果死了,媽媽也活不下去,這樣妳不是變成害死媽媽的罪人嗎?……妳絕對要活下來,要活下來。」

哥哥一番安慰後,楊玉蓮油然而生一線求生的慾望,再也不在意那張被隔壁病房小孩驚嚇的鬼臉,一心只求能活下來就好,不管美醜,她掙開緊繃的嘴啜食稀飯了。

實在是走到人生的盡頭,卻是上帝的救恩起頭。很巧的,一天下午賴玉愛提藥到醫院的途中,遇見篤信基督的小學同窗--太太。當何太太知道此不幸遭遇後,竟要求到病房為楊玉蓮禱告。

原來何太太,因為得了絕症到教會,經歷禱告得醫治的死裡逃生見證;所以聽到楊玉蓮的慘境後,何太太相信在上帝凡事都能,只要肯求、肯要必蒙上帝垂聽。這樣的燒傷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何太太在感謝自己病得醫治後,也時常為有病的人代禱。

朋友熱心代求神蹟現

為了要朋友活下來,賴玉愛接受了這個請求。然而一到醫院,賴玉愛和拜佛的楊奶奶商量後,楊奶奶卻說:

「哪有這回事,不必吃藥光靠嘴巴唸唸就好,那麼天下就不要醫生了……、哪有這麼好的事,不可能啦!如果她們來禱告上帝會好,我做主,勸玉蓮的婆家,允許玉蓮夫婦去信教……。」

在賴玉愛熱心的推薦下,楊奶奶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隔日星期六下午三點,真的來了十多位教友,跪在楊玉蓮床前禱告。對楊奶奶來說,禱告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但是對楊玉蓮來說,卻是上帝奇妙救恩的開始。

原來,困擾的螞蟻從當晚開始消跡了,讓她享受一夜的好眠,甚至因為睡得太甜,直到隔天九點多,幾位學生家長趁禮拜天來探病時,奶奶仍然捨不得叫醒她,而遭她難為的責怪。

說也奇怪,教友們連續一星期來的禱告,楊玉蓮的狀況也一天天好轉,從一天十多支針劑降到二、三支針劑,她的好轉連醫生也驚訝。五十天的暑假,她從輕鬆快樂中,跌入了生命的谷底,再奮力掙扎爬出來。那管嘴歪眼斜、那管傷口一片紅腫肉芽,或右手不能活動,只要能有一條活命,就是楊玉蓮的最大盼望。

好臉變醜臉悲從中來

老師出院了!家中大大小小的鏡子也被收起來了。楊玉蓮剛好是隔壁人家孩子的級任老師,所以家長殷勤催促孩子來探望老師。孩子一踏進老師家,只看著楊老師上下打量,然後一言不語的掉頭就跑,並高聲喊叫:

「媽媽!不是啦!那不是我的老師啦!我的老師不是貓仔臉的啦!我的老師不是醜臉的啦!」

能撿回一條命就很慶幸了,然而一聽到貓仔臉三個字,楊玉蓮確實很傷心,想到開學後不知如何面對同事、學生……。禁不住悲從中來。多虧校長獻策,他教楊玉蓮用手帕遮鼻、嘴,暫且露出眼睛的妙招。

然而,越遮學生越好奇,上課時一心一意想偷看老師的真面目,而不能專心聽課。最後楊玉蓮決時拿掉手帕,讓學生看個究竟,好求個安靜上課,並叮嚀孩小心火燭,且要體諒老師嘴不能大聲說話,右手不能寫黑板字。

「人的慾望實在是難於滿足的。」楊玉蓮說剛撿回生命,馬上就想著如果有張好臉該多好,因為漂亮的史豔文變成醜陋的秘雕。想著想著,不會禱告的她,只記得在醫院的禱告詞中,好像有阿們!阿們!,於是也無意間常說:

「我要一張好看的臉,阿們!阿們!」

神蹟醫治全身整容整形

一個多月後,有一天下課回家,她打盆水洗臉,竟洗出一盆混濁污水,心中不覺得很納悶;又打了盆水,仍然是洗濁水一盆,她疑惑地搓擰毛巾,接著再洗一盆髒水。

「到底是臉髒?還是毛巾髒?」她看著不髒的毛巾,莫名其妙起來,想去照鏡子看個究竟。

出院後,不敢照鏡子的楊玉蓮,一臉狐疑跑報照衣櫥的大鏡子,令人驚的是,鏡中的她不再歪嘴斜眼,卻是細皮嫩肉像嬰兒的小紅臉一般,黏在一起的下巴和脖子也鬆開了,只是在右嘴角多了一顆肉痣。

「大家好!」隔日到校時,楊玉蓮自豪地高聲向同事打招呼,再也不像往日一樣,低著頭默默地溜進辦公室。雖然右手黏著腋窩而不鱻動,但楊玉蓮是喜出外地教學生,參加升降旗,暫用左手代替右手,舉手高呼口號。

「服從領袖指導,實行三民主義,……」約過一個月後,一天降旗時,楊玉蓮不自主竟高舉右手呼品號;同時右肋下傳來一陣衣服撕裂聲,直覺以為撕裂皮肉的她,驚懼地抱下右手,請旁邊的李月老師幫忙察看。

「沒有流上呀!哪裡有血,妳流白血啦!」李月一面察看,一面開玩笑。驚魂甫定的楊玉蓮,意外地發現右手可以四面八方搖動了。

從救回一命、臉被整容到上肢被整形,楊玉蓮經歷上來神蹟的烙印,她恍然大悟,是何太太介紹來的耶穌醫治她。她終於認識主耶穌:主是又真又活原存在她的生命,因著禱告的大能,她成為最幸運、最美麗的燒傷病人。

歷經上帝奇恩伉儷情深

孫女出院後,楊奶奶遵行諾言,催促著李榮輝夫婦去「信教」還願。但是那時竹崎沒有教會,他們不知去何從;直到一年多以後,貴格會竹崎教會設立了,他們夫婦就成了登記第一號的信徒,孩子也成了主日學的第一號,楊玉蓮當了主日學老師,陳源光就是她當時的學生。

「李執事禮拜天下敢向上帝請假啦!」楊玉蓮打趣地說。直到今日,李榮輝夫婦仍很認真教會生活;現在他們遷居台北士林,享受含飴弄孫之樂。

最讓楊玉蓮遺憾的是,自從經歷上帝奇妙恩典後,她卻沒有機會向何太太當面道謝。因為出院回竹崎後,就忙著學校的事,而且是一面養病,一面上課真不方便。等到有機會到嘉義去探尋時,何太太已搬家不知身居何方了;之後,十幾年再打聽,卻聽說她已蒙主寵召了。

楊玉蓮摸摸臉、拍拍手說:

「萬分地感謝主,把一切榮耀都歸給主。感謝祖母代替體弱的母親照顧我,感謝丈夫兄弟姊妹,更感謝難忘的摯友賴玉愛和代禱的姊妹們。」

據說,禮拜後的愛筵,李榮輝一定先帶太太坐好椅子,再盛飯給太太吃,這是教會中流傳的小秘密,想觀摩學習的輩們,星期日不妨來新埔教會,一定可以找到這對豐采慈祥的身影。

上帝揀選子女是很神奇的,與其說楊玉蓮是被火紋身的人,不如說她是上帝兒女得勝的見證者,因為她所受的洗禮,是四帝親自用聖靈的火所洗的,在她的身上永遠烙著得勝的「神蹟烙」。阿們!

全站熱搜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