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服了「簡單」,就少了貪婪,就不會贏者通吃,就不再會惡化貧富差距。

(一)對付複雜

這真是一個「複雜」的社會:複雜的人心、複雜的政治、複雜的媒體、複雜的法令、複雜的理財、複雜的產品、複雜的兩岸關係……;在全球化時代,早已進入「與時俱進」的複雜環境中,對付複雜,只有靠簡單。面對牛毛般的法規,簡單的對策就是「不觸法」;面對利益輸送的引誘,簡單的對策就是「不參與」;面對層出不窮的新產品,簡單的對策就是「不動心」;面對日益擴大的社會焦慮,簡單的對策就是「不放棄」;面對市場壓力下的競爭,簡單的對策就是「不落後」。

仔細觀察這個社會,該簡單的就從不簡單,該複雜的就一定超複雜。記得30多年前經過東京,想買一台相機,陪伴的日本友人說要買就買Nikon;他說:「上面的配置可用於專業攝影。」當時充闊花了600多美元,但上面的很多機關到今天還沒有碰過。20年前微波爐在美國上市,銷售人員說服內人花了也是600美元左右買了一台多功能的;上面有各種烹調的處理模式與時間,我們這麼多年來只用過它的二個功能:加溫及解凍。

(二)邊際效用遞減

相對於大家稱讚的「附加價值」(value added)這個名詞,我要提倡相對的「功能減少」(functions reduced),因為目前很多產品的功能已經不少,新功能的邊際效用在加速下降;因此,減少不必要的功能,反能增加消費者的安全感,也能放慢新款式的出現,這完全符合永續發展的思惟。

「功能減少」的精義就是「去蕪存菁」;減掉效用低的附加功能是加分,而非減分。把「減」廣泛的用在生活層面,像是減掉中秋月餅的過度包裝;減掉皮包中太多的口袋,口袋中太多的信用卡;減掉餐廳中太長的菜單;減少聊天中道聽塗說的八卦…,如此就會產生「少」即是「好」的微妙變化。

減肥的人與提倡環保的人最能欣賞「Losing is gaining」及「Less is more」。傳統上「多多益善」是貧窮社會的嚮往;環保社會的正確思維應是「少少為佳」;「適可而止」或「淺嚐即止」應是現代社會的消費準則。

(三)簡單之美

簡單是多與少,大與小之間的平衡選擇。我對「小」感到不安,從小格局到小確幸;更怕「大」,就絕少去大百貨公司、大賣場、大餐廳;更不敢見大場面、參加大典、見大官及大富豪。「小」使我失望,「大」使我怯場,「複雜」也使我心煩;心中有一把自我節制的尺,就會從容。現在我更嚮往各種形式的「分享」,看過人間滄桑,人生的最後道路上,應當充滿「分享」的路標,那真是美麗的提醒。

思慮到永續發展,就不要耗盡資源;思慮到貧富差距,就更要資源共享;這一切都要從化繁為簡做起。信服了「簡單」,就少了貪婪,就不會贏者通吃,就不再會惡化貧富差距;簡單不僅美,也變成了美德。

「湖濱散記」一書的作者梭羅遠在一世紀以前,當美國還不富裕時,就提倡:「Simplify」(簡單化)。簡單不是簡陋、不是天真、更不是寒酸;而是不做作、不複雜、不浪費;它是恰到好處的適可而止。人生到了這個境界,也就接近圓滿!

在人心險惡的年代,做到「簡單」才是正道;在這複雜的社會中,下定決心做一個「簡單」的現代人吧!

本文節錄自 2014.11「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