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刊登於國度復興報705         http://goo.gl/ZaZbXu

◎文/記者李菽霓採訪

 

首先,我不與婆婆同住,免得你夾在中間為難。」僕藝(匿名)望著先生,接著說下去:「再來,我無法做到愛屋及烏,愛你也要愛你的家人。」新婚期間兩人濃情蜜意當下,她還是坦率地向先生提出「雙不」政策。

 

大陸新娘嫁到台灣

24年前僕藝從偏遠的東北嫁到海峽對岸,第一次到婆家就抱著前來勘查實情的心態。兩岸國情不同,結婚前她就對婆媳關係早有定見和準備,與婆家保持距離以策安全,避免生活方式不同產生矛盾。

 

平時與婆婆分處兩地,週末才回婆家作客;回婆家時,婆婆與她對坐著在客廳喝茶,廚房的事情她完全不管,自認客人吃飯在大家庭裡只是多一雙筷子而已。等到大夥圍著餐桌吃飯,看見婆婆一直為先生夾菜,完全忽略她這個新嫁娘的存在,內心失落、委屈,因為不被關愛、呵護,完全把自己當作外人似的,僕藝更加堅持絕不進廚房當女傭。

 

她心中暗自立志且評估著:「婆婆怎麼與我娘家媽媽完全不同,不是應該給客人或新人夾菜才對?看來以後與這家人相處,我要敬而遠之、避免矛盾。」就這樣,她與婆家維持著不冷不熱的關係。

 

沒想到,有天,婆婆把僕藝叫到旁邊,要她交待怎麼處理一件根本就是無中生有的事情,當下她楞住了,心想「我已經很小心與妳們相處了,怎麼莫名其妙有這種事情呢?」她不管其他人的反應,甩門揚長而去,回家就跟先生說:「我再也不進你家了,你們家人怎麼會如此無事生非呢?」

 

學習路得作媳婦

從此以後,她寧可出去逛街購物,也不回去看婆婆。有天逛街後經過一間教會,門口有個婦人說:「天氣那麼熱,妳要不要進來休息一下,喝杯咖啡呢?」那天剛好有婦女團契,邀請康來昌牧師的師母主講「聖經中的女人」,僕藝心想「要當台灣的媳婦,我真的不會耶!我的確應該好好學習一下。」於是面對姊妹的邀請,她回答說:「好啊!」發揮東北姑娘直爽個性「說要就真要」,持續留下來與姊妹們一同學習聖經。

 

康師母分享路得的故事,僕藝感覺「路得跟我的背景很相像」,一個異邦的女子來到陌生的國度。當年兩岸的差異很大,台灣對她等於是異域,記得曾有位東北老鄉得知她要嫁到台灣,還問:「台灣人只吃香蕉皮,妳怎麼能活?」比起路得,她還是幸運很多,在台灣雖然不能從事自己的專業,但是能夠發揮手藝作東北傳統小吃貼補家用,最後還開店自己當老闆。

 

僕藝走進教會後,參加姊妹會、主日崇拜,接著更自然而然地決志、受洗、成為真正的基督徒。基督信仰改變她很多想法,特別是看到耶穌為門徒洗腳的榜樣,耶穌能捨棄尊榮降生馬槽,自己過去的專業算什麼?於是她調整了自己的價值觀,從主管降卑為廚娘,她不再害怕別人的眼光,也不再躲避與婆婆的關係。

 

幾次查經下來,路得順服婆婆的孝心很感動她,僕藝反省自己:「來台灣好一陣子了,怎麼對婆婆一點愛心也沒有呢?」於是,開始研究怎樣做婆婆喜歡吃的菜,各式各樣的台灣小吃、山東家鄉菜;漸漸地與婆婆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後來回婆家,她不再與婆婆在客廳對坐喝茶;而是當婆婆坐在椅子上喝茶時,僕藝跪在地上為她按摩雙腳,一邊聽她講藏在內心許久的心情故事,讓她對夫家的背景更加了解。婆婆雖不識字,卻頗有智慧,談到誰是怎樣性情?誰又是怎樣的做事模式?都讓僕藝驚訝她的睿智和邏輯,並且知道該如何為婆婆禱告。

 

有一次,僕藝想買玩具車給兒子,婆婆知道後數落她:「怎麼這麼大手筆?這麼多錢都可以買真的車子了。」她內心感到委屈,用自己的錢買,又沒有用先生或婆家的錢,為何如此酸葡萄呢?

 

原本性格直爽、情感敏銳的僕藝,想到聖經中路得對婆婆的絕對順服,她強忍著情緒跪在地上,婆婆不斷地數落,她道歉:「對不起,媽媽我錯了,下次我會改。」但內心十分難過;所以一走出婆家大門,先生抱住她說:「不簡單,難為妳了。」僕藝才放下矜持,流下眼淚放聲哭出來。

 

帶領婆家娘家信主

僕藝從自我、剛毅的東北性格轉變成溫柔、婉約的小媳婦,不僅是先生感到驚奇,連婆婆也深受感動,後來信主。印象最深刻的是婆婆病重住醫院時,那時憑著過去的經驗,猜想她離世的時間差不多了,家人想要為婆婆換尿布,打開被子卻發現整個床被排泄物弄得又臭又髒,大家掩鼻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僕藝說:「由我來處理吧!」心想這可能是最後為婆婆所做的事情,於是在沒有戴口罩和手套的情況下,為婆婆擦洗全身,也把弄髒的床單被子換掉,讓婆婆最後安息時有舒適、有尊嚴。這件事,讓全家人極為感動。

 

由於對待長輩的態度轉變,僕藝與娘家父母親的相處也有很大改變,爸媽驚訝她原本爽直的東北性格,怎麼有如此柔順的表現呢?在僕藝和先生持續的禱告和帶領下,後來他們也接受耶穌,信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