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清晨,在美國底特律的街頭,一輛鳴著警笛的警車疾駛著在追趕一輛橫衝直闖的白色麵包車,麵包車上,一個持槍男子瘋狂的踩著油門奪路而逃;安德魯曾經是一名職業拳擊手,然而就在20分鐘前,窮困潦倒的他持槍搶劫了一個剛從銀行提款出來的婦女。在他搶劫得逞後,接到報警的巡警在第一時間鎖定了這輛麵包車,並展開追捕;安德魯駕著車在人潮洶湧的大街上疾馳,最後他被逼進一個住宅區,走投無路的他拎著搶來的錢包躲進一幢民宅裡。

 

他氣喘吁吁的跑上樓,發現了一扇虛掩著的門,便闖了進去;首先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個身材纖細的女孩正背對著他坐在窗前插花。他將槍口對準了女孩,要是她膽敢呼救或反抗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女孩顯然被他的聲音驚動了,轉過身來,笑靨如花的說著:「 歡迎你,你是今天第一個來參觀我插花藝術的人。」安德魯驚呆了,放在扳機上的手指下意識的鬆開來,因為在他眼前的是一張陽光燦爛的笑臉,而且她是一個盲人;女孩並沒有意識到此刻她所面對的是一個走投無路、窮凶極惡的持槍歹徒,所以她的笑依然是那麼甜美,在那些美麗鮮花的映襯下,更顯得楚楚動人。

 

「你一定也是從電視上看到關於我的報導,才趕來看我的插花的吧?」就在他發楞的當下,女孩幸福而自豪地笑著說:「沒想到,在我即將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大家都這麼關心我;這幾天前來看我的市民絡繹不絕,都說我對生活的熱愛給了他們活下去的勇氣呢!」女孩咯咯地笑了起來,對一個闖入者毫不設防的她,讓安德魯的情緒也漸漸平穩下來,他竟然真的按著女孩的指示,開始欣賞她的作品了;紅的玫瑰、白的百合、黃的鬱金香……在窗台上展示著不可抗拒的美麗。安德魯突然對這個女孩產生了好奇:「你剛才說你即將離開這個世界?」

 

「是啊!我有先天性心臟病,醫生說我最多只能活到19歲,還有幾天就是我18歲生日了。」

 

想起自己窮困潦倒的生活,安德魯苦澀的笑笑說:「我為你感到遺憾,也許你現在和我一樣最缺的就是錢了,要是能有更多的錢,也許你可以醫治好病再活下去!」
女孩微笑著對他說:「你錯了,即使有再多的錢也治不好我的病;但我為能活著感到快樂,快樂其實與跟金錢無關。」女孩的話一下子震撼了安德魯的心靈深處,此時此刻的他,不正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換取金錢嗎?

 

趕來追捕的警察已經將這個住宅區包圍得水洩不通,搜捕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你插的花真美,就像你的笑那樣令人著迷!我要去上班了,再見!」說著,安德魯拿起一束花叼在嘴裡,然後輕輕關上門,走出了女孩的家。荷槍實彈的警察沒有費一槍一彈就抓到了安德魯,警察在給他戴手銬的時候,他只說了一句話:「請不要驚動那個女孩,更不要告訴她剛才發生的一切,好嗎?」

 

第二天,安德魯嘴裡銜著一束花,高舉雙手向警方投降的照片在當地媒體登出來。報導中描述劫匪安德魯一番發自肺腑的話:「我最應該感謝的是那女孩的微笑,如果沒有她那粲然一笑,我倆根本就沒有活下來的機會;她會死在我的槍口之下,而我則會死於亂槍之下!是她的笑救了她自己,也救了我!在此之前,要是社會、人們對我少一些冷漠,多一些微笑,也許我就不會在人海茫茫中迷失自己,從而做出鋌而走險的事來;微笑是人與人間最短的距離,這是我用即將面對的牢獄之災所換來的最為深刻的人生感悟……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彼此之間相距只有幾公分,但中間卻似乎有一堵無形的高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1910-1997)曾說:「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漠不關心。」

本文摘自「水深之處」網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