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道光年間的一個除夕,時任江蘇巡撫的林則徐剛吃過飯,夫人便埋怨他對女兒的婚事不過問;林則徐知道,自己該過問一下二女兒林普晴的婚事了。林普晴長得如花似玉,曾有不少官宦之家來提親,林則徐都沒答應;他不是覺得官宦子弟不好,而是想起自己被岳父選婿的經歷,覺得岳父的方法可以借鑒。

 

當年,林則徐在長樂縣衙內擔任文書,一日,長樂縣衙接到巡撫緊急公文,速押林則徐到巡撫府;縣令心想林則徐應是遭到陷害,於是找來林則徐,拿出二十兩銀子,勸他遠走高飛。林則徐謝絕了縣令的好意,毫不畏懼地說:「我坐得正、行得端,不怕誣告。如果這樣一走了之,無罪也變有罪了。⋯⋯

 

被衙役押解到巡撫府後,巡撫張師誠問:「長樂縣呈上的書牘,是不是都出自你手?」林則徐神態坦然的回答說是;張師誠大笑:「老夫見長樂縣呈上的書牘字跡端正工整,從頭到尾,一絲不苟,通過了解,得知出自你的手;為試一下你的膽識,特設虛文請你。沒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猝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真是個人才!」於是委林則徐以重任。不久,林則徐便成了張師誠的女婿。

 

林則徐受岳父擇婿的啟發,也想用這種方法為女兒林普晴擇婿。突然一陣鞭炮響起來,打斷了林則徐的思路,他這才想到自己該到巡撫府去看看;巡撫府裡靜悄悄的,只有一個房間還亮着燈,林則徐推門進去,見是年輕秀才沈葆楨,便問:「今天是除夕,你怎麼還在這裡?」沈葆楨畢恭畢敬地回答:「公務未畢,不敢回家。」林則徐點點頭!看到案上一本未看完的介紹西洋風土的畫冊,林則徐沉默片刻,忽然說:「我有一份奏章,今天必須謄發,你幫我謄完再走吧。」

 

直到三更時分,沈葆楨才把長達數千言的奏章謄抄完畢,他仔仔細細的檢查一遍,確認沒有錯誤,才送到林則徐的書房;林則徐看了幾眼,不滿地說:「字跡草率,重抄!」便把奏章丟到案上。沈葆楨本準備交完差就回家了,卻沒想到要重抄,他一聲不吭地退了出去;天亮時分,巡撫府的屬吏紛紛前來賀歲,這時,沈葆楨才把奏章重新抄好,恭恭敬敬的交給林則徐。林則徐看看奏章,笑着點點頭!

 

他向來拜年的屬吏和來賓們把事情的經過介紹了一遍,說:「公務未畢不回家過年,說明他能堅守崗位;字跡端正,墨色濃淡一致,說明他性格平和;遇冤不怒,顧全大局,說明他少年持重;奏章原稿上有明顯的錯字,謄抄兩遍,都改正過來,說明他既尊敬上級,又敢於堅持自己的意見。」不久,他就招沈葆楨為婿。

 

沈葆楨被林則徐招為女婿後不久,考中進士,歷任翰林編修、江西巡撫、兩江總督、南洋通商大臣等職,是清朝「洋務派」裡以前瞻、務實、廉潔著稱的好官;他和林普晴也琴瑟和諧,夫妻恩愛,白頭偕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