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臘哲學家戴奧真尼斯(Diogenes Laertius是個很「酷」的人,他認為自己可以把需要降低到「零」。他一分錢沒有,住在一個大酒桶裡,每天早上起來到公共水池裡洗臉,到市場上撿一點菜葉,到樹上摘一點果子,或者接受別人的一點施捨;這種生活看起來像個乞丐似的,但是他從來不開口求人。他很有學問,沒事的時候就到廣場上教育人,他教育人們什麼呢?他說:「你們生活得太累了,因為你們追求的東西太多了,其實,你們可以過的更幸福!看看我,什麼也不需要,我每天曬曬太陽,想睡覺就睡覺,想喝水就喝水,我過的不是比你們快樂得多嗎?」

 

戴奧真尼斯的這套理論被人叫做「犬儒主義」(cynicism「犬儒」一詞衍生自希臘語的「狗」,意思是說像狗一樣摒棄社會、家庭責任、對金錢的追求、甚至個人健康,以達到美德的極致,獲得完美的幸福;也就是主張「人應當摒棄一切世俗的事物,包括宗教、禮節、慣常的衣食住行習俗等一切世俗,過著極簡單而非物質的生活;同時提倡對道德的無限追求」。他死後,後人在他的墓碑上刻了一條狗,以表示他信奉的「犬儒」思想。

 

戴奧真尼斯在當時很有名氣,以至於著名的亞歷山大大帝都去拜訪他。亞歷山大領著浩浩蕩蕩的一群臣子去找他,一打聽,戴奧真尼斯正在酒桶邊上曬太陽,於是就走過去很和氣的說:「久仰!久仰!」可是戴奧真尼斯連頭都沒抬。亞歷山大這個人很禮賢下士,並沒有生氣,又說:「我的國家裡能有你這樣一個人太讓我感到驕傲了;你給我掙足了面子,我也不虧待你,你想要什麼,儘管說,只要我能辦到,一定都給你。」戴奧真尼斯把頭抬起來看了看亞歷山大,說了一句名言:「麻煩你讓一下,你擋住了我的太陽。」亞歷山大一愣,轉身也說了一句名言:「如果我不是亞歷山大,那我寧願是戴奧真尼斯。」

 

戴奧真尼斯笑了,他說:「現在是誰在阻止你?你可以變成戴奧真尼斯!你要去哪裡?好幾個月以來,我一直看到軍隊在行軍,你要去哪裡?又為了什麼?」

亞歷山大大帝說:「我要去印度征服整個世界。」

「然後你要做什麼?」戴奧真尼斯問。

亞歷山大大帝說:「然後我就會休息。」

 

戴奧真尼斯再度笑了,他說:「你瘋了嗎?我現在就在休息,而我並沒有征服世界,我看不出有什麼必要;是誰告訴你在休息之前要征服世界?我要告訴你,如果你現在不休息,那麼你以後也永遠不會休息,一定會有什麼東西一直都要你去征服!時間過得很快,你會在你的旅途當中死掉;每一個人都會在旅途當中死掉。」後來,亞歷山大大帝真的死在從印度返國的旅途當中。

 

戴奧真尼斯什麼都沒有,但是他什麼都不要,所以他是滿足的;而亞歷山大什麼都要,可是幸運的是,他什麼都有,所以他也很滿足。這兩個人,一個對世間萬有都不動心,一個雖然幾乎什麼都有,但還能說出「如果我不是亞歷山大,那我寧願是戴奧真尼斯」這一名言;兩人的對話可以說是「千古知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