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krtnews.com.tw/

 

「姑婆過世了,父親要我通知您回來一趟。」年節前春運(中國大陸在農曆春節前後,發生的大規模高交通運輸壓力及堵塞的現象)人潮開始了,我卻得到微信傳來訊息,當時我正在外地開會,心想:「現在農村的喪葬處理兩三天就完成了,我趕得上嗎?」

 

 最後,還是決定在春運最厲害的時間返鄉一趟,不僅為了長輩的離世,也為同時有幾對年輕人,原計畫在年節休假時間要完成終身大事。

 

回家,對於每位外出奮鬥的人來說,是一個認同、休憩的行為。春運,卻是每年令人驚奇的回家活動,體現出鄉愁的實際行動,在今天交通便利的時代,仍然無可避免地交織在航運、鐵路、公路上,讓人望而卻步。

 

山村第一位基督徒追思

 我家在福建漳州的一個小山村,是道道地地的鄉村山裡人。以前經常聽老爸說到老家的山山水水是多麼的秀麗,童年的時光是多麼的美好!只是對長年在外奔波的我,從沒有在繁忙的春運時間回鄉返家。

 

姑婆是村子裡少數的基督徒,雖然後她因為雙腳無力行動不便,不常到禮拜堂敬拜上帝,但是每當特別節日,比如我和父親回鄉探望家人,她會拿著拐杖央求兒孫陪伴我們到教會作禮拜。

 

我真的回去晚了,回到老家時聽到各種不同的聲音,首先是叔叔說到姑婆一月底就跌斷腿,家人沒有送她就醫,直到痛得不得了才送到醫院,不到廿四小時就在醫院過世了。言詞中表達對她離世充滿遺憾和埋怨。

 

姑婆家的二兒子無奈地說:「大哥、小弟分別在那一天擺喜宴娶媳婦,獨生子的人生大事,老媽卻選在那天住院、離世,可是我們早就訂了餐廳、親友們也都遠道來了,能夠取消不辦桌嗎?」

 

「追思禮拜是教會主辦的,就是穿軍裝的樂隊吹奏聖樂,教堂牧師親自來主持,因為年前大家很忙只有家人和少數會友參加,既簡單又隆重。我以前沒有見過這種方式,真希望以後我離開,也能用這方式舉行。」嬸嬸說。

 

姑婆算是山村中第一位採用基督教方式辦理喪葬的人,雖然她的兒女們都不是基督徒,也都不反對;應該是因現今年輕人對祭拜祖先牌位,越來越不受傳統束縛,且有自己的想法。

 

山村過年風情習俗不同

 回鄉期間,我以一個都市人的角度發現鄉村與城市的確存在較大的差別,特別在春節期間充滿年味。與同期間的城市很不一樣,大量外來人口返鄉過年,整個城市唱起了「空城計」。而山村是這樣的:到處張燈結綵、喜氣洋洋,各種民俗活動精彩紛呈、鞭炮聲轟隆隆,讓人目不暇接。

 

生活在城市的人們每天奔波於辦公室與家之間,道路車輛擁擠是眾人皆知的,即便街道再寬敞也滿足不了車水馬龍的需求,連「首都」都會變成了「首堵」,讓人無可奈何。

 

回家必經的漳永高速公路路邊到處是迷人的風景,還有穿梭在高山密林中的鄉村道路,雖然彎彎曲曲,但是卻有「曲徑通幽」的古意。山村在九龍江岸畔,各處人家臨水而居,擇水而憩,以水為脈,以綠為韻。

 

附近有華安土樓的古式房舍,二宜樓、雨傘樓、五鳳樓等都巧奪天工,算是無與倫比的民居瑰寶。小山城一座山連著一座山,樹海茶山,延綿不絕,山青水秀,空氣清新,在這裡,人們只知道有霧,沒見過城市中可怕的霧霾。

 

福音種子何時開花結果

 山村裡人情味濃郁,走到哪裡就有人招呼吃飯、喝茶、喀瓜子,特別是叔叔和嬸嬸每天預備五餐,上午八點、十點、中午十二點、下午三點、六點,嚇得我不敢留在家裡,因為隨時要準備吃飯。

 

散步到教堂,除了主日禮拜和小組聚會,找時間與牧師聊天:「你要告訴姑婆的家人,信耶穌很好,我們邀請你們家人同來敬拜上帝。」這是我這次返鄉的最大原因,幾次傳福音聽是聽見,能起而行動的人卻極少。姑婆疼愛我,願意陪我參加聚會才受洗歸主,但也僅有她而已。

 

在山村中多半以農為生,看見農夫需要對作物定時澆灌、施肥、鬆土、修剪,留意植物自身和周邊環境的轉變、狀態和需要而給予切合的支援、成長和發展的機會;並給予肯定、讚賞和鼓勵。所以同樣的,為每位「骨肉之親」靈魂得救禱告和付出關懷行動,相信福音種子開花結果也是指日可待。

 

「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林前三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菽霓 的頭像
李菽霓

霓彩雲集(續)

李菽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